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2本章字数:3014字

    轩楦缓缓的抬起头,看着琉菲被一名绿色衣衫的男子拎上半空,凌空飞走,他无能为力,只是无奈的看着他们。

    “放我下来。”琉菲开始挣扎,手脚并用的踢向绿衣男子,迫使绿衣男子不得不落下地面。

    绿衣少年猛的甩出一巴掌,打在他的头上,沉声喝道:“你老实点,。”

    “混蛋,你敢打我……”琉菲揉着额角的痛楚,恶狠狠的看向黑纱后的少年的脸。

    “小白脸,你再乱动信不信我杀了你。”少年一边快走,一边晃了晃手中的弓来威胁琉菲。

    突然,琉菲盯着他背部的箭篓一阵失神,然后猛的抽出一支,愕然的道:“是你?是你的箭……”

    琉菲认得这箭,险些要了她小命的箭,他没想到,眼前这人就是追杀筱幽的人。

    “哼,原来你还认得我。”少年冷笑,但是脚下却未停步,飞快的掠走。

    一想到自己的伤,琉菲再也忍不住了,这一次可不是生气发泄的挣扎,而是拼死的反抗,她不晓得被人抓走的下场,上一次一支箭险些要了她的命,这一次若是落在他们的手中,那自己可还有命活?

    不行,不行……我还要回家,我还要找到回去的路,不能挂在这……

    “混蛋,放开我。”琉菲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猛的抓住绿衣少年披在背上的黑发,犹如泼妇干架一般,缀着身体往下掉,拖住少年的步伐,然后杀猪般的声音喊道:“杀人啦……救命啊……”琉菲试图激起躲在一旁的民众的心,希望他们能帮助自己赶走这个家伙。

    一双手狠狠的抓着少年的发丝,初始少年有些措手不及,走路都趔趄着,慌乱间他头上的斗笠被琉菲摘下,露出了一张平凡的面孔。

    而被罗管事拖住的茯神卫已经有三人脱离了围困,快速向他冲来,少年人此时露了真面容一时大怒,猛的一巴掌狠狠的掀在了她的脸上,琉菲只觉口中一甜,唇角溢出一丝血丝,最后的意识便是她的头很晕……然后彻底的晕了过去。

    束发的丝带突然滑落,伴随着一阵柔和的清风飘落在地,光滑柔顺的三千发丝猝不及防的就散落开来,一展倾世素宜。

    绿衣少年一怔,愕然的看着琉菲瞬间转变成女儿身,喉咙也变得干涩,不知该说些什么,慌乱间他抬起自己刚刚打了他的右手,怔怔的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倒在他臂弯里的少女,柳真恍然:“原来是个女子,怪不得看她如此别扭……”

    路人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一个上前来阻止,生怕惹火上身。

    正在这时,三个茯神卫护送越白玉突然而来,又猛的驻足,少年人轩楦也拖着受伤的腿追了上来,这一动静彻底惊醒了柳真,他警惕的回头看了眼来人,然后快速的捡起斗笠戴走头上,抱紧了怀中的琉菲转身就要飞逃而去。

    然而,今日似乎注定是他的倒霉日子。

    就在柳真转身的时候,突然一阵阴森的寒气迎面袭来,他下意识的顿住了身形,不知何时,他的前方三丈内,站着一名身着黑色长袍,面色幽冷,眼神凌厉的男子,乍一看,这是一个绝美的人,只是那琥珀色的眼眸此时给人的感觉却是一种窒息的冷……

    是他……又是他……

    那天夜,在客栈追查白衣少女时,就是他搅乱了他们的计划——安翰朗。

    “放开她。”冰冷的嗓音出自安翰朗的口中。

    “又是你来坏我的好事……”柳真恨得牙痒痒,他很想抛开琉菲,然后一剑射死这个万恶的男人,只是他心知自己今天的首要任务,那就是带走这个少女,切不可有一丝的失误……

    安翰朗苍白的唇瓣抿成冰冷的弧度,缓步走上前去,“我再说一次,放开她。”

    “嘿,妄想,放了她我还有命可活吗?”柳真不但没有松手,反而又紧了紧手臂,警惕的后退几步,在看到后方逼上来的蓝衫男子,柳真知道自己没有时间了,必须当机立断!

    身子猛地拔地而起,凌空翻飞了出去,就算带着琉菲,但是他的速度也可谓极快。

    然而,安翰朗早就料到了他逃跑方向一样,在柳真身子动起来的那一刻,黑色身影一晃,转眼间安翰朗便移到柳真的前方,截断他的去路。

    柳真反应亦是极快,身在半空猛的一顿,又改变了方位,向北方飞去。

    然而,一身白衣飘飘,清毅出尘的任贡新突然出现在了北方,截住了他的去路。

    “放下她,我留你活命。”

    “是你……”柳真一怔,任贡新,少主的贵客……思及此,柳真眼中的那一丝惊异很快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冷冷的笑容。

    “你认识我吗?”任贡新轻柔的嗓音淡淡的问了一句,听不出任何的情绪,仍旧是一派闲毅。但随着眼眸下落,望清柳真怀内苍白的人儿时,唇角的那一抹鲜红的血迹使他眉头一挑,眼底闪过一丝寒意。

    安翰朗距离柳真最近,他口中的那句“是你……”自然没有逃脱他敏锐的耳朵。

    安翰朗不动声色,望了眼受伤的轩楦,在演武场上他见过这个愣头青一样的傻小子,也曾见过他与琉菲在一起,所以此时见到了轩楦,他到没多想什么。只不过距离轩楦不远处的那一身蓝色衣衫的清秀男子却让他眉头一皱,显然安翰朗认出了这人,但他并没有做声。

    接到安翰朗探寻的目光,越白玉礼貌的对他点点头,展眸一笑。

    安翰朗最后的目光又回到了柳真的身上,他已经耗尽了所有的耐心。四方形成一个环形,将柳真困在其内,气氛有些怪异,但大家的目的却是统一。

    看了眼不醒人事的琉菲,安翰朗暗叹一声,看来这越国是不能在呆了,在这个多事之秋还是避避风头的好。

    “小子,不想死的更痛苦就束手就擒吧。”安翰朗冷冷的说了一句,兀自走上前去,“既然有胆量劫持她,之前一定算计好了逃路了吧?只是今日这场面有些复杂,看来你不能在按照原计划执行了。”

    “你给我站住,少废话,不然我杀了她。”显然安翰朗的话点中了柳真的弱点,此时他正为如何逃脱而苦恼,见安翰朗冷笑连连,大步走来时情急之下他回手拔出一根箭雨低在琉菲白嫩的颈子上,箭尖极为锋利,看得出只要他稍一用力,琉菲就会死于非命。

    安翰朗并没有停下脚步,面上的冷笑更浓:“想杀她我不阻拦,毕竟我只在乎她身上的一样东西罢了,反正就是一条侍卫的贱命,死了就死了,如同你的主子不在意你的死活一样,我也不在意她的。”

    “闭嘴……”柳真拖着琉菲频频后退,而安翰朗则是冷笑着逼近,他的视线已有些慌乱了,似乎在四处寻找同伴的身影,企图他们能助他逃脱这里。

    安翰朗一步步的逼进,苍白的唇瓣内蹦出的一句句狠话,摧残打压着柳真最后的防线,就在柳真意志即将崩溃的时候,安翰朗眼中精光一闪,一个皎洁的灰色身影如同鬼魅一般,让人无所察觉时悄无声息的来到了柳真的身后,左手猛的捏住柳真的脖子,右手飞快的抓住他持箭的手腕……

    咔嚓~

    骨骼碎裂的声音,没有多余的废话,抬手一掌掀在柳真的天灵盖上,连畏罪自杀的机会都没有给他留下,出手快的几乎不可思议。

    琉菲失去依靠的身子尚未跌落在地,就被灰色的身影拦腰抱起,飞落到安翰朗的身侧。

    “王爷。”低声唤了句,萧明唇角一扬,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呵呵,你小子几日不见,似乎白净了不少,看来过的很滋润啊?”安翰朗随便调笑了一句,然后收回视线。

    萎靡的柳真被安翰朗手下的人抓了起来,脸色铁青,眼神呆滞,不再挣扎,也不反抗,就任由他们带走。

    “王爷……”任贡新走上前,低低的唤了一声,原本平静的脸终于有了一丝波澜。

    “贡新兄还有事?”

    “她……”

    “她?呵呵,她是谁,我想贡新兄比我更清楚吧?”安翰朗苍白的唇角弯了弯,从怀内掏出一个瓷瓶来,正是月余前任贡新送与他的御寒丹,如今他又原封不动的归还与他。

    “这御寒丹……我还是要谢谢你,贡新兄且要收好。”顿了顿,安翰朗又道:“贡新兄回朝的时候别忘了替本王问候一声我那未来的越丈,就说她的宝贝女儿一切安好,勿挂念!”话落,他冷冷一笑,笑的很有深意,路径他身边时拍了拍他的肩,就如往常一样。

    如花般苍白剔透的面孔好生英俊,就连阴冷的笑容都是那般的销魂,却不知笑声后的那一丝狠然有几人听的懂……

    任贡新仍旧淡淡的望着安翰朗,深邃的黑眸内是疲乏与无奈,任贡新叹息,果然,他果然知道,他一直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