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9.好热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0:49本章字数:2972字

    500%的绝对速度下,即便是我只能在隧道口的狭小的空间中,从出口处射下的覆盖性的弹雨依然没有打中到我。

    即使有几颗子弹射中我,也会被我身上的火焰瞬间烧化。

    苏怡晴缩在我的怀中,闭着眼睛。

    她可没经历过这么刺激的一幕。

    在枪林弹雨中自由移动……

    这可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

    原本需要30分钟的路程的隧道,在500%的体质增强下,只用了不到半分钟就冲到了出口处。

    出口处,七八个武装人员端着机枪不断地朝我开着枪。

    他们的脸上已经被恐惧之色占据了。

    我的速度很快,在普通人眼中简直就像是一闪一闪的闪烁着前进!

    左!

    朝左开枪!

    右!

    他又出现在右边了!

    前面!

    就在面前!

    “噗嗤……”

    利刃划过肉体。

    七个武装人员的身体无力的倒在了地上,他们的手指依然扣在机枪的扣板上。

    “咯噔噔噔噔……”

    不远处传来重型机械调节的声音。

    我和苏怡晴转头看去。

    苏怡晴的脸色苍白了起来。

    那是……

    坦克。

    又是坦克。

    对付葬仪有坦克,对付刑天还是坦克么?

    就不能有些……

    “噔噔噔噔噔……”

    仿佛照应我的想法一样,天空中传来了武装直升机的声音。

    远处,还能听见战斗机呼啸的声音。

    真的是好算计……

    我想起了来之前,整座PL市只有寥寥数个‘居民’。

    即使PL市是个小城市,可是……

    能被称上城市,人口至少十万吧。

    我怎么会没有注意到……

    我看了一眼夜总会一边的停车场。

    一辆黑色的轿车上面,一个穿着邋里邋遢的二十岁不道德男子被乱枪打死定在了车门上。

    李志远死了……

    他完不成他的梦想了……

    我闭上眼睛重新睁开。

    前面,坦克,机枪和蓄势待发的异能者。

    天上,武装直升机,战斗机。

    身后,mission的警报器响个不停,无数的脚步声逐渐清晰起来。

    要是我一个人的话……

    打不过我也有信心逃离开。

    但是……

    我看了一眼怀中的苏怡晴。

    苏怡晴也在看着我。

    “放下我吧……”苏怡晴掰了掰我的手腕。

    “我现在是你的累赘……我让你陷入了危险中的……我真蠢……被爸爸利用了都不知道……”

    “你是很蠢。”

    我开口了。

    苏怡晴愣了一下。

    “你最蠢的就是……不该对我产生感情。”

    我紧了紧抱住苏怡晴的手臂。

    “抓紧我,相信我!”

    右手抬起红齿,刀尖直指苍穹!

    “相信我!我一定会把你安全的带出去的!”

    “恩!”

    苏怡晴弯着眼睛,重重的点起了头!

    “轰!”

    突然!

    坦克群众发生了爆炸!

    天空上,四五架直升机枪口,导弹口对准着坦克群,坦克群和地面上的武装部队也分出一部分抬起炮孔校准目标,对准直升机。

    怎么回事?

    “上来!”

    就在我疑惑时,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抬起头,悬浮在我头上的一架武装直升机上,一个男人对着我大声呼叫着。

    王亚瑟。

    mission战斗组曾经的王牌。

    “快上来!”

    王亚瑟驾驶战斗直升机躲过一枚炮弹,撕扯着嗓子大吼道。

    王亚瑟,我欠你一个人情。

    “抱紧我!”

    苏怡晴双手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身体忘我的怀中缩了又缩。

    我缓缓的蹲下身子,使劲的憋着气!

    “砰!”

    500%的巨大反冲力!

    我的身体利箭一般冲向王亚瑟的直升机!

    “啪。”

    动态减缓5倍的视觉下,我一把抓住了王亚瑟的直升机!

    “快走!”

    王亚瑟也不拖拉,在我起跳时他就已经驾驶飞机朝着一个方向加速前进了!

    不一会儿,直升机消失在了mission的上空。

    “停止攻击。”

    一个身着军服的女人抬起手命令部队停下攻势。

    她静静的看着直升机小时的地方。

    “罗伊德……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好好照顾小姐,刑天已经变了。”

    如果我还在现场的话,我一定会认出。

    这个身着军装的女人……

    是凤姐。

    那个很少说话的风系异能者。

    “长官!为什么不让我们……”

    一名异能者不满的向凤姐抱怨道,但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呼吸就已经停止了。

    凤姐慢慢的放下手,手指上还萦绕着一丝风的味道。

    “谁还干质疑我的命令?”

    凤姐冰冷的扫了一眼在场的异能者。

    无人应答。

    “撤退。任务失败。”

    ……

    由于是刑天的武装直升机,我们一路上畅通无阻的从PL市飞到了PL市北方的一个小镇上。

    虽然驾驶直升机直接回SH市很便捷,但是……

    那无疑会暴露我的位置。

    杨铭是苏怡晴的手下,苏怡晴也说了,杨铭只把我的消息告诉了她。

    所以,我当即给萝莉打了个电话。

    “萝莉,去找一趟杨铭,让他最近不要跟刑天联系,等我回去。”

    挂断电话,我转头看想王亚瑟和苏怡晴。

    苏怡晴说了,要跟我一起走。

    但是王亚瑟……

    “我跟你。”

    王亚瑟开口说道。

    跟我?

    我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我们俩的关系……应该说是很差的吧。

    我抢了他喜欢的人,抢了他的位置,打了他一顿……

    他还要跟着我?本来救我我以为只是为了苏怡晴呢。

    “你放心吧,我不会和你抢大小姐的。”

    “什么抢不抢!”

    苏怡晴脸红了起来。

    她偷偷看了我一眼。

    王亚瑟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个盒子,打开,是一个玻璃球。

    王亚瑟呆呆的看着玻璃球,眼神深情又很忧郁……

    “他怎么了?”

    “不知道。”

    没人知道此时的王亚瑟在想什么,他的眼睛倒映着玻璃珠,慢慢的,玻璃珠变成了一个少女,在跳舞,在唱歌,在……

    微笑。

    最后。

    我们三人回到了SH市,苏怡晴的绝对命令在这种情况下实用的不得了!

    不知道是不是苏怡晴钟爱跑车的缘故,这一次‘偷过来’的车也是跑车。

    在苏怡晴的绝对命令下,所有的官检全部有惊无险的通过了。

    第三天,在开学前一天晚上,我回到了SHI市。

    越靠近秦韵的高级公寓,我的心情越发慌。

    我突然想起来,自己现在也是住在别人的家里……

    本来就已经很麻烦秦韵了,现在又带回来俩……

    苏怡晴歉意的对我笑了笑。

    他们身上也没钱。

    苏怡晴只有银行卡,但是被冻结了,唯一的些许零钱在路上吃饭用光了。

    而王亚瑟则是完全的光棍出行。

    “算了,还是回去试一试吧……”

    我只能祈祷秦韵是个极其温柔的女性!

    回到秦韵的家中,我对苏怡晴和王亚瑟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打开门慢慢的走了进去。

    现在是深夜,秦韵应该睡着了吧……

    客厅,没人……

    浴室,厨房……都没人。

    “进来吧……”

    我小声的说道,并指了指楼上示意他们二人不要上楼。

    苏怡晴被我安置在了床上和萝莉睡在一起。

    萝莉以为是我回来了,翻了个身想躺在苏怡晴的肚子上,却发现自己头怎么都跨不过苏怡晴胸脯上的两座‘山峰’,然后她不满的捏了捏继续流着口水……

    当男人和女人相处一间房间时,不是一起滚床单,就是,女的睡床上,男的打地铺……

    所以,王亚瑟只能打地铺了。

    做好这一切,我偷偷地走上楼。

    二楼秦韵的房间有光线透过黑色的下摆布。

    秦韵还没睡觉?

    撩开下摆布……

    卧槽!我看到什么了!

    一双眼睛!

    一个人!

    你能想象到大半夜的撩开一块布后面站着一个人在看着你的惊恐程度么!

    我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卧槽!吓死我了!”

    我拍打着自己的胸口一阵后怕。

    “下面的两个人是谁?”

    “两个人?哈哈哈哈……”

    我背后一凉,打哈哈到:“大姐在说什么呢……哈哈哈哈哪有什么……”

    我说不下去了。

    秦韵的电脑频幕上,萝莉抱着苏怡晴正在睡觉,苏怡晴哭笑不得的看着萝莉一直捏着她的胸脯,她的脸蛋儿有些绯红起来……

    王亚瑟也没睡着,他一直盯着那颗玻璃球看。

    这是我房间的情景。

    秦韵在我房间装监视器了!

    我想起了前几天她想偷偷在我房间装针孔摄像头时,被我发现的场景!

    我本以为这个女人知道自己被发现了,就放弃了……但是!

    秦韵这姑娘的想法太尼玛难以理解了!

    不愧是变态中的变态!

    “你又在想‘秦韵是变态啊’‘秦韵是超级变态啊’的想法了呢~”

    秦韵对我温柔的笑着,眼睛眯着的样子很渗人……

    笑里藏刀……

    秦韵拉过我的手臂,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从身后拿出一个针孔插进了我的手臂中!

    “什么东西!”

    我大惊!

    刚反应过来,针孔已经注射完毕了!

    “感觉怎么样?”

    秦韵笑眯眯的问道。

    感觉……

    好热……

    “热……”

    “啊?”

    “好热……”

    “热?”

    “好热好热……快受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