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流沙党三巨头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34本章字数:2200字

    江海市有繁华的地方,同样也有相对贫瘠的区域,东城区城区其实并不贫瘠,反而十分繁华,在三十年前,那里还是整个江海的市中心,国际贸易、经济文化中心。

    或许正是应了那句老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东城区,东江镇,效兵遗址,点将台。

    这是一处文化古迹,位于东江镇镇东村。

    今天正是流沙党竞选党魁的日子,天刚蒙蒙亮,大批村民聚集在点将台附近,这里有一个效兵场地,古朴的围墙,几经修缮,仍旧破损不堪,场地倒是非常广阔,足有方圆五六百米,其中设有马棚、骑射靶子、比武擂台,来到这里,仿佛穿越到了古战场一般。

    这正是国家特级保护建筑,镇东村的村民经常搬着板凳,在这里晒太阳唠嗑,流沙党在附近十里八乡,尽人皆知,流沙党要选出党魁,当然也惊动了这里的村民。

    按照东江的规矩,凡是遇到这种需要公平、公正对待的大事情,都会聚集在这里解决,这个效兵遗址点将台,仿佛就是祖辈们留下来的一个见证人。

    效兵遗址三里左右的位置,有一个瞭望台,瞭望台附近停着一辆破损的法拉利。

    苏秦抬眼望着十余米高的瞭望台,瞭望台内部的阶梯已经残缺不全,瞭望台本身也有点倾泻,一侧是用支架支撑,表面的泥灰多已脱落,青红的转头裸露在外,瞭望台下面周围还围上了一圈护栏,旁边竖着一块锈迹斑斑的铁牌。

    “上一次在这玩耍,还是十岁左右,转眼十几年都过去了。”苏秦有点感慨,回头望向远处的效兵遗址,熙熙攘攘的人围拢在矮小的院墙内,有点小时候开村委会的感觉。

    苏秦走近瞭望台,跨过周围的护栏,钻进了瞭望台内。

    这座瞭望台年代久远,如果不是有人维护,只怕风水雨淋之下,这座瞭望台早就坍塌成一堆废墟。

    苏秦沿着瞭望台内部的阶梯,小心翼翼地向上攀爬,每一脚走的都很谨慎,生怕一脚落空摔了下去。

    途中虽然有点惊险,所幸苏秦反映敏捷,总算是顺利的攀爬到瞭望台的顶端。

    瞭望台虽然只是十余米高,但是瞭望台方圆几里之内,都没有高的建筑物,只有稀稀落落的草木,在这深冬时节,略显荒凉。

    苏秦从瞭望台向四处眺望,能够清楚的看见周围的情形,这也是苏秦提前选择好的位置,随时能够掌握流沙党参加党魁之争的人员。

    苏秦站在瞭望台上,向着四周扫查,目前来讲,并未发现有任何一方势力前来。

    “嘀嘀嘀哒哒,滴滴嗒,嘀嘀嘀嗒滴滴嗒……”

    一阵和弦铃声响起,苏秦稍稍愣神,忽然发现,自己新买的手机铃声响了。

    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的,只能是林贤。

    “喂,大哥,我已经就位。”

    “苏秦,有最新的情况,我刚接到消息,东江武馆的几个老人,被管家老大邀请参加这次流沙党党魁之争,说是以公证人的身份参与的。”

    “东江武馆的老人?!都有哪几个人?”

    “据我所知,大概有三位,分别是吴子涵、邵峰、褚良杰。”

    苏秦听到这三个老家伙的名字,牙根恨得痒痒的,这三人中,其中有两个人参与当年伏击其父亲,邵峰当年也一直针对秦家,只是并未参与当年那件事。

    沉默良久,苏秦没有回话。

    “苏秦,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哦!没什么,大哥,我知道了。流沙党的内部争执,肯定会非常激烈,既然管家七兄弟请来的东江武馆的老人,流沙党其他大佬们,肯定也会联合,或者请出秦洋或海湾帮。暂时让大家先不要冲动,耐心等我消息,在恰当的时候出现。”

    “苏秦,你在东城区现在是名人,不少人想拿你开刀,自己多注意点,小心被他们发现,露出马脚可就不好。这边有我照应着,不会有什么问题,你就放心吧。”

    “好的,大哥,先这样了,好像有一大班人马赶来了。”

    “好的,小心!”

    挂断了电话,苏秦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实际上根本没有人前来。

    侦察兵、狙击手,苏秦都担任过,这些工作,侦查埋伏的这些事情,对于苏秦来说,小事一桩。

    苏秦所在的瞭望台相对隐秘,且附近方向不会有哪一方势力从这边赶来,所以十分安全。

    苏秦在瞭望台上等候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总算有人陆陆续续赶来效兵遗址内,参加这次流沙党党魁之争。

    首先出现的并非管家七兄弟,而是流沙党另外一波势力,这群人的老大名叫李玉华,李玉华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人,长得高高瘦瘦,披着一件黑色的风衣,带着一个黑色的礼帽,嘴里叼着雪茄烟,霸气十足。

    提到李玉华,不得不说的是东江口的李家,这是一个武术世家,根基深厚,祖辈曾经是华南武术界名宿,他能有今天的地位,全靠他老子撑腰,且李老先生门下弟子众多,有不少好手,如今都归在他李玉华旗下,所以在流沙党中,他算得上二号人物。

    第二群赶到的是管家七兄弟,虽然是七个人,又带着一帮浩浩荡荡的兄弟,但是论起实力,管家七兄弟却不如李玉华强,李玉华虽然只带了十来个手下,但是这十几个人个个都是精英,就算管家七兄弟齐上,都未必是这十几个人的对手。

    点将台的位置空悬,没人敢上位,李玉华找了位置,属下搬来太师椅,他入座在点将台西首,管家七兄弟七个人,搬来十张椅子,分别在点将台东首一次入座。

    苏秦在瞭望台看得一清二楚,流沙党内能排得上位置的人,已经来了三分之二,剩下的只有一位,那就是流沙党昔日党魁的传人左江流。

    苏秦在心中正盘算着,左江流那一批人就赶到了,为首左江流穿着黑色老式西服,带着鸭嘴帽,身高不过一米七多点,人长得倒是很俊朗,却已经三十多岁,眼睛明亮,看着人很面善,像是一个和气的人。

    但是了解江左流的人,都知道他心狠手辣,尤其是他属下八人,被称作东城八怪,一个个心狠手辣,手里都有多条人命在身,随他而来的正是这东城八怪,八个人穿着与江左流一模一样,就是颜色稍微深了一点。

    这正是江左流的做派,能够与属下同甘共苦,自己有的,绝不亏待下属,这正是他能够在东城区坐大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