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0本章字数:1000字

    就在这时,一个白色倩影自古街路的另一头一闪而过,其中一个眼尖的黑衣人指着那个地方大喝一声:“她在那,别让她跑了,快追。”

    话落,剩余的几个黑衣人,同时撤退,对着白衣少女所消失的方向追去。安翰朗只看了眼二楼的窗口,不做犹豫,转身追着黑衣人的踪迹离去。

    房间内,躺在地上的琉菲感觉很冷,身体渐渐的失去了知觉,她感觉到房间的门被人推开,然后一小厮的惊叫突然响彻在房间内,琉菲想对他笑一笑,告诉他自己没有事,但是却只能艰难的扯了扯嘴角,怎么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正在这时,一个白衣飘飘的闲毅身影突然走了进来,排开众人将她抱了起来,放在床榻之上。

    “贡新哥哥……”昏昏沉沉间,琉菲似是看到了任贡新。

    “你不会有事的,睡一会,醒来就不疼了。”轻柔的声音自她的耳畔响起,随后琉菲便失去了知觉。

    任贡新紧蹙着眉头,点了她的昏睡穴道,然后对身后围观的众人喝道:“都给我滚出去,谁在进来我就杀了谁。”正说着话,突然从腰间猛的拔出一柄银色长剑,射在门口。惊得围观的众人如见蛇蝎般蜂拥退去,有识相的还替他关上了门。

    见屋内安静了下来,任贡新从怀内取出一个白玉瓷瓶,从内到出一半的晶莹液体在她的伤口处,然后将她肩窝处的箭小心翼翼的拔了出来,随着箭被拔出,琉菲肩膀漏了一个血窟窿,鲜血源源不断的喷涌而出,染红了他洁白的袖口。

    任贡新紧蹙着眉头略微松懈了一些,又将剩下的一半液体倒在了伤口处,血顿时就止住了,但是需要包扎伤口,任贡新放在她衣带处的手犹豫了一下,最后移开,从领口处,将衣衫退下一点,露出肩上的伤口,然后从自身的里衣内撕下一条纤尘不染的白布,替她包扎伤口,做好了这一切,任贡新又将琉菲的衣衫合上,将她平稳的安放在床榻之上,这才松了一口气,坐在了其身旁。

    顿了顿,他从怀内取出一张黄纸,任贡新看着纸上所绘之人的容貌,又想到刚刚在门口见到的那位白衣出尘的清灵少女,思绪渐渐绽开……

    不多时,琉菲醒了过来,缓缓的睁开眼,看着任贡新露出一抹舒心的微笑,唤道:“贡新哥哥……”

    任贡新不着痕迹的将画像收回怀里,看着她虚弱苍白的面孔关心道:“还疼吗?”

    “不疼了。”她摇头苦笑。

    “傻丫头,要照看好自己,不要在为不相识的人挡剑了,知道吗?”他用宠溺的声音,像个大哥哥一般对她说道。

    在一个琉菲看不到的角落,任贡新的双手不着痕迹的一合,然后抬起手掌,轻轻的揉了揉她的头发。

    琉菲笑了笑,好看的大眼睛弯成了月牙状,不过,那笑容马上僵住了,她的神色一瞬间变得木讷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