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女王的理智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33本章字数:2105字

    “为什么?!为什么?!”

    江小染将对苏秦的怨气发泄在拳头上,向萧战坤发起攻击。

    萧战坤发现在短短几天内,江小染的力道见长许多,如今的江小染,这一拳的力道已经能够和刚入道的他相媲美,这对于一个女孩来说,非常难得。

    萧战坤见江小染还在生气,劝解道:“小染,你就别怪大哥了,他这也是为你好,散打比赛不是一般女孩能够参加的,更何况你还是江氏制药的千金小姐。”

    “为我好?!”江小染冷哼一声,说道:“那当时候为什么给我希望,还保证我能进入前八强!”

    “我们家小染真生气了?”苏秦突然出现在院中,这个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外面的阳光很好,苏秦伸了个懒腰说道:“好久没有睡得这么舒服了。”

    江小染停止进攻,回头走向苏秦,凝眉质问道:“说吧!为什么突然不让我参加散打比赛了?”

    “这小丫头真够难缠的,也怪我自己,当初轻易承诺了她。”苏秦摸着下巴,心中暗道。

    “说呀,怎么哑巴了?!”江小染说话很不客气,说完之后,突然觉得这句话有点重。

    苏秦笑了笑,从江小染身边走过,望着院中一棵大榕树,说道:“瞧见那棵榕树了吗?如果你能三角不落地,并且踢到上面第三根枝桠,我就教你真正的格斗。”

    江小染顺着苏秦的目光望去,苏秦所指的那根树枝,距离地面接近三米高,三脚不落地,踢到那么高的位置,真的很难做到。

    “好!”江小染却一口答应,并向苏秦伸出手指说道:“一言为定!”

    苏秦猜到她会答应,但是他相信,江小染绝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达到他的要求。

    “一言为定!”苏秦笑着与江小染勾了勾手指。

    江小染又说道:“包括让我参赛?!”

    “当然!”苏秦回答。

    萧战坤看见苏秦给江小染出的考题,心中有点明白了,这三脚不落地,并且踢到那么高的树枝并非很难,但是落在江小染的身上就难度大了,一个是身高,另外是弹跳力与技巧,这三点江小染都不具备。

    “苏秦!!”正在这时,江一倩突然出现在背后,神色与往常有点不一样。

    三人几乎同时转过头,望向江一倩。

    江一倩目光有点闪躲,似乎羞于见人,不愿意被三个人的目光同时落在身上。

    “你过来,我有话问你。”江一倩目光闪躲,说完这句话,人就走回了客厅。

    苏秦心中知道她想问什么,向萧战坤与江小染微微一笑道:“你们继续锻炼。”

    苏秦跟在江一倩后面,上了二楼,来到了二楼的一间书房,江一倩背对着他,说道:“把门关上。”

    苏秦随手关了门,暗吐了口气,恢复从前适淡的笑容,抢先说道:“倩姐,昨晚……”

    江一倩转身望向苏秦,目光冷静异常,让苏秦觉得羞于言语。

    “苏秦,你的伤势刚好,今晚就别应约了吧。”江一倩开口说道。

    苏秦顿时一愣,这和他预想的对话完全不一样,难道她不该把自己臭骂一顿,然后刨根问底,把昨晚发生的事情问个一清二楚吗?

    江一倩看出苏秦神情中的疑惑,语气平和地说道:“昨晚发生了什么,我都忘记了,希望你也别多想,我不希望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江一倩这句话让苏秦释然,却又让他有点失落,这种失落感,他从未有过,她难道真的对自己没任何想法?真的云淡风轻到一点不在乎昨夜发生的事情?这是怎么样的女人?

    “该说的话,我都说得一清二楚,如果你还不放心,我可以死,但是绝对不可以让小染知道是你杀了我。”江一倩十分冷静地说道。

    “倩姐……”苏秦有点意外,摇头苦笑,说道:“倩姐,你误会我了,如果不信任你,我怎么会……”

    “好了!”江一倩抬手打住苏秦的话,神情依旧冷淡,说道:“既然你不准备杀我,就请你离我远一点,我不想牵扯到其中,更不希望连累到我的家人。”

    冷静,实在太冷静了,冷静地让苏秦都觉得可怕。

    江一倩说得没错,在苏秦身边的人,的确危险,当江一倩知道苏秦的这么多秘密之后,她仍能活着,极有可能她具有利用价值,或许还有那么一丝丝情感在内,但是这一丝情感却是江一倩不愿触碰的,因为它太过危险。

    “抱歉!”苏秦神色沉冷,抬起目光冷冷地直视江一倩,说道:“我不会离开,你应该明白,我不可能离开。”

    江一倩眸光微微闪动,闭上眼睛沉思良久,再次睁开眼睛,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好吧,看来我也别无选择,但是,希望你遵守诺言,不要把这件事牵扯到我家人身上。”

    理智有的时候让人觉得有点疏远,江一倩给苏秦的感觉就是这样,一个理智的女人,一个独立的女人,你永远抓不住她的心,永远也抓捕牢她的人。

    苏秦心中感慨万千,那一丝的失落,早已抛开,转而变得冷漠无情,为了这次任务,他必须这么做。

    苏秦转身打算离开,却又停下脚步,轻笑一声,说道:“倩姐,有的时候,不必活得那么理智那么累,我还是苏秦,你眼中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你眼中的那个少年无赖,一个痞子,别把我看得那么复杂就好。”

    苏秦说完,举步离开了房间。

    当门关闭的瞬间,江一倩紧紧地闭上了眼眸,沉长的叹息了一声,摇头苦笑,似乎在觉得自己很可笑。

    “难道我真的喜欢上了他?为什么当他对我冷漠的时候,心里会那么难过?他可比我小了四五岁啊,不就是一个有点痞气的少年吗?他真的值得我喜欢吗?”

    “不!我只是喜欢上昨晚的他,那个有担当有责任感的他,那不是真的他!”

    “我怎么会喜欢他?他是什么人?他太危险了,随时会将我,甚至将我的家人卷入一场风暴中,这太可怕了,我必须理智,必须保持理智。”

    痛苦的挣扎,一遍又一遍冲击着她的思维情感,她一向很理智,也应该这么一直理智下去,不然前面就是火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