• 第五十九章:特殊机能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32本章字数:2275字

    半年多前的那次任务惨重失败,造就了如今的苏秦,他不仅仅拥有最前沿科技研发的机械手、机械眼,以及强大的脑力,还拥有异于常人的骨肉血脉。

    半年以来,苏秦身躯一直躺在营养液中,只是用了多半个月恢复身体各项机能,熟悉崭新的身体。

    体内血液、肌肉组织、骨骼,以及神经组织都经历过一场大的蜕变,使他的机体拥有强大的恢复能力,那天他左臂肌肤受伤,迅速恢复,正是身体机能的一部分。

    肩部与腹部的刀伤,并未伤及内脏,这便对他产生不了任何伤害,他身体的特殊机能会让他快速恢复身体各部分组织,唯独无法恢复的是失血过多。

    回到江城区江景别墅,苏秦便让萧战坤、江小染以及瞿颖先行离开,单独留下江一倩。

    萧战坤等人并未远离,等待苏秦安排,受了那么重的伤,不可能不去医治。

    “倩姐,你相信我吗?”苏秦十分认真的问道。

    江一倩有点困惑,没有回答苏秦,充满担忧地和困惑地问道:“你……你的身体,真的不要紧吗?”

    苏秦淡淡一笑,摇了摇头说道:“当然有问题,不过,会很快恢复,过多的事情,你不用知道。但是,现在有件事比较急迫,我只相信你,所以只有你一个人能帮我。”

    “什么事?”江一倩蹙眉问道。

    苏秦取下脖子上的那枚芯片,交给江一倩说道:“这枚芯片其实是一把钥匙,之所以一直随身携带,因为它对我非常重要。我的血型比较特殊,医院血库中根本匹配不到,甚至说全世界都匹配不到。你拿着这枚芯片,前往……”

    小心起见,苏秦最后一段话完全是贴着江一倩的耳畔告诉他,即便是在车内,都无法听到他说了些什么。

    江一倩听完大吃一惊,惊讶地打量着苏秦。

    “你……难道你参与了……”

    “我没有!”苏秦摇了摇头,笑道:“具体的内容,你没必要知道,这已经超越了我职责范围,你应该清楚,如此机密的事情,本不该你知道,知道的后果是什么,你应该清楚,但是我相信你。”

    江一倩打量着手中的那枚十分精密的芯片,蹙眉问道:“难道我去保险箱取血浆,他们不会怀疑我吗?”

    苏秦嘴角扬起一抹邪笑道:“拥有这枚芯片的人,绝非一般人,他们绝对不敢多问,而且他们绝对不会相信,这枚芯片会轻易落入外人手中,所以,你不用担心。”

    江一倩望了一眼苏秦,见他脸色煞白,嘴唇有些干裂,仍旧不放心,担心地问道:“你真的没事吗?受了这么重的伤,又拖延了这么久,一般人早就失血过多死掉了。我这么晚过去,来得及吗?还有你伤口里的刀,不知道会不会感染。”

    苏秦轻笑着摇了摇头,随手将左肩的衣服扯开,伤口奇迹般的愈合,只留下一个伤疤,仿佛变魔术一般。

    江一倩瞪大了眼睛望着苏秦的左肩,疑惑不解。

    “我身体的特殊性,远非你能够理解,作为一线科研人员,你应该知道基因的力量有多么强大。”苏秦重新盖上伤痕,轻松地笑了笑,解释道:“插入我体内的两把刀,已经被我的血液溶解掉,用不了多久,就会像吃过的饭一样,排出体外。”

    江一倩心中仍然有很多疑惑,不过听完苏秦的解释,大概明白了一些苏秦的状况,总算松了口气,不再为苏秦的身体担忧。

    “不过,必要的血液补充,还是必须的,否则我的身体会一直虚弱下去。”苏秦补充了最后一句,说道:“所以,你还是要尽快帮我取来血浆,为我输血。”

    “明白!”江一倩点了点头,瞬间觉得这份差事不简单,随后莞尔一笑道:“你放心吧,我一定尽快赶回来。”

    江一倩做事稳妥,苏秦放心将重要的事情交给她,当即微笑点头下了车。

    苏秦推开关闭车门的声音虽然很小,仍然被院内的几人听见,江小染率先跑了过来,萧战坤稍微愣神跟在后面,瞿颖则满脸疑惑地沉思着什么。

    “苏哥哥!”

    “大哥!”

    两个人一前一后赶到,灰暗的灯光下,苏秦的面色非常难看,仍旧挤出微笑,两人上前一左一右搀扶着苏秦。

    “大哥!”萧战坤有点担忧苏秦的伤势,再次询问道:“真的不用去医院?我有点搞不明白,为什么……”

    苏秦抬手示意萧战坤不必再劝,侧头耸动鼻子闻了闻身上的味道。

    “这味道可真不怎么好闻。”苏秦轻笑着,打趣地向江小染问道:“大小姐,你受得了啊?!”

    江小染好像完全不在意,说道:“萧战坤受得了,我为什么受不了?”

    苏秦摇头笑了笑,心说:第一次见你,可没这么贴心,转变真够快的,看来今晚这一剂催化剂效果很明显,这小丫头只怕会更加崇拜我。

    江小染与萧战坤见苏秦似乎并不像他们想象中那样脆弱,隐约有些释然,心中盼望着苏秦真的没事,并能够尽快恢复。

    “苏哥哥。”江小染亲昵的称呼着,听见江一倩开车离开,询问道:“我二姐要去哪?”

    苏秦坏笑着说道:“我口渴,让你姐去帮我买点饮料。”

    江小染真的信了,不禁一脸愕然无语。

    瞿颖听到苏秦这番话,大概明白江一倩去干嘛,但她绝对猜不到江一倩去哪弄‘饮料’。

    苏秦在两人搀扶下,走进院中,见到瞿颖后,故意装作非常虚脱的模样,并向她打了声招呼,毕竟瞿颖的身份,他目前还不敢完全确定。

    “瞿教官,今晚就现在这里住一晚吧。”苏秦面色苍白无力,淡淡笑着。

    瞿颖面带歉意地点了点头,说道:“今晚的事情,我不方便出手,所以抱歉了。”

    苏秦摇了摇头,说道:“这件事的确有点荒唐,军政一向不参与黑道,特别是瞿教官这种从特殊部队下来,这一点我了解。”

    瞿颖露出一抹感激之色,点了点头,说道:“你的体格虽然很好,但是还是多注意疗养,一旦留下隐患,就怕以后会造成后遗症。”

    瞿颖这是经验之谈,哪一个类似瞿颖苏秦这样的特殊兵种,身上没有十几道伤疤,那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江小染对瞿颖不冷不淡地说道:“瞿小姐,一楼除了苏哥哥住的卧室,还有一间客房,你请自便吧。”

    江小染与萧战坤将苏秦搀扶到客厅,他全身沾满了鲜血,大部分都已经凝固成血渍,融合着汗臭味,味道的确很浓。

    苏秦突然尴尬地笑了笑,说道:“小染,坤儿,我突然特别饿,厨房里的东西我不想吃,你们去夜市给我买点宵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