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29本章字数:1070字

    话说,其实安瀚朗和任贡新在多年以前,两人就是无话不说的莫逆之交,不过后来因为任贡新考取了武状元的功名,被录取进宫之后,两人在一起痛饮畅谈的机会便没有了。

    又短暂的回忆了一番以往的欢乐,任贡新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白色的瓷瓶递给了安瀚朗“王爷,这里面是御寒丹,是御医府的李大人耗尽半月时间亲自炼制的,可以抵御寒气外侵,我想你可能用得到,所以便给你取了过来。”

    安瀚朗接过之后,笑着说“莫不成你就是因为这个而不惜千里迢迢的给本王送过来?”

    任贡新笑而不语,没有说话。

    这下可害的安翰朗那叫一个感动,小心的把御寒丹收好,他面露感激的说道“真是让贡新兄费心了。不过本王这体寒的老毛病,想必一时半刻是无法治愈的,不过有这一瓶御寒丹在手,倒也解决不少后患。”

    任贡新连忙正色道“王爷不必担忧,我听闻民间有不少赛华佗的神医,你也可以趁着此间,寻觅一番,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安瀚朗点点头“嗯,本王也正有这个打算。”

    “咦……王爷何时换了这么懒的一个侍卫在身边?”

    任贡新的视线,突然转向了靠在大树旁熟睡的琉菲。

    其实他早就看到了倒头大睡的她,只是刚刚没有合适的机会去问罢了。

    安翰朗回头看了琉菲一眼,轻笑道“今天在客栈遇见的,看他还算机灵的样子,所以就留了下来了。”

    “噢,原来是这样……”

    任贡新一副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可心底却有一种难明的情绪在缠绕着他。

    是阴谋?还是巧合?两个同时选择逃婚的人,怎么突然又聚在了一起?难道王爷真看不出来她是女儿身?还是……

    不过他也没有多问,和安瀚朗说了会话之后,他却待着满肚子的疑问告辞而去了。

    这下,空旷的野外又再次寂静了下来。

    此时已经是傍晚了,西方的落日已经变成了通红的颜色,染红了大半边天空。

    渐渐地,随着夜晚的来临,野外的温度也不短的下降。

    温度的降低带来的是安瀚朗越发的寒冷,他紧紧的用貂皮大衣包裹着自己的身体,然后走到琉菲的身边,轻轻地拍了拍“起来了,现在天黑了,温度也越来越冷了,你要是不想冻死在这荒郊野外的话,就赶紧去找柴火生火……”

    本来还有些睡意朦胧的琉菲一听自己可能被冻死,一个激灵就起来了,顿时精神无比。

    她站了起来,十分男子汉摸样的擦了擦嘴角,伸了个懒腰之后,她看向又坐在大树下面,正在悠闲地用丝巾擦拭宝剑的安瀚朗。

    她心里突然感觉有点不平衡了。

    大家都是人,怎么让自己去捡柴火?而且自己还是女生啊,这家伙难道不知道怜香惜玉么?

    不过,她刚要反驳,突然记得起自己现在女扮男装,把刚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可是她心里的不满还是让她忍不住抱怨“你怎么不去捡柴火生火呀?”

    “你说什么?”

    安瀚朗听了以后,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有些愕然的看着琉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