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3本章字数:1008字

    咋就这么滞呐,走还不走一句话得了,墨迹!

    琉菲瞪他一眼,起身走到铁门前,晃了晃足有婴儿手臂粗细的铁锁链,然后捡起筷子,泄愤一般的捅着锁链,可惜,她注定要失望了。

    “好难受,不想留在这里……”试了几种办法,都无法打开那个锁,流泪无力的靠在铁门上,身体缓缓的滑落。

    “从正门逃走的想法打消吧,出了这道门,就算硬闯还要闯出四座牢门,逃出生天的几率几乎为零,这里是牢中牢,狱中狱,专门关押重犯的地方,所以格外森严。”

    “重犯?”琉菲闻言直起身:“可我不是什么重犯啊,我就是阿猫阿狗一个,又不会武功,又不会剑术口角,为什么要抓我?莫名其妙!”琉菲正嘟囔着,突兀的止住话音,然后惊恐的望向安翰敏,有话要说,却生生的憋在嗓子眼……

    “不用看,我和你一样。”安翰敏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

    一听他否认自己不是杀人犯,琉菲放下心来,想一想又觉得可笑,自己紧张什么劲啊,他又没枪,根本够不到自己……不过话说,要是他真的是个危险人物在刚刚两人握手时,没准小命就断送了。

    脑子突然又乱作一团,跟浆糊一样稀里糊涂的,摇了摇头,琉菲无奈的揉着咕噜咕噜抗议的肚子,又瞥了眼那馊了吧唧的猪食一样的不明物体,真是……哪是人吃的?

    哎,早知道如此,还不如躲在伊人姐姐的桃色园享清福了,呈什么强嘛……在哪里不但衣来张手饭来张口,景色还那么漂亮,还有翰朗和萧明两个养眼的帅哥……

    翰朗,哎,翰朗……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我不见了呐……

    地牢里阴气阵阵,寂寥无声,微弱昏暗的灯光忽明忽暗,像极了张震鬼故事里的恐怖夜晚。琉菲抱着腿缩在四不沾边的角落里,眼巴眼望的看着走廊里的那一盏油灯,灯芯如豆,跳动着微弱的火光,燃烧的灯芯啪啪作响。

    这里真的好安静,安静的有些诡异,这样的气氛使得琉菲心底很压抑,很压抑……

    似乎要被孤独吞噬,被寂寞掩埋一般,被恐惧战兢。

    喉咙处似乎堵着什么东西,咽不下去,却又吐不出,很疼,很痛……

    安翰敏一动不动,倚在墙壁上,静静的看着她。

    琉菲突然想起了家,想起儿时,妈妈抱着自己,躺在摇椅中,讲着童话……

    渐渐的长大,想妈妈叮嘱自己那些女儿家的私房话,渐渐的长大,想妈妈工作繁忙时的样子,渐渐的少了说知心话的时候,那时她都没有感觉像现在这样的孤独,只是妈妈曾经青春柔美的面孔,一点点的布满风尘的痕迹,黑发沾染了白丝,慢慢的扩散,那张慈祥温柔的脸庞,是她记忆中永远不可磨灭的母爱……

    思念一处即分,碰不得的回忆,思起便抑制不住的泪流满面……

    “你还好吧?”安翰敏望着她,关心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