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29本章字数:1070字

    “这,大人还没有搜索完呢……”

    带头的长官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他看了一眼已经走出正门的贡新,最后无奈的追着手底下的那些兄弟们一挥手“收兵,列队……”

    随后,那些搜查的官兵们列队站好,然后整齐划一的慢慢退出了青楼的院子。

    青楼里面又恢复了平时的临近,人们都互相看着,都有些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

    “哎呀,大家受惊了,赶紧玩乐才是正事,千万不要拘谨啊……”

    如花很快从失神中缓过来,她对着那些还在有些呆住的人们笑颜如花的一笑招呼了一声,然后便在那些男人们仰慕的目光中提着长摆回到了二楼自己的房间。

    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如花打开窗户,一阵舒爽的凉风扑面而来,微风吹起她胸前漆黑如墨的长发。

    如花的视线看着远方,看着青楼院子的门口,她漆黑的眸子里面顿时泛起了阵阵柔情似水的波澜。

    她从自己怀里拿出了一封信笺,并且视若珍宝的捧在手心里面,小心的打开之后,看到上面铁笔银钩的三个大字,她眼睛有些微微湿润起来,嘴里喃喃的说道“王爷,如花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您在路上一定要多加小心啊……”

    话说在狐岗的城门外面,有那么两道烟尘滚滚的身影飞过,漫天的尘土被高高的卷到空中,一直到很久才会慢慢的落下来。

    琉菲被貂皮男子夹在腋下,她的小脸蛋被憋得通红,最后她实在受不了了,感觉如果自己不再呼吸就会憋死的。

    她赶紧伸出手努力的朝着貂皮男子挥了挥手,然后声音微弱的喊道“快,快。快把我。把我放下来,我,我快被。被憋死了……”

    貂皮男子的眉头皱了皱眉,看了她一眼,没有搭理琉菲,后来又走了大约百十来里路这才把快要死翘翘的琉菲放了下来。

    此时他们两人已经来到了一处人迹罕至的的荒地,把琉菲随意的一扔,貂皮男子便默默的走到了一颗大树下面开始运功调理自己的内息。

    琉菲一点淑女形象也没有的就那么摆成了大字型躺在了地上,呼吸也跟条狗是的,平民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那样子就好像是刚才飞奔了好几百里地的人是她而不是那个貂皮男子一样。

    缓了一会,琉菲扭着头看了一眼那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貂皮男子,心里把他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一遍。

    她现在的样子十分的狼狈,不说身上到处都是灰尘了吧,原来那个挺苍白的小脸蛋因为呼吸不顺畅的原因,此刻也变得有点不自然的红晕。

    她挣扎着坐了起来,然后恨恨的看着那个在大树底下运功调息的家伙。

    只见一身貂皮大衣的安瀚朗,哦,也就是那个貂皮男子,这个家伙好像是成了一块大石头一样,就坐在树下面,双眼紧闭着,嘴巴也轻轻的抿着。

    琉菲慢慢的蹭了过去打量着,突然发现安瀚朗的嘴唇貌似比刚开始见到他的时候苍白了一些。

    不会是这个家伙长时间的运功导致气血翻涌什么什么的了吧?

    她在心里按照以前在电视上学来邪恶的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