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0本章字数:1001字

    任贡新眼中一闪而过的歉意,不过那丝歉意很快便消失了,他的声音突然极具诱惑的对木讷的琉菲道:“将近一个月与你同行之人的所作所为说来。”

    “赶路,教我骑术,教我基础的武术……”琉菲如机械人一般,将近一个月所发生的事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全盘托出。

    “他来越国的主要目的你可知道?”任贡新继续追问。

    “参加越国公主的比武招亲。”

    “参加比武招亲所为何?”

    “成为驸马,得无上荣耀。”

    “这是他对你说的?”

    “是。”琉菲答道。任贡新皱起了眉头,显然,他并没有对琉菲说实话,定是有所防范。

    他还想在继续问,突然寂静的二楼楼梯口处,传来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任贡新眼中精光一闪,双手快速的在琉菲眼前轻轻一拍,琉菲迷蒙的双眼渐渐恢复神态。

    “我刚刚怎么了?突然好累……”琉菲疲惫的说道。

    “累了就睡吧。”将被子给她盖上,琉菲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任贡新看了眼门的方向,随后走到窗前,背对着门口,遥望远方已经破晓的天际。房门被轻轻推开,安翰朗走了进来,视线紧紧锁住站在窗口的闲毅身影。

    任贡新应声转身,看到安翰朗后他快速的走过来搀扶他,脸上是关心的神色,道:“王爷,你没事吧?”

    安翰朗摇头,径直走向琉菲,在看到她肩膀处已经包扎好了的伤口时,剑眉微蹙,凌厉的眸光扫向站在身侧的任贡新,只一眼,在收回目光的瞬间安翰朗又恢复了以往的神情。

    “你怎么在这?不会又是奉命追查本王吧?”安翰朗一边将厚厚的貂皮大衣披在身上,一边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任贡新随他一同走到桌前坐下,无奈一笑:“却是是奉命而来,但是,并不是为了追查王爷的行迹。”

    “哦?不会是让你来参加招亲一事吧?”安翰朗笑着看他。

    “的确,就是为了招亲一事而来。”任贡新无奈的摇了摇头,感叹道:“圣命不可违啊。”

    “呵呵,我那皇帝老哥最近的性情似乎与以往大有不同啊,行事作风越来越让我这个皇弟捉摸不透了。”

    安翰朗感慨一句,然后拍着任贡新的肩膀安慰道“贡新兄,苦了你了,这个差事原本应该是担在我的肩上的,却不料我这个唯一的皇弟一逃婚,竟然落在了你的身上……哎,这安国虽然势大权高,但是文武百官中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狐狸,想要挑选一个能配得上越国公主的俊才男子,实属不易,我那皇弟老哥一定是头疼了一段时间,最终选定了你,谁让贡新兄你一表非凡呢。”

    “呵呵,王爷过奖了。”

    任贡新实在不愿意在从这件事情上浪费口舌,一笑过后他巧妙的转开话题,问起了刚刚发生的事情,道:“王爷,刚刚那都是一些什么人?你怎么会与那些人交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