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1本章字数:3036字

    “呃……”琉菲突然一怔,看着轩楦那郑重的表情,心底不禁想到了许多穿越前的事情……

    见她不答,轩楦皱眉又问:“你听到没有?”

    琉菲回过神来,一阵苦笑:“好,我知道了。”

    她一直当自己还是个已经二十二岁的社会文艺小青年,虽然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快两个月了,但她的内心仍旧无法适应返老还童变成这个十五六岁的稚气模样……

    “嗯,既然你答应了,那以后见了面就直接称呼我为轩楦兄即可。”小家伙轩楦义正言辞的说完后对琉菲一抱拳,非常豪气的道:“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就不多打扰了,告辞!”说完干脆的转身就走,毫不拖沓。

    “呵呵……好,拜拜!……”琉菲笑咪咪的对着他瘦小却又挺拔的的背影挥了挥手。

    站在这条陌生的大街之上,她笑着笑着脸色便苦涩了起来,笑着笑着心情就沉重了,不知不觉眼角湿润了,笑着笑着就蹲在了地上,呜咽落泪……

    是孤单吗?这突然袭来的情绪让她险些招架不住,是孤单的思乡之情……

    就算在那边爸爸妈妈再怎么忙碌,再怎么忽略她,但终究是她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城市,闭着眼就能绕着小区走一圈,略一思想整个城市的大致轮廓就会浮现在自己的眼前,那边的亲情虽少,但关心她的朋友却是很多很多……

    而这里,除了俊男靓女,她似乎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可以让她留恋的东西……

    她没有哭,但是眼泪却流了出来,酸涩的感觉弥漫在心口,渐渐的扩散在全身……

    有些人会一直刻在记忆里的,即使忘记了他们的声音,忘记了他们的笑容,忘记了他们的面孔,但是每当想起他们时的那种感受,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

    斜阳四溅,如血染红了天,余辉投在古老的街路之上,映的砖石金灿灿的。两个被夕阳拉长的影子缓缓的出现在古街的尽头。金色的太阳余辉覆在了安翰朗倾长的背影上,将他的挺拔的身姿显得更为神圣。

    走在他身侧的任贡新脸上挂着谦和的笑容,道:“既然王爷已经成功的过了第一关,何不直接公布身份,若以安信王的权势争夺,想必安国的胜算就更大了。”

    安翰朗干脆的摇着头:“贡新兄,你知道本王不喜这些。”他的视线飘向前方那些摊贩所在的地方,道:“看到他们了吗?每个人都穿着朴素简洁的衣服,戴着几文钱就能买到的发饰,他们没有身份,亦没有背景,就这样过着粗茶淡饭的日子,看上去虽然简朴但是他们每个人脸上的笑却是本王想要却不曾拥有过的。”

    “平凡有平凡的忧,富贵有富贵的愁,在我们羡慕他们平凡之时,他们亦在向往我们的富贵,不是吗?”

    “你说的没错。”安翰朗赞赏的看了眼任贡新,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贡新兄,不得不说,你对这些看的很透彻。”

    任贡新淡淡一笑,道:“许久以前,我也想过放下所有,与最亲之人过着这样的日子……但却不能。”说到最后,眼底是止不住的黯然,却只能用一声轻叹代替。

    安翰朗知道这样的话勾起了他的伤心事,任贡新曾说过,他以前就是这样的平凡,之所以要得权势只为报杀父之仇!

    “不知贡新兄可找到杀父之人的踪迹了?”

    任贡新摇头:“仍是渺茫,不过我不会放弃。”

    安翰朗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若有需要本王的地方,贡新兄尽管开口便是,别忘了你我可是莫逆之交,要患难相助。”

    “多谢王爷。”任贡新感激的点点头。

    安翰朗眉开眼笑的道:“跟本王不必客气,只要得到上头逮捕令的时候,继续对本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便是……哈哈……”

    “王爷,您这可是公然贿赂啊。”任贡新闻言无奈一笑,苦恼的摸了摸脑袋:“虽然很麻烦……不过,若是能帮助王爷,我必定会尽全力的。”

    “那本王就在此先谢过贡新兄了。”安翰朗神采奕奕的说完,又装模作样的拱拱手。

    “呵呵……”任贡新笑了笑,又重新提起了初时的话题:“那王爷对驸马……”

    安翰朗急忙抬手截断他的话:“本王就是来凑凑热闹而已,你也知道那些对本王根本没兴趣,不必在意。”

    “可是……”任贡新还想继续劝说,安翰朗急忙打断他的话,道:“好了贡新兄,今日就说到这吧,时候不早了,本王该回去了,你也知道本王的那个没用的小侍卫还有重伤在身,好像到了换药的时间了吧……”说着他一顿,看了眼垂头立在一旁的任贡新,又继续说道:“那个小家伙,每次换药都被她搞得一团糟,害的本王要折腾许久……”

    “王爷慢走。”在他话落,任贡新仍旧一脸谦和,没有一丝的异样。

    安翰朗心底在笑:“噢,好吧,贡新兄告辞了!”话落他转身向古街的另一头走去。

    任贡新目送他直到身影消失在了古街尽头,下垂的手臂才抬起,轻轻的摩擦着腰间的剑柄。

    分别了任贡新,安翰朗一路悠闲的在大街上逛了一圈,买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渐渐的夜幕垂临,天上繁星闪烁,他走到了一处偏僻之地,突然身形一闪,进了一处毫无人烟的巷子口。

    正在这时,漆黑的小巷深处突然冲出一个黑影,这黑影速度极快,只是眨眼间就到了安翰朗的身前。

    他全身笼罩在黑暗之中,甚至眼睛的位置都被一层黑纱遮盖着,若不仔细看根本不会发现他的存在。黑影悄无声息的单膝跪地,双手呈起举过头顶,在其手心之上是一张叠的整齐的白色纸条,纸条的最外层写着一个金色的大字“一”。

    安翰朗取下纸条收在怀内,又从袖口中取出一张一模一样的纸条放在了那人手心之上,做好这一切,安翰朗沉声叮嘱道:“若有先生的消息,立刻通知我。”

    “是,阁主。”那黑影恭敬的应道,随后起身,快速的消失在了巷子口。

    此时若是任贡新看到了这个黑衣人定会惊讶,这正是天朝追查许久却毫无进展的神秘组织“秉立阁”特有的装扮。

    夏末的季节天黑以后温度也随之下降,一阵阵的凉风吹来,透过纱质的外衣,渗入衣里,皮肤上荡起一层细小的疙瘩。

    琉菲抱着胳膊从一间面馆走了出来,唇角还挂着油渍,脸上是酒足饭饱后的满足,她边走边抬头看了眼悬在半空的银月,又看了看布满夜空的繁星,心中虽然还在感叹,但是已经不再那么伤心了。

    身体受了伤,所以抵抗力不好,天一冷她很敏感的察觉到了,缩着脖子抱着肩膀在大街上闲散慢慢的向客栈方向走去。

    灯火通明的古街很热闹,三两成群的孩童嬉笑耍闹,互相追逐奔跑着,父母慈祥的看着陪伴在一旁。做生意的摊贩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花店药店裁缝铺开始关门停业,茶余饭后的游子学士手握折扇谈诗论画。大家闺秀,千金小姐乘坐八抬大轿从古街上缓缓行过,时不时的撩起垂帘露露脸,时不时的露出一个无意中就能迷死人的娇笑……

    “多么逼真啊!这应该就是琉菲劫大型古装剧的拍摄现场吧……”琉菲一边走,一边感叹着,置身在这广阔的大地上,她的哭声搅不起丝毫的浪花,反倒惹来一群大婶的鄙夷……

    多么渺小,多么微不足道,感叹神奇世界之大,处处都有玄奥在其中,有谁能想到尹素宜已经变成了琉菲?又有谁能想到琉菲竟然变成了尹素宜呢……

    琉菲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盒子,这是从尹家逃走时贡新哥哥送给她的礼物,她将盒子打开,里面安静的躺了一块灰不溜丢的手牌,其上一个金色的“令”字很引人瞩目。琉菲猜想贡新哥哥应该是怕她出入城门时遇到阻拦,所以才将令牌送给自己的吧……真的是一个既温柔,又贴心的男人……

    琉菲露出一个慧心的笑容,珍儿珍重的将盒子封好,又收回了怀内,现在她已经不需要这个了,等有机会一定要将这个令牌还给贡新哥哥……

    正在这时,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色斗笠中的人影迎面快速走来,在与琉菲擦肩而过时那人的手臂恰好撞到了琉菲肩上箭伤的位置……

    琉菲只觉伤口处传来一阵刺痛,眼前一阵阵的眩晕,琉菲急忙探手扶向伤口,眉头皱起,还来不及责怪这个莽撞的人,一瞬间好像全身都失去了力气似的就要跄踉的倒下。

    神秘人在琉菲要倒下的一瞬间突然停下身,探出一手将她扶住,而另一只手则快速的向她腰间的荷包伸去。

    “是你……”琉菲愕然的看着斗笠内的人,透过斗笠垂下的黑纱,若隐若现间琉菲看到了一张清灵的美眸,那是如同百合花一般纯净不染丝毫尘埃的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