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惨烈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0:45本章字数:3173字

    300%的肉身力量和速度到底有多强?

    或许,人类的世界中根本没人能够理解。

    人类自己都无法做到激发100%的肉身潜质,更别提3倍的效果了。

    或许,速度能用最大速度的跑车疾驰形容。

    但是力量……

    或许只能用一块巨石从一百米的山上滚落下撞击在地面上的震撼效果形容吧!

    “轰!”

    剧烈的气爆声!

    我的身体凶猛的装进50人的小队中!

    烟尘飞起,遮住了这片小战场。

    猛烈地爆炸声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

    剩余的两百多人武装部队一个个恐惧的看着爆炸的中心,就连面前已经软倒在地上的柳惠儿也不管了。

    他们就这么惊恐的看着。

    烟尘慢慢的消散,中心点也逐渐清晰了起来。

    “嘶……”不知是谁先倒吸了口凉气。

    接着,无数的倒吸声一个接一个的出现。

    爆炸的中心,一个身上千疮百孔的少年静静的站在那边。

    在他的身上,到处都是单孔,手臂上,身体上,腿上……

    就连脑袋上,脸上都有!

    然而!

    为什么这个少年没有事!

    就像没有事一样,这个少年对着两百多人的武装部队笑了笑。

    邻家孩子一般的笑容。

    但是!

    所有人都被这个笑容吓得头皮发麻了!

    没有人会认为这个少年真的是邻居家的孩子!

    少年的身边,躺着五十具尸体……

    明明在几秒之前这五十人还是活蹦乱跳的开着枪,怎么现在……

    两百多人同时后撤了一步。

    那个视觉减缓的异能者更是尖叫一声就逃跑了!

    因为……

    他两倍的视觉减缓异能竟然看不到少年刚才的速度!

    要知道,两倍!

    子弹打出来的轨迹他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少年的速度到底是有多快!

    再加上那巨石一般的力量,根本无法匹敌!

    任务放弃!佣金不要了!

    这个异能者这样想到。

    然而,没等他跑两步,他突然感觉自己的眼前的世界到处都充斥着血丝。

    然后,他只听到了“嘭。”一声。

    真是人世间最美的音乐啊……

    他默默的想到。

    我随手将这具被我轰碎头颅的异能者的尸体丢在一旁,对着剩余的两百多人残酷的露出了笑容。

    “吱吱吱吱……”

    就在这时,我看到了先前在执行封锁任务的坦克缓缓地停在了启明大酒店的门口。

    “嘁……”的一声气声。

    坦克开始校准目标,不到两秒,约有两米长的炮口指向了我。

    坦克都来照顾我了……

    我得意的笑了笑。

    但是,这个笑容在剩余的武装部队的人眼中就是恶魔的笑容。

    “踏。”

    我往前迈了一步。

    我就喜欢这样。

    一步一步的靠近,一步一步的碾压对方的心理线。

    这样做的感觉真的倍儿爽。

    “踏……”

    又是一步。

    恶魔的脚步声。

    “唰!”武装部队重新端起枪将枪口指向我。

    刚才的那个杀人魔一般的女人他们并不怕。

    虽然速度快,但是覆盖式射击还是能够打中的。

    但是!

    这个少年一般的人,虽然能打中但是却安然无恙!

    不知道!

    无法理解!

    未知的恐惧弥漫在这支部队的头顶上。

    “开火!!!”

    leader终于忍受不住这股恐惧感了!

    他爆喝一声,两百人的枪火外加一辆坦克的炮火吟唱着灭世的颂歌齐齐飞向我!

    很危险!

    可是……

    300%的无人理解的世界中。

    这枚炮弹和这数千子弹飘得是那么的慢。

    覆盖式的子弹无法躲过,不过这枚炮弹……

    众人只看到我向左边迈开了一步后,我的身体就出现在了数十米之外!

    “轰!”

    坦克炮弹将启明大酒店的门前空地炸的泥土飞扬!

    “噗噗噗……”

    子弹嵌入我的身体中发出沉闷的刺透身。

    好痛……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已经不再流鲜血的身体。

    “哎……回去又得吃一大顿了……”

    因为我是僵尸,所以我不会被这些攻击死亡的。

    除了不会死,我其实和人类差不多。

    我有心跳,有鲜血,需要睡觉,需要进食。

    只是,这些对我来说不是很重要,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哐当。”

    炮弹上膛的声音。

    无数的子弹依然贯穿着我的身体钉在身后的启明酒楼的墙壁上。

    我的身体已经成马蜂窝了。

    “很痛诶……”

    我皱着眉头嗔怪的看了一眼面前的部队。

    “我已经没有耐心和你们玩了,所以你们都去死吧。”

    说完这一句。

    我的身体消失在众人的眼前,只有一层模糊看不清楚的“人影线”正急速的靠近他们!

    “用刺刀!”

    leader发现枪械对我无效之后,果断的下了命令!

    由于我的靠近,坦克上好膛的那枚炮弹根本无法打出来。

    这辆重型武器只能充当一个看角,观看着……

    一场屠杀。

    没错,的确是屠杀。

    闯进人群的我加持着300%的速度根本不是人类能砍到的!

    “碰!碰!碰!”

    无穷无尽的力量。

    一拳一个。

    一秒十个!

    速度快,力量大。

    武装部队的leader的心死了。

    他默默的站在部队的身后,看着自己被屠杀的士兵。

    然后,他举起了手。

    “炮轰准备……”

    “队长!”

    坦克手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队长。

    “开炮!”

    队长没有理睬坦克手,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下令道。

    这些都是他的士兵,是他的部下。

    他怎么可能忍心下的了命令?

    然而,他和他们都是那个组织的人。

    为了组织的命令,命又算是什么?

    “yes,sir!”坦克手含着泪按下了开火键。

    围着我的士兵们听到了自己的leader的命令,眼神变得坚定了起来。

    他们看向我,不再是恐惧的眼神。

    他们扔掉了手中的刺刀,扔掉了手中的枪支。

    “上啊!控制住他!”

    不知谁吼了一声。

    剩余的不到二十个人一起扑向了我。

    他们围成一个圈,一起朝我冲过来!

    “去死!”

    “碰!”

    麻木的挥动着拳头,我的脸上身上已经没有干净的地方了。

    鲜血的红铺满了我的脸。

    依然是一拳一个。

    但是,我毕竟只有一人。

    一名士兵死抱住我的右手,接着又有一名勾住我的脖子。

    之后。

    我的手臂,腿全部被数名士兵抱住了。

    我疯狂地甩动着身子想把他们甩开。

    或许是生命最后一刻的爆发,这群人的力量已经接近了肉身的90%!

    接着,我看见了一个慢悠悠的炮弹飘到我面前,慢慢地,缓缓地,落在我的身体上。

    “轰!!!”

    被炸飞的烧焦的肉块飞的到处都是。

    其中一块砸到了leader的脸上。

    leader默默的拿下肉块,终于。

    这个铁血军人痛哭了起来。

    他抱着肉块大声的哭泣着。

    “不要……不要……”

    一阵虚弱无力的女性声音。

    是躺在地上已经自己恢复意识的柳惠儿。

    她恢复意识的时候,正好看见了我被二十个人抱住,被导弹正面轰击中的场面。

    “不要……不要死啊……不要……”

    柳惠儿的尽管穿着防弹衣,但是身上难免还是有几处挂彩的,再加上透支的体力,她连转头的力气都没了。

    她只能看着燃着火的,我站着的地方哭泣祈祷着。

    “小惠……”

    柳惠儿的身边想起了一个女声。

    是苏怡晴。

    他的身后跟着一个拿着刀的男子。

    是进入酒楼捕捉苏怡晴的男人。

    不过,这个男人的表情有点呆滞。

    “去把坦克毁了。”

    苏怡晴淡淡的下令道。

    “绝对命令”的异能让她拥有者单体禁咒般的力量。

    持刀男对苏怡晴做了个部下的理解,从刀鞘中拔出刀飞快的冲向坦克。

    不到一分钟,剧烈的爆炸声和几声惨叫声响了起来。不过苏怡晴没有看向爆炸的方向。

    惨烈的酒店门口,鲜血成河。

    人的鲜血只有五升左右。

    三百多人的鲜血,就是一千五百多升的鲜血。、

    一个标准浴缸装满能装150升水,也就是说……

    能装满十个浴缸。

    真正的血流成河啊……

    苏怡晴最后看了一眼依然在燃烧的一坨“东西。”闭上了眼睛,一滴晶莹滑落下来。

    认识不到完整的一天,这个少年救了自己两次。

    自己该怎么报答他呢……

    苏怡晴现在才想起来,自己似乎真的不了解那个叫做罗伊德的少年。

    他的父母,他的身世,他的理想,他的目标。

    但,就是那么一个人,自己一点都不了解的人。

    每次都是全力以赴的拯救自己。

    “谢谢你……”苏怡晴对着燃烧的地方鞠了一躬。

    这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了。

    “小惠……我们走吧。”

    “恩。”柳惠儿点了点头。

    苏怡晴搀扶起柳惠儿,两个人一摇一晃的朝着酒店的大门走去。

    “小姐,等我一下。”

    柳惠儿开口说道。

    苏怡晴松开了她。

    柳惠儿从衣服中拿出一支药剂,朝着自己的手臂静脉注射进去。

    她慢慢地晃着身子来到了我死掉的地方。

    “罗伊德。”

    柳惠儿说道。

    “谢谢你救了我和小姐,你很强。”

    “可是……”

    “你还是死了。”

    她的右手伸进了口袋中,拿出了一条银色金属项链。

    “这条项链是师傅给我的,他说让我把项链交给愿意对我负责的人。”

    “你说过,你愿意对我负责……”

    “可是……”

    “你还是死了。”

    她蹲在地上,费力的挖出了一个小坑,将项链埋在里面。

    她抬起头,熊熊烈火燃烧在她的美丽的瞳孔中。

    “我,柳惠儿……”

    “你在干什么?”

    “此生……”

    “喂喂喂,你跪在我面前干什么?”

    “不再……咦?!”

    少女惊愕的抬了起头。

    “咦?咦!咦?!!!你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