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4.提前归队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0:46本章字数:3187字

    萝莉还是没有在第二天起来,她还是将自己完全蒙在被子中安详的睡着。

    及同年是我和柳惠儿约好的约会。

    和萝莉的那场仿佛哥哥带着妹妹的约会不同。

    我和柳惠儿的约会并不怎么开心。

    她是一个根本不会掩饰内心想法的女孩子,她把自己的想法都刻在了脸上。

    一天时间,我们去了电影院,去了游乐园,咖啡厅,去了钟声海滩。

    浪漫的与开心的地方依然打动不了这个女孩子。

    “你今天怎么了?明明打扮的这么漂亮。”

    晚上,我们回来了。

    我们没有听钟声海滩的十二钟声。

    柳惠儿没有那个心情,我也没有。

    柳惠儿摇了摇头,她开着车两只眼睛注射着前方。

    “没什么,今天我玩的很开心。”

    很开心?

    明明脸上写着浓浓的失落。

    “你还在担心我去mission吧。”

    “恩……”

    柳惠儿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或许,她自己都感觉到自己和以前不一样了吧。

    “你放心吧,我不会这么简单就死掉的。”

    我说道。“我还有一个愿望和一个承诺没有完成呢,所以,我不会死的。”

    “罗伊德……”柳惠儿将车停在路边,突然抱住了我。

    她报的很用力。

    “你要是死了……一定要回来跟我说一声!”

    死了还回去跟你说一声?

    这妮子……纯的一塌糊涂啊……

    我怜爱的摸了摸柳惠儿的头顶,露出个自信的笑容。

    “我可是很强的!不会这么简单就死的,况且,我还没有参加过mission的任务呢,说不定还没有SH市之旅危险呢!”

    柳惠儿没有说话了,只是静静的抱住我。

    许久之后,她开口问我道:“为什么你要答应去mission?你明明都没有注册刑天,你可以拒绝leader的要求离开刑天啊……”

    “笨蛋惠儿。”我温柔的说道:“你在刑天,苏怡晴在刑天……萝莉也住在苏怡晴家……况且,是苏怡晴给我一个安稳的生活,我欠她一份人情。你是我的女朋友,我也不想离开你……萝莉如今……哎……”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只是不想离开这三个女孩儿。

    从我“出生”开始,和我有关系的一共就四个人,伊丽莎白不知道去哪了,只剩下三个人陪伴着我。

    我不知道我离开行天后我能去哪?

    流浪?

    加入别的异能组织?

    那样,或许在某一次任务中我会面对柳惠儿的双刀吧。

    而且……

    加入别的异能组织也是战斗,加入mission也是战斗。

    还不如留在刑天。

    柳惠儿听完我的话,将我松开了。

    她的眼睛中充斥着泪花。

    “罗伊德,不准死哦。”

    “恩,我不会死的。”

    夜晚八点多,我们回到了苏怡晴的住宅。

    柳惠儿一脸倦容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的心很累。

    “小惠不开心么?”

    苏怡晴向今天凌晨一样坐在沙发上,手机摆在她的身边。

    “她担心我。”

    我说道。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苏怡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冰箱旁边拿出了两罐啤酒,随手丢给我一罐。

    “还剩五天,你打算你怎么过?”

    “不知道……”

    “要不……”苏怡晴打开啤酒大口的喝了一口。

    “你尝试一下……跟我约一次会?保证你很开心!”

    约会?

    和苏怡晴约会?

    看着苏怡晴脸上带着的轻浮笑容,我连忙摆了摆手。

    大小姐的这明显是逗我玩呢。

    “算了吧……连续三天的约会我会很累的。”

    “哦,那就算了吧。”

    苏怡晴又喝了一口啤酒,啤酒罐遮住了她的面孔。

    等她放下啤酒罐的时候,她的脸色已经有些微微发红了。

    “罗伊德……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么?”

    苏怡晴两只眼睛一直看着啤酒罐,开口说道。

    “我们俩相遇真是一次偶然啊……如果我没有背着小惠偷跑出去,如果你不是流浪在那条街,如果我没有被人追捕,如果你不是异能者……那么多如果呢……明明概率那么小,但是却被我们俩误打误撞实现了呢!”

    “是啊,我们的相遇就是这么凑巧。”

    我也打开了啤酒喝了一口。

    我和苏怡晴的相遇不能不说只能用两个字形容。

    缘分。

    那是真正的缘分,一切的低概率事情都发生在我们俩身上了。

    我和苏怡晴就这么聊着,从第一次相遇一直聊到来到刑天。

    “罗伊德,睡觉去吧。”

    时间到了十一点,苏怡晴站起身来朝着楼梯走去,但在楼梯口她停顿了下。

    “你真的要留在mission么?你可以走的。”

    “除了刑天,我不知道我还能去哪。”

    我说的是实话,刑天之外的世界,我根本不知道也没记忆。

    伊丽莎白把我变成了僵尸,却清空了我所有的记忆,只留下了一个思想。

    还是或者时候的我的思想。

    我没有住处也没有认识的人,刑天里却又苏怡晴,柳惠儿和萝莉。

    “我打算提前去战斗组报道……本来向叔给我的安排就是三天假期。”

    “恩,小心。”

    “还有一件事,请你务必帮我一下。”

    “说。我尽力。”

    “萝莉似乎生病了,你帮我照顾她一下……”

    “恩,我会的。”

    “恩,晚安。”

    “晚安……”苏怡晴突然转过头对我深深鞠了一躬。“你救了好几次,我却对你的事情无能为力……罗伊德对不起!”

    “我说过了,你不需要对我说对不起,我做的事情都是我想做的而已。”

    我摆了摆手说道。

    苏怡晴上楼去了。

    深夜一楼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这间住宅,我明天也要离开了。

    我贪婪的留恋的扫过住宅的每一个角落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萝莉还在睡觉。

    习惯性的,我走到萝莉的身边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还是没有发烫。

    “萝莉……我走了哦。”

    “以后苏怡晴会照顾你的,你要好好听她的话~”

    “如果有假期,我一定会回来看你的,我会带你去海边观看真正的大海……”

    “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的。”

    看着萝莉的脸,我突然想起来我和萝莉的认识一事一场巧合。

    如果那天,萝莉不出现的话,我或许就会真的变成植物僵尸了吧。

    萝莉说过我的身体不足以承受那么多炸弹攻击的。

    如果我不是僵尸,萝莉就不会注意到我,就不会想把守门人的工作交给我,就不会出现在我面前,就不会使用时间禁止,就不会辞职就不会留在我身边了。

    可是,这些都已经发生了。

    萝莉留在了我身边,就像我的妹妹一样。

    只是,这个妹妹已经睡了三天了,哥哥却无能为力。

    天黑天亮。

    柳惠儿起的很早,她一大早就来到厨房亲自做起了早饭。

    自己的心上人过几天就要离开了,这几天的饭柳惠儿想一个人全部承包了。

    她想让他记住她的味道。

    那淡淡的,一点都不咸的味道。

    “哼哼哼~”柳惠儿哼着小曲翻动着灶台上的厨具。

    不一会儿,圆形的荷包蛋煎好了。

    她把荷包蛋放在一边,又钳起一块牛肉放在平底锅上烘烤着。

    十分钟过去了,柳惠儿将自己的准备好的早饭放在托盘上朝着两楼走去。

    她要给心上人一个惊喜,这是她柳惠儿亲自做的早饭,还是她亲自帮他端到嘴边!

    他一定会感谢我吧!

    柳惠儿这么想到。

    她来到两楼将房门打了开来。

    然后,她站在门口定住了。

    房间内,只有萝莉小姐一个人还在睡觉。

    罗伊德呢?

    柳惠儿将早饭放在桌子上,拿起桌子上的一张留言条。

    “我提前走了,对不起。”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

    柳惠儿哭了,她蹲了下来哭泣着。

    罗伊德一定是觉得这几天过的不开心。

    都怪自己昨天和他约会的时候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

    都怪自己……

    柳惠儿站起来,将早饭放在桌边离开了房间。

    “柳惠儿……”

    穿戴整齐的萝拉站在楼梯口,双手托着一样东西。

    “我答应赔偿你的乌龟,小罗伊德。”

    “谢谢。”

    很反常的,这对冤家第一次没有吵架互殴。

    柳惠儿接过乌龟,笑了出来,她抬起乌龟说道:“罗伊德,你就是个乌龟呢!一定会活的很久吧。”

    LP市mission所在的“新世纪”夜总会门口,我下了车对车里面的那个女孩儿告别到。

    “打扰您了,一大早送我来misson,你还是早点回去吧,要不然柳惠儿她们会担心的。”

    说完,我直接走进了也走回朝着mission走去。

    半个小时的路程,我到了mission,眼神鉴定打开了大门,按着上次的路线我站在了战斗组的门口。

    推开战斗组的门,里面的灯是亮着的。

    门内有五个人。

    向叔,凤姐,胡双鹰,壹号和……一个不认识的年轻男人,大概二十出头点。

    上次那个双眼无神的看着灯泡的卢天娇不在。

    “你这么早就来了?”

    向叔和那三个认识我的人都对我点了点头,只有那个年轻男人陌生的看着我。

    “他是前几天执行完任务回来的王亚瑟,能力是幻想。”

    幻想……我记得那个叫卢天娇的女人是幻术吧……

    “卢天娇呢?”

    我问道。

    “她……”

    向叔的表情变了一下,“你还是去看门后面的牌子吧……”

    我点点头走过去。

    “六月八号,卢天娇,保护某商业巨擘。”

    这段话的后面还有一个小表格,表哥里面画着个红色的“D”。

    “这是?”

    我疑惑的问道。

    “那是死亡的意思,取英文”Death”的首字母。”

    死了。

    卢天娇死了。

    那天那个仰着头一直看着忽闪忽闪灯泡的会幻术的女人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