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我与女王共眠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33本章字数:2243字

    苏秦全身耸起的肌肉,一块一块,十分细致,每一块都让男人羡慕,但是在表皮之下的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蓝色血管,却让人觉得恐怖。

    伤痕,在苏秦身上已经消失不见,却有许许多多浅浅的白色条纹,有细有粗,有长有短,横七竖八,不规整地分布在全身,其中有两道伤痕比较明显,一个在左肩,一个在右腹,这两道伤痕显然是刚刚落下的。

    “他到底是什么人?他又经历过多少可怕的事情?”

    江一倩不敢想象,这个男人已经超出她对人类的理解,任何对男人概括性的语言都不足以形容他。

    血浆仅仅输入体内五分之一,苏秦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输入体内的液体让他全身充满了力量与男人的欲望。

    暴躁、愤怒、痛苦、挣扎……

    这是一剂类似迷幻药一般的物质,让人在这个过程中迷失本性,拥有无与伦比的破坏力。

    苏秦平息了片刻,又一波无名之火燃烧,让他准备暴走,极力想要挣脱一切束缚,扑向面前的美女。

    江一倩走向苏秦,眼神中充满了畏惧与恐慌,又无比坚定。

    便在苏秦即将再一次爆发的时候,江一倩整个身躯扑向苏秦,扑在他的身躯上,紧紧地抱住了他。

    “苏秦,你醒一醒!克制住自己,无论你在经历什么,你必须挺住!!”江一倩这一声呼唤,声嘶力竭。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嘎嘎嘎嘎!”

    苏秦癫狂地笑着,一口咬在江一倩的肩膀,手臂更是紧紧地将江一倩搂入怀中,他的身体却在颤抖。

    这一口咬在江一倩的肩膀,将她肩膀上的一块肉活生生咬了下来,鲜血淋淋,不知为何,他却突然又松了口,全身紧绷的肌肉渐渐松弛。

    江一倩忍着肩膀的剧痛,稍稍安抚着苏秦,手臂缓缓伸向他的右臂,让他平息了片刻。

    “啊!!!”

    苏秦再一次咆哮,却比之前稍稍冷静了一些,用手撕扯着江一倩的衣裳。

    “嗤!嗤!嗤嗤!!”

    江一倩的上衣瞬间被撕破,衣衫残破不堪,在她稚嫩白皙的背部留下了一道道血痕。

    江一倩没有理会这些,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让苏秦把血浆输完,所以她一直按着他的右臂,让血浆保持正常的输送。

    途中苏秦多次发狂,不知为何,却都有克制,并未像一开始那样,撕咬江一倩,即便如此,江一倩的背部仍然又多出了许多血痕,每一道都血淋淋的,虽然不是非常深,但是对于一个柔弱的女孩,这绝对是很难忍受的,更何况她的肌肤是那样的美丽。

    血浆输送到一半,苏秦终于在多次发狂后,渐渐平静下来,昏昏沉沉地进入梦乡。

    江一倩的衣衫早已彻底被撕光,美丽的身躯裸露在床上,压在苏秦的身上,一只手死死地按住苏秦的右臂,而她也早已精疲力尽,安然地睡在苏秦的怀中,仿佛两个人在一番云雨过后,沉沉地睡去一般。

    只是江一倩背后触目惊心的多条伤痕,以及还在流血的肩膀,让人看上去倒像是受虐一般。

    输液完毕,苏秦的肌肤又如同最初那样完美无缺,即便是身体上的伤痕都暗淡许多,却别有一番男人的味道,肌肤表面的血管也趋于平和,如常人一般。

    唯独苏秦的头发仿佛稍稍长长了一些,而且竟然由乌黑的颜色,转化为淡蓝色。

    输液完毕一个小时以后,天尚未亮,苏秦的眼睛豁然睁开,闪过一道淡蓝色的光芒,随后蓝芒消退,转变为瞳孔原本的颜色。

    “倩姐?!”苏秦突然发现身上多了一个人,上身一丝不挂,下身衣裤也残破不整,床上凌乱不堪,全部都是碎裂的布条和羽毛。

    此前发生了什么,他完全记不得了,依稀只记得江一倩拿着血浆回来,准备为自己输液,之后的所有事情,完全记不得了。

    这不是他第一次输液,之前以往输液的时候,都是被锁在封闭的特制器皿中,如今却是在普通条件下输液。

    当苏秦目光落在江一倩背部的时候,他完全明白了一切,明白了这一切是如何造成的。

    “倩姐,你……你这又是何苦呢?我与你非亲非故,你也不欠我什么,为什么还要这么为难自己?”苏秦心中有愧,尤其是看见江一倩美丽的身体,被他这个禽兽折磨这样,内心自责难安。

    苏秦不知道外面的人知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但是自己绝对不能玷污江一倩的青白,虽然这个时代的青白没那么重要,苏秦内心还是比较守旧的。

    苏秦轻轻地抱起江一倩,扫视了遍体鳞伤的她,长叹了一声,轻轻说道:“倩姐,其实你真的很美,现在就更美了,可惜我苏秦没这福分,配不上你,你会一直活在我心里,而我绝对不敢亵渎你。”

    打开房门,萧战坤与江小染一左一右守在门口,早已呼呼大睡,萧战坤抱着膀子蜷缩在一处,嘴巴不断咀嚼,江小染两个拳头托着双腮,小嘴粉嘟嘟地撅着,身上倒是披着萧战坤的牛仔褂,还不停打呼噜。

    这两个人看样子是在这守夜了,真是为难他们了。

    苏秦心中小小感动了一番,无奈地摇头笑了笑,突然江小染挪动了一下睡姿,一半脸直接贴在了墙上,模样要多丑有多丑,倒是把苏秦下了一跳。

    如果这个时候他们两个醒来,见到自己这个模样,又抱着这个模样的江一倩,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我还是赶紧把倩姐安排妥当,自己也回去好好休息!免得被别人发现误会。”苏秦蹑手蹑脚绕开两位门神。

    “大哥!”

    正在此时,苏秦突然听到萧战坤在叫他,瞪大眼睛往回望去。

    却见萧战坤抓耳挠腮地,仍旧闭着眼睛,说着梦话:“没事,大哥你一定不能有事!我萧战坤的命,以后就是你的,是你的……”

    “原来是梦话!”苏秦心中暗惊,虚惊一场,暗骂道:“坤儿,你妹的!说梦话还这么有水平,吓老子一跳!”

    苏秦终于安全把江一倩送回了她的卧室,改好了被子,也没敢处理她的伤口,生怕她醒来,两个人尴尬。

    苏秦将江一倩送回她的卧室后,顿觉有点疲累,尤其是输液完成之后,觉得全身还是虚脱无力,必须补充睡眠,让身体的机能恢复如初,毕竟醒来之后,晚上还有一场约战必须赴约。

    苏秦没敢打扰任何人,更不敢开灯,蹑手蹑脚地走回自己的卧室,黑灯瞎火,一片漆黑,精神上完全放松,打了个哈欠,重重地栽倒在床上,仅仅一分钟,便呼呼大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