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二楼卧室的猛兽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32本章字数:2567字

    江一倩与萧战坤进了门,苏秦已经老老实实躺在被褥中,由于他一丝不挂,所以把脖子以下的部位全都盖在被中,并且用眼神暗示江一倩,意思是让萧战坤暂时回避。

    “苏哥哥,苏哥哥,你的宵夜来了。”江小染从楼下提着宵夜上楼,嘴里念叨道:“我给你买了酱香烤鸭、卤味花生,还有……”

    “出去!出去!”江小染刚刚来到门前,便见江一倩推着萧战坤出门,江小染也被一同挡在门外。

    江小染掂起脚向房内望去,却见苏秦平躺在床上,并冲她眨巴着眼,显然是并无大碍,得知苏秦并无大碍,江小染这才放心离开,冲江一倩嘟囔着鼻子,又向房间内的苏秦吆喝了一声说道:“苏哥哥,给你买来的宵夜,先放在客厅了,你记得吃啊。”

    萧战坤仍然焦急,想要看看苏秦在里面的状况,被江小染拉扯着衣袖。

    “走啦,走啦!这是我大姐的房间,只有这一次啊,以后不许到二楼瞎逛!”

    “唉,别拽我啊,大哥怎么样啦?”

    “走啦,走啦!有二姐在,肯定没事啦,还是管好你自己的伤势吧。说起来,你真够丢人的,竟然连个女孩都打不过,你还好意思……”

    “……”

    萧战坤遇到江小染算是遇到了克星,被挤兑的几乎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苏秦在二楼卧室听到两人斗嘴的语音,一阵无语。

    江一倩送走两人,亲眼看到两人下楼,这才无奈摇了摇头,将房门关上,回头望向苏秦,苏秦又老老实实躺在床上,想到苏秦此刻一丝不挂地钻进被子里,她倒是有点难为情。

    苏秦此前在洗澡间的时候,的确是昏倒在地,只是他很快又恢复过来,此刻的状态其实并没有看上去这么好,为了让江小染和萧战坤放宽心,这才故作姿态。

    江一倩打量着苏秦,发现他额头冒着虚汗,身体微微颤抖,像是很冷的样子,立刻明白苏秦为何会有这种症状,他毕竟不是神,即便身体的机能特殊,在失血过多,而且持续时间又很长的情况下,仍旧很难支撑。

    “苏秦,你看我拿来的血浆对吗?”江一倩拿着他取来的蓝色血浆,询问苏秦。

    血浆的颜色一般都呈现淡黄色,稍微有点泛白,江一倩拿到的血浆却是淡蓝色,这有违常理。

    苏秦脸色泛白,看上去少气无力,侧头望了一眼江一倩取来的血浆,微微点头,向她解释道:“这些血浆提取十分困难,目前这项研究尚未公开,世界上几乎没人能够用这种血浆,哪怕是一滴血浆融入正常人体内,后果都非常可怕。你放心帮我输液吧,输液的过程,我的样子可能会比较可怕,所以,你最好也离开。”

    苏秦显然没有太多力气,说太多的话。

    江一倩见到苏秦此时的模样,十分担忧,没有再询问细节,立刻动手准备开始对他进行输液治疗。

    “倩姐,输了前记得把我捆绑床上,输液器具用保险箱内特制。”苏秦闭上眼睛,缓缓地说道。

    江一倩愣了一下,因为苏秦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有点特别,像是面临某种非常可怕的事情一般,仿佛需要鼓起很大的勇气。

    江一倩虽然不明白他的用意,但还是按照苏秦的话做了。

    随着江一倩将苏秦捆绑,又用特制输液器开始为苏秦输液之后,

    苏秦渐渐无力的睡了过去,好像真的就睡着了,这种脱力的表现,江一倩见过很多,从未见过人在这种情况下,表现的如此淡定,似乎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全过程。

    江一倩非常好奇苏秦昏睡前最后的那几句话,输液过程,会非常可怕?到底可怕到什么程度?

    江一倩为苏秦完成输液之后,并未立刻离开,心中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在旁陪护比较好,万一苏秦出现危险的状况,至少她还可以在旁解决一些问题。

    随着血浆输入苏秦的体内,苏秦的身体开始产生了变化,先是手臂,原本很细的血管突然膨胀的非常厉害,而且起伏不定,血浆有逆行的情况,逆流的血浆险些将插入筋脉的输液针顶出,这种情形从未见过。

    江一倩在旁陪护,眉头紧皱,想要帮助苏秦缓解情况,却又不敢轻易动手,只有趴在床边握着苏秦的手,安抚着苏秦。

    “啊!!!”

    苏秦惊叫一声,突然苏醒,上身僵直地挺立起来,面部的血管直接抱起,让他的面部扭曲变形,整张脸涨红无比,又有一层淡蓝色浮现在表皮下方,十分恐怖。

    江一倩只觉得手掌被苏秦攥得很紧很紧,几乎要将她柔软的手捏碎了一般,江一倩此刻才知道苏秦所说的可怕,到底又多么可怕。

    江一倩强忍着手骨被勒紧的痛楚,极力想要挣脱,苏秦似乎脑中仍然清明,意识到手中攥着的可能是江一倩的手,极力克制自己。

    “哐!哐!哐哐!!”

    整张床被苏秦折腾地颤动不已,由于苏秦极力克制,江一倩的手总算从苏秦手掌中挣脱,跌坐在床边。

    苏秦上半身全部裸露在外,皮肤下的肌肉凸显的淋淋尽致,除了凹凸有致的肌肉,只能看见皮肤表层犹如树根一般攀爬的粗壮血管,每一根血管都粗的让人无法想像,他就好像是一个机器一般,完全脱离了人的概念。

    尤其是苏秦面部肌肉的扭曲,让人犹如感同身受,那种痛苦,绝非常人能够想象,如苏秦这类人都如此挣扎,想必这种痛苦除了他,没人承受的住。

    “走!!走!!!!”

    苏秦奋力咆哮一声,犹如雷鸣!!

    “啪!啪!啪啪!!”

    多条捆绑在苏秦身上的尼龙绳,全部绷断!

    剧烈的疼痛,让苏秦无法抑制身体,仍在痛苦煎熬中,不断地挣扎。

    江一倩无法想象,苏秦体内此刻到底住着多少魔鬼,恐怖的程度比民间所说的恶鬼缠身恐怖的多得多。

    特制输液器的针头虽然非常非常的长,但是一旦被插入肌肉中,输液就会变得非常危险,又或者输液中断逆行,都会导致严重后果。

    江一倩虽然畏惧害怕苏秦现在犹如恶魔缠身的样子,但是她不敢就此离开,苏秦显然脑中还存有一丝清明,他在极力克制自己,不让自己的右臂剧烈晃动。

    “啊!!!”

    苏秦奋力嘶吼一声,全身的肌肉狂暴而起,原本人体纤细的血管,全部暴走,充盈着淡蓝色的液体,此刻的苏秦,整个身躯完全裸露在外,整张床已经被他折腾的不成样子,乱糟糟一片。

    二楼巨大的动静,已经因其楼下萧战坤与江小染的注意,两人正打算上楼,并在留下发出议论。

    江小染似乎仍在洗澡,但是巨大的动静让她停止了一切,关注二楼的情况。

    江一倩不能让江小染知道这件事,却也不能眼看着苏秦陷入危机,犹豫之下,她冲出卧室,平静心绪,向楼下交代了一句:“小染,萧战坤,你们在楼下守着,不允许任何人上楼打扰。”

    江小染裹着浴巾不明所以,问道:“为什么?苏哥哥到底怎么了?我在洗澡间都听到他的吼叫。”

    “这里没你的事情,你别管那么多,照我的话做。”江一倩一边回头望着发狂的苏秦,一边叮嘱楼下二人。

    萧战坤还要再多问几句,江一倩却没给他机会,转身回到那间卧室,将门关闭上了锁,望着犹如恶魔缠身发狂越来越厉害的苏秦,深吸了一口气,一步步向着苏秦走去。

    苏秦犹如野兽一般怒吼,卧床仰着头,一脸邪笑,向着江一倩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