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1本章字数:3041字

    “呃…”琉菲闻言一怔,转头愕然的看向蓝衫男子,随后琉菲连连摆手,解释道:“你说我喜欢她们吗?不是不是,我这是出于对美女的一种尊重……”

    蓝衫男子笑而不语的看着她,眼眸流转间总有一种我理解,我知道,大家都是男人嘛,不必解释,越抹越黑…等等的意思在其中。

    琉菲无语,看他那笑的暧昧也懒得在解释了,反正现在是伪装成男子,多看美女几眼被误会了也正常。

    若不然现在对他说:公子,其实…其实我不喜欢女子,我是喜欢男人的,不知道这家伙很还能不能这么淡定的坐在这里…

    琉菲心底邪恶的想着。

    蓝衫男子拿起青花瓷瓶的水壶,优雅而利落的为琉菲斟满一杯,随后又为自己填满了一杯茶水,清淡的茉莉花香弥漫在空气之中,让人浮躁的心情不禁平静了下来。

    琉菲突然沉寂了下来,顿了顿,端起茶杯,学着安翰朗每次喝茶的样子,先轻轻小酌一口,随即摸索着杯缘,轻轻的晃动着杯内的茶水,荡起一波波涟漪。她学的有模有样,甚至连那微垂的头,眉眼的淡然,唇角苍白的样子…都不差分豪。

    “兄台这茶…真的有那么好喝吗?”看着她那沉寂的神色,蓝衫男子好奇的问了一句。

    随即又端起茶杯亲自喝了一口。

    只是,味道很一般啊…

    琉菲看了男子一眼,抿嘴一笑,那水灵灵的黑眸带着几分迷离的神色望向了窗外,视线飘远,直直的落在了人流涌动的演武场之上,望着那里她的眸子搜索了一圈,然后喃喃的道:“我喝的不是味道,是寂寞……”

    呃…不知不觉竟然把这句话说出来了…

    “呵呵,兄台品茶的方式真的很特殊。”蓝衫男子笑了笑,随即仔细的看了眼琉菲那秀气的面孔。

    此时她偏着头,及腰的黑色长发被她束成了一个简单的马尾辫,荡在胸前,带着点不同寻长的清新俊美的感觉。

    身材瘦小,面色苍白,炯炯的黑眸在演武场上四下转动,似乎在寻找什么人。蓝衫男子没有打扰她的专注,而是顺着她的视线,一同望向演武场。

    不得不说,这里真的是最佳的位置,坐在二楼的靠窗位置,可以将演武场尽收眼底。场上的人很多,她找了许久,也没有看到那个身影…

    回过神来,琉菲歉意的看向蓝衫男子:“对不起…还不知道兄台怎么称呼?”

    “白玉。”男子一直都是面带温和的笑容,就算琉菲失礼,他也没有表现出一丝的不悦。

    “你好白玉兄,在下琉菲,无名小卒而已,刚刚多谢白玉兄了…”琉菲指的自然是那个小女孩偷东西的事情。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白玉轻轻一笑,视线又望向演武场,看似随意的问道:“琉菲兄一直看着场上,可是在找什么人?”

    “是与我随行的一个朋友,昨日过了第一关,今天准备来过第二关的,我来给他捧捧场。”

    “噢…朋友吗?”白玉喃喃的重复了一句,视线重新回到了演武场之上,眼波流转,他也在寻找那个身影。

    “咦?今天皇上与公主好像都没到场呢?”琉菲在场上看了半天,突然发现公主与越皇都不在场上,不禁疑惑的嘟囔了一句:“这么重要的事情,两个人怎么可以都不到场呢?难道昨天累着了?”琉菲正喃喃自语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到,坐在她对面的白玉唇角一扬,轻轻的笑了。

    琉菲突然转头看向他,问道:“白玉兄也是来参加公主的招亲大会的吗?”

    白玉脸上的笑容一变,怔了怔,不过很快他便掩饰的很好:“恩…算是吧。”

    “那你现在坐在这里,没有去参加赛选,难道说昨天的第一关没通过吗?”琉菲话落,白玉突然就一脸失落的样子,琉菲自知失言,惋惜的看着他,安慰道:“白玉兄不必难过了,我一看你就知道你是聪明人,没被选上也许是那个老太监见你容貌俊美,才艺出众,他嫉妒你,所以才不让你过关的吧…”琉菲愤愤的替他抱不平,见白玉突然抬起头来诧异的看她着自己,琉菲哈哈一笑:“白玉兄,你这么出色的一个人不会太难娶到老婆的,天下美女多的是,不要太伤心,总会遇到更好的…”

    “老婆?好新奇的称呼。”

    “呃…我的家乡对正室夫人都这么称呼,妾室都叫小三…哈哈…”琉菲打着哈哈,笑的一脸的没心没肺,然后殷殷的看着白玉等着他说些感谢的话。

    顿了一下,谁知白玉却突然摇了摇头,眼神中有一丝的不悦,他用毋庸置疑的口气说道:“皇家是公平的,既然举办了这次招亲大会就会公平竞争,不会以公报私的,所以还请琉菲兄不要猜疑。”他话内的肯定让琉菲面色一红,这么看来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喽?

    琉菲撇撇嘴,想在说什么,却又住了口,虽然嘴上没在说话,但是心底却又为自己愤愤不平:我好心安慰他你,替他你说话,可你这家伙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呢?翻脸比翻书还快…

    气氛略显尴尬,白玉端着杯子轻轻的喝了一小口茶水,面上一副淡然,完全没有认错,或者是要道歉的一意思。

    又耗了一会,琉菲败给他了,无奈的叹息一声,率先打破沉默道:“也许是我多想了,还希望白玉兄不要见怪。”白玉看了她一眼,似乎就在等着她的这句话,随即淡淡的笑了,眼里又恢复了最初的柔和。

    琉菲暗地里瞪他一眼,心道这个男人怎么这么爱计较,那老太监是他亲戚吗?说一句竟然就生气了…真是小气的人…

    琉菲端着杯子,猛的一仰头,将茶水都倒进了嘴里,两腮被撑得呼鼓鼓的,似乎这样就平缓内心的怨气一样,琉菲决定身为一个穿越者,应该大度,不能与古人计较。顿了一下,她突然想到了刚刚看到的那个墨蓝长袍的冷俊男子—修罗雍海。

    他不是很有名气的一个人吗?白玉能与他并肩行走,这么看来这个白玉也不是等闲人物啊…在联想到他刚刚对自己诋毁皇家那么不满,难道说他不但是老太监的亲戚,还有可能和皇家沾点边的关系?

    贵族?臣宰?还是…太监?呃…

    琉菲直勾勾的盯着满脸淡然的白玉,上下的打量他,心底不住的猜测他的身份。

    “白玉兄,刚刚与你随行的那人可是昨日才艺比试第一名的雍海公子?”琉菲终于忍不住好奇,问了出来。

    “第一吗?”白玉诧异的看着琉菲:“除了最终获胜的那一人,在这之前,没人可以自称第一名的。”琉菲摸摸头,嘿嘿一笑:“是我个人感觉他昨天表现的很不错,在我心里觉得他应该是第一,是他吧?修罗雍海?”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她明明很肯定,但还是忍不住要问,想听他亲口说出来。

    “没错,是他。”白玉知道雍海的出众,况且昨天在场露过面,很多人都记得他,就算他想隐瞒也不成。

    “那你们…”

    “我们是朋友。”

    朋友?和雍海做朋友岂不是很帅?走到哪里别人都退避三舍,没人敢惹,不知道在皇帝面前横着走行不行。

    看着她变幻莫测的表情,白玉似乎猜出琉菲的想法,他笑了笑解释道:“并不是仗着雍海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别忘了,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有法律与尊容的,雍海兄其实是个外冷内热的性格,没有传言中的那么可怕,有的时候他还会路见不平,出手助人。”是吗?琉菲不以为然,她本来也不怕他啊!

    场上的比试激烈的进行着,无意间的一转头,琉菲看到了正在往擂台上走去的安翰朗。

    “噢…找到了,终于看到你了。”她嘿嘿一乐,对着那个英挺的背影挥了挥手,虽然明知他不能看见,但琉菲却还是忍不住在挥手。

    那不容人忽视的背影笔直的现在场上,虽然是与往日一样的面孔,一样的神情,但是琉菲看着他总感觉哪里不一样了,却又说不出到底哪不同,一种奇怪的因素在她心底生成。

    白玉顺着琉菲的目光看到了安翰朗的身影,他唇角弯弯,突然转头看向琉菲问道:“琉菲兄,不知你可听过安信王的名声?”

    “什么?安信王?”琉菲大惊,没有想到眼前之人竟然会突然提起这个让人忌讳的名字……

    刺鼻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之中,一条空旷的古街之上,六具姿势各不相一的黑衣人尸体横死于此,死相皆是恐怖至极,喉咙处皮肉翻卷,血沫咕噜咕噜的往外涌,眼鼻之内皆是流出一道乌黑的血水,趟了一地…

    剩余的几名黑衣人皆是面如土色,被冷汗打湿了全身,他们不敢置信的看着地上的那些尸体,上一秒还活生生的站在自己身边的人,下一秒就生死永隔了,他们不是死士,无法对生死至之于外,又焉能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