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1本章字数:3007字

    恐惧,战栗在他们心底扩散…

    只是眨眼间,他们从飞离房瓦,到这条街道,只是眨眼间就死了六人,重伤了五人。

    真的太快了,没人看清他是如何出手的,只感觉眼前银光一闪,同伴就倒在地上了,一切都发生的太快,无法来得及思考就死了,太可怕了……

    街上的群众吓得一哄而散,摆摊的连货物都丢下了,仅怕秧了无辜之灾,有胆子大的还趴在不远处的墙根偷看,对于光天化日之下身穿夜行衣抢夺良家少女的黑衣人,群众是打心底没看好。

    就算雍海一下子杀了六人,但是在百姓的心理他就是正直的,这是下意识对他的肯定。

    “瞧瞧那青年,为了救下那女孩竟然孤身对抗这么多坏人,要是被伤个好歹了怎么办啊?我们还是去报官吧…”

    “是啊,可别出了人命,你看那女孩全身是血的昏了过去,那青年一定是她的情郎,要不然谁能为一个不想干的人这么奋不顾身啊?”

    在群众小声嘀咕的时候,黑衣人的心底也在打鼓,他们是认识修罗雍海的,更是对他成名的事迹了如指掌,曾经在没有敌对之前,他们当中甚至有人还将他当成偶像去崇拜,对于他的剑法奇妙赞不绝口,只是谁也没想到,竟然有一天,那奇妙的剑竟然洞穿了他们自己的身体…这根本是单方面的屠杀,就像吃奶的婴孩与大人摔跤,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因此,他们的心中产生了浓浓的无力之感。

    “放下她,自废武功者放你们一条生路,否则,死。”冰冷低沉的声音犹如来自九幽地府的催命之声,让人闻听寒心,胆颤。

    有黑衣人受不了这气势,被吓的腿软,对黑衣人的首领道:“大哥,放下她,我们逃命去吧,修罗雍海,谁有对抗的能力?别在强撑了…”

    “是啊,头,走吧,抓她的机会有的是,想立功又不急着一时,犯不着把命都搭进去了。”

    “走吧,头,少主不会怪罪我们的…”众黑衣人都在小声的传着音,他们无法再坚持,与修罗雍海对抗,结果只有死路一条。

    黑衣人的首领为难的看了眼身旁面如死灰的手下,又看了看手里的白衣少女,他举其难定。

    “大哥…”

    “头,走吧…”

    修罗雍海的面色很冷,犹似千年寒冰一样的冷:“你们不必再看他了,今天你们都要死在这。”

    黑衣首领眼中是不甘心,他对雍海喝道:“修罗雍海,你不要太过分了,你我远日无怨近日无仇,我们抓这女子又与你有何相干?你已经杀了我们六个兄弟,我们暂且不追纠,但如果你要抢走这个女子,我们少主绝不会放过你的。”

    雍海闻言冷冷一笑,淡淡的说道:“谦某愿意在此恭候你们的少主。”话落,他一步步的走进,颇有点云淡风轻的感觉。

    只是众黑衣人却早已站立不住,分分后退。

    “站住,你在过来我就杀了她…”黑衣人首领眉头皱成了川字,突然就抬起剑架在了少女的颈项之上,雍海笑的淡然,丝毫没有因此而停下脚步。

    正在此时,黑衣首领怀中的少女幽幽转醒,她只撇了一眼那寒光闪闪的剑锋,便沉默了下来,没有挣扎,也没有恐惧,无波无澜,平淡的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修罗雍海看了她一眼,心底也不禁赞叹她的淡然,无论是装的,还是真的,不得不说,她真的做到了让人佩服的境界。

    “站住…”黑衣首领的声音是止不住的颤抖,剑尖一会指向雍海,一会横在少女的颈项上,几乎要乱了分寸。

    唇角的冷笑更浓,雍海深知他们的心思,在路过一个吓得不会动,全身颤抖的黑衣人身边时,雍海快速出手,对准他的天灵盖就是一掌,当场废了他的武功,那黑衣人连哀嚎都没有发出就倒地不醒人事了……

    黑衣人首领面色大变,没想到雍海会突然出手,见又一个同生共死的兄弟惨遭毒手后,黑衣首领痛心疾首。

    “忘了告诉你们,在公主招亲的这短时间,谦某很不幸的被越皇赐予了护国使者这一称号,虽然很不情愿去当什么使者,但不管怎么说谦某都已经答应了越皇,今日,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在越国,谦某的眼底下强抢少女,谦某不管你们背后是什么人,懂不懂越国的法,但是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若不束手就擒,与我雍海对抗的都得死。”雍海很少一口气会说这么长的一句话,他自己也感觉到了奇怪,然后顿了顿,等着他们自己做选择。

    黑衣首领没有在犹豫,当即暴喝一声“退。”众黑衣人得到命令当即暴退而去。黑衣首领猛的将白衣少女抛像雍海,也飞快后退。

    “晚了。”雍海脚尖点地,飞跃而起,在半空中他左手接住少女的身体,突然凌空转身,右手对准黑衣人的身影猛的甩去…

    七根头发丝细的白色银针从他袖口中飞射而出,银光一闪,转瞬就追上了黑衣人,七根银针分别从七个人的后脑勺钻了进去,又快速的从七人前脸凸瞪的眼眶中钻了出来。

    一切快的不可思议,在那七人倒地后,雍海才抱着浑身是血的白衣少女,从半空缓缓落下。没有急着去检验尸体,雍海先替她的伤口止了血,然后一手抱着少女,缓缓的走向被废了武功,但却是黑衣人中仅存的众人,将他提在手中凌空飞走了。

    同时带两个人还施展轻功飞跃,这到底需要多么雄厚的内力啊…有旁观者感叹的想。

    在雍海走后,不多时官府的兵卫就来了,只带走了十几具尸体,还有几个旁观的证人。在官兵走后,隐藏在暗中观战的各大势力的眼线也悄然退走了。

    古街之上又恢复了宁静,只是空气中的那浓浓的血腥味还提醒着大家,这里刚刚经过一场流血的大战…

    初秋的时候,早晚的天气都很凉爽,但正午的阳光仍旧如夏日般炎热。

    天仙子公主一身水粉色的长裙罩体,面上覆着半透明的薄纱,墨色的三千发丝荡在肩上,飘毅而出尘。

    她没有盛装打扮,但依然是让人无法侧目的美艳,她没有像乘坐高贵典雅的步辇,但仍旧让人自叹不如,只因那陆仁的步伐,那曼妙的身姿……

    此时,她就好似一个寻常的少女,缓缓走进众人的视线。

    在十六名白衣少女的环绕下,她徒步走来,脚步轻灵,衣袂飘飘,好似要乘风而去的仙子一般。

    人流在短暂的平息过后,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热烈,欢呼。

    公主一个上午没有露面,却在这场比试即将结束的时候她来了。

    “安静一下。”王公公走上擂台道:“今日已经过关的才子们请不要高兴的太早,公主此来会出最后一道题,答对者过关,答错者,就只能认输了,大家听明白了吗?”王公公尖细的嗓音刚落下,台下先是沉默了片刻,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似乎没想到好不容易过了第二关,还没来得及庆幸,竟然还有一道坎在等着他们。

    王公公皱起了眉头,不悦的重复道:“你们听见了没有?”

    “听见了。”四大古国的代表人率先齐声应是,在看他们来看,只要能得到公主的青睐,就算再多几关卡也无所谓,反正他们有信心,只是江湖中人抱着的心态与他们不同,但在皇家的地盘上,他们却不能来硬的,只能顺服了。

    琉菲面带紧张之色,谨慎的看着对面的蓝衫男子。

    这个曾经折磨了她数日的名字……若不是此时被人提起,或许她真的忘记了自己是逃婚出来的。

    难道那个尹老头发现我了?眼前这人到底是不是尹老头的探子?琉菲不敢肯定,她紧抿着唇瓣,眯着眼睛,谨慎的打量着眼前的蓝衫男子。

    因为她从没有刻意隐藏过身份,按理说那老头若是有心抓她,凭借他的势力应该早就抓到自己才对呀?如今一个多月过去了,自己仍旧安然无恙,他这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

    琉菲想不通。

    白玉端起茶杯,兀自的轻抿了一小口,修长白皙的手指摩挲着杯缘,中指时不时的敲几下杯口,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

    白玉的脸上始终带着不明所意的笑荣,给人一种亲和的感觉,他偶尔抬起头来看看琉菲的变化,最多就是剑眉挑了挑,茶眸一敛,又恢复了平静。

    “白玉兄……怎会提到安信王?”琉菲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白玉所问非所答,兀自道:“琉菲兄为何突然变得紧张了?难道……”

    琉菲一听急忙打断了白玉接下来的话,出声反驳道:“紧张?我哪里紧张了?”

    白玉看了看他轻笑摇头,眼中有一些失望的神色在其中,他没有在乎琉菲的强词夺理。琉菲的反应虽然让白玉有些意外,但这也许也在情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