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3.萝莉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0:46本章字数:3322字

    幸福的生活是什么?

    那个一直被人们想方设法想找到的幸福在哪?

    明明这么近,却让我感觉那么的遥远。

    鲜血,碎肉,火焰,枪械,子弹。

    直到刚才,直到吃完晚饭后的一个小时,我们还是开开心心的,互相嘈着对方。

    可是现在……

    我静静地看着面前的手执双刀的少女。

    少女的眼中猩红一片,身上的短裙和白皙的大腿都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粘稠的血液不甘的从她的大腿流淌下来,仿佛诅咒着,诅咒着这个世界。

    我静静地站着,没有任何动作。

    直到刚才……她明明还是那个最终叫着我“大笨蛋”的女孩儿啊……

    为什么要这样……

    我的身体开始颤抖了起来,眼泪终于抑制不住了,就像决堤的大坝,眼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很悲伤么?”

    我听到身后一个女孩儿的声音。

    那是苏怡晴。

    此刻的苏怡晴哪还有什么大小姐的风范,她的胸口上,一个大窟窿正不断地噜噜噜躺着鲜血。

    她只能无力的用手捂住自己的伤口来。

    “我也很伤心……”苏怡晴的声音很弱很弱,她依靠在墙壁上,费力的睁着眼睛看着面前的一男一女。

    半个小时前,他们还在一起秀恩爱呢……

    呵呵……

    秀恩爱的都得死……

    苏怡晴突然想撕烂自己的嘴巴,就是因为自己的破嘴找来了那一场灾难。

    葬仪的人还是找到了他们的栖居点。

    她翻了个错误。

    她带着罗伊德离开“门”后径直开车回到了别墅。

    要知道,一辆在同一个地方转了九次的车一定会被人怀疑的。

    尤其是葬仪这种一直在寻找着他们的组织。

    最终,她带回来了一场灾难。

    千人的武装部队,数辆坦克和装甲车,还有数十个异能者。

    这是一场恶战,一场完全碾压的恶战。

    尽管我杀了很多很多人,但是,我还是被人群限制住了。

    葬仪的人用着最原始的方法,数百人的小队成圆形将我包围,慢慢向我走进。

    400%的力量很强,速度很快。

    然而,没有缝隙留给我让我出去。

    我不知道打爆了多少人的脑袋了,不知道脸上到底沾染了多少人的鲜血,或许有将近一百人吧……我心中默默的想着。

    然而,我还是被人控制住了,先是自己的脚抱人抱住,其次手臂,脖子,腰……

    我的身体被人群抱住。

    远处的迫击炮和坦克不断地轰鸣着。

    无数的炮弹落在我的身上。

    不过……

    我没有死。

    因为我是僵尸。

    僵尸只有一条路能够杀死,炮弹是杀不死我的。

    然而……

    我看了看自己的身体。

    两只手无力的耸拉着。

    手臂的 骨头已经粉碎了,随便找个人都能让我的手臂圈一个圈。

    胸口上,无数的弹头钉在血肉中,伴随着我身体的抖动都会掉下来几颗。

    我的腿……

    只剩一条了。

    僵尸不会死,却会濒死。

    我没有能力保护 柳惠儿和苏怡晴了。

    苏怡晴被一个会隐身的异能者偷袭看中了胸口。

    幸亏这个大小姐的反应很快,否则,就这一刀,这个大小姐就得去陪她妈妈了。

    我们三人躲在了三楼的“茶”。

    葬仪的人似乎觉得能够活捉我们三人,放弃了炮轰,成堆成堆的武装部队和异能者一起从楼梯走上来。

    我们是篓子里面的兔子,他们想欣赏我们脸上的恐惧。

    但是……

    第一批上来的人变成了碎肉,变成了柳惠儿脚下的碎肉。

    柳惠儿还是狂化了。

    明明这个女孩儿已经不能够承受哪怕一次狂化了……

    她自己也清楚的明白,她在狂化一次,她自己的就真的消失了吧。

    “罗伊德,我爱你……但是,你一定要完成答应我的事情哦~否则我会讨厌你的呢!”

    直到最后,这个女孩儿还是一脸单纯的笑着。

    悲伤地情绪参合在她伪装出的笑容中。

    “罗伊德……”

    女孩儿环抱住自己的爱人,用尽浑身的力气踮起脚尖吻住了自己的爱人。

    在之后。

    一场血腥的杀戮。

    狂化后的柳惠儿宛若杀神一般,子弹打不中她矫健的身影,异能者的视力跟不上她的速度。

    一分钟不到。

    那些还在嬉笑着的,不可一世的异能者和 武装部队们就变成了碎肉。

    这个女孩儿很强,一直比我还强。

    经过系统训练的她在不用异能时就很强了,狂化后增加了100%的状态后,她简直就是一个转为杀戮制造出来的人形兵器。

    站在碎肉中的女孩笑着,拉近自己的双刀吐出小舌头舔了舔。

    她的脸上露出品尝美食的表情。

    她似乎很享受,似乎很开心。

    不过……我不喜欢她,一点都不。

    我喜欢的是哪个天真傻傻的 ,总是给我取着各种外号的那个柳惠儿。

    这个柳惠儿不是我喜欢的她。

    不……她绝对不是柳惠儿。

    柳惠儿将双刀上的鲜血舔干净,一滴不剩的吸进自己的嘴唇里。

    她转过头,对着我和苏怡晴笑了笑。

    笑得很放荡。

    她垂下双刀,迈开脚步朝着楼梯走了下去。

    变身杀人魔,她便不再怕人。

    门口,第二批小队刚好上来。

    这是一批五十人的小队,其中四十个武装,十个异能。

    然而,一个照面,只是一个照面。

    五十人只看见自己的眼前两片刀光闪过,接着听到“噗嗤”的割肉声,他们的生命就被夺走了。

    被这个抢多了柳惠儿这个名字的杀人魔夺走了。

    “罗伊德……我们走吧……”

    苏怡晴扶着墙来到我的身边。

    她撕下自己的裙摆,露出纤长的大腿。

    她用撕下的破布给自己的伤口打了个结,走过来扶住了我。

    真是个愚蠢的女人啊……

    我轻轻地将她推开。

    “外面的葬仪成员已经不多了,柳惠儿应该都能解决……你说过,柳惠儿尽管狂化后还是认识你的,所以你不必担心她……至于那些坦克,凭柳惠儿的速度完全能够躲避。”

    我淡淡的说着。

    失去了双手和一条腿的我只能用身体撞开苏怡晴,但是这个动作让我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苏怡晴想上来扶我,却被我一个眼神下的往后退了两步。

    “你是刑天的大小姐,我只是你的一个保镖……”

    倒在地上的我看见了苏怡晴裙摆里的内衣,但是,此刻的我完全没有心情调戏她。

    “葬仪的目标是你,并不是我……你放心吧,我不会死的,不会死的。”

    我连续说了两声不会死的。

    其实,我的内心还是有点发憷。

    双臂和一条腿已经断了,我能清晰的感觉自己的精神已经萎靡到了极点,身体中已经没有鲜血流淌的那种欢快感了。

    而且,我知道。

    苏怡晴和柳惠儿离开后,葬仪的坦克大炮一定会把别墅轰烂。

    到时候的我……

    一定会变成和面前的碎肉一样吧。

    变成碎肉了,僵尸也不会死么?

    不过……

    死了又怎么样?

    我度过了快乐的几天。

    我交到了几个好朋友。

    我也得到了自己的一段短暂的恋爱。

    只是……

    “对不起,伊丽莎白……我没有找到你。”

    苏怡晴还是走了。

    刑天的大小姐大声的哭泣着,像个小孩子一样抹着鼻涕泪水,颤抖着身子走下了楼梯。

    她强忍着不再看我。

    她知道她走后我的命运。

    但是,她不走的话,那她一定会被葬仪抓到,以自己的生命威胁刑天。

    她知道,那个冷血却又是个合格的父亲一定会为了自己拿起枪打爆他的脑袋。

    苏怡晴走了,踩着一路的碎肉和鲜血被柳惠儿拎着走了。

    逃离出锁定范围后,苏怡晴转过头。

    她看到了一生中最美的画面。

    无数的炮弹在天空中划着美丽的乐符,奏响了死亡的篇章。

    “罗伊德……对不起……对不起啊……罗伊德……啊啊啊啊啊……”

    刑天的大小姐哭泣的看着被炮弹笼罩的别墅。

    “再见……罗伊德。”

    别墅内。

    四肢中三肢全断的我躺在鲜血中。

    我不知道身下的鲜血是我自己的还是柳惠儿杀死的那群人的。

    不过……

    完全冰冷的身体,只有只还没有干涸的鲜血温暖着我。

    苏怡晴和柳惠儿应该走了吧……

    柳惠儿……对不起……

    我呢,还是没有完成跟你的约定。

    或许,就算我是完好的,我也不会举刀将那个女孩儿的头颅看下来吧。

    我喜欢那个女孩儿。

    即便,那个女孩儿的身体里面住着一只鬼。

    “轰轰轰轰……”

    礼炮已经奏响了,接下来就该我走上死亡的舞台了。

    我费力的挪动着的身体,将身体转了个弯。

    这样,我就可以看见窗口越来越近的炮弹了。

    “伊丽莎白……我会死的,对吧。这一次,我不可能活的下来了……对吧。”

    我笑了起来,嘴角上爬满了笑容。

    此刻,我的心很平静。

    最让我牵挂的两个人走了,苏怡晴走了,还有那个不是柳惠儿的柳惠儿。

    或许,那个舔着鲜血的柳惠儿才更适合做苏怡晴的保镖吧。

    我呢……终究只是个骗吃骗喝的小僵尸混蛋。

    我……

    “叮铃铃。”

    别烦!没看见我还在叙述哀情么!

    “叮铃铃。”

    到底是哪个混蛋!我就要死了都不给我抒情的时间!

    “叮铃铃……”

    又响了起来,我突然反应过来,这是我的手机响了 。

    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手机上显示着一个不认识的号码。

    这个号码已经打了三个电话给我了,我都没接。

    可是,我清晰的明白,我的手机号只有柳惠儿和苏怡晴知道啊,那么这个人到底是谁?

    打错电话了?

    应该是打错电话了吧。

    真好。

    我想到。

    就在要死的时候还有人能陪我聊天。

    我将手机上的绿色电话图标滑动了下。

    “你找死啊!这么晚才接我的电话!”

    一声幼女的暴怒声。

    不过,不是从手机里传出来的。

    我惊讶的看向了窗户上,那个穿着初中生校服踩着窗檐,一只手拿着一台手机,另一只手报这个玩具熊的萝莉。

    恩……

    她好像就叫萝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