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3本章字数:1024字

    芙蓉出水,耀如春华,似乎就是在形容此刻的她吧,少女完美初熟的身材透漏着无限的诱惑,虽然隔着衣衫,但仍旧婷婷婀娜,美不胜收。

    没有察觉到他的视线,她似乎真的很疲惫,很累,沾到枕头就睡着了,安静的犹如一朵水莲花,静静的绽放着,不知不觉中已过去了十六个年华……

    任贡新的脸上荡起柔情,拉过被褥替她掖盖在身上,静静的坐在他的身边,安静的看着她熟睡的睡颜。

    她变了,任贡新知道,虽然仍旧是那张如花朵般美艳的面孔,虽然仍旧是那个柔柔的声调,但是他真切的感受到她的改变,这一切,似乎都要从去年的冬天说起。

    自那以后,她就像变了一个人,曾经柔弱的,楚楚可怜的尹素宜变的活泼开朗了,懂得了对讨厌她的人怒目而视了,懂的维护自己不受伤害了……曾经对他淡淡的,若即若离的态度也转变了,不过任贡新永远不会忘记,在她大病初愈的那一天,他前来探望时,她的那句疑问……

    “你是谁?”她认真的说。

    夜已深,灯台上的烛火已燃烧的残余不多,火光微弱,晃晃的照耀着屋内。

    任贡新微微欠身,在琉菲光洁的额头上浅浅一吻,熟睡中的琉菲像个小孩子一般,翻了个身,找了个舒服的角度缩在被子里,懒洋洋的很舒服的样子。

    任贡新眼中露出温柔的之色,替她掖好被子,又看了她一会,这才起身准备离开。

    然而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烛火忽的一下熄灭了,屋内顿时陷入黑暗之中,任贡新眉头微皱,警惕的喝了一声:“什么人在那里?”

    他深邃的的黑眸紧紧的盯着对面的墙壁,在哪里,不知何已站了一个黑色的影子,光线太暗根本无法瞧清面孔,只见那人闲散靠在墙上的姿势,似乎已来多时,但他却丝毫未觉……任贡新的神经一下子绷紧了起来,手掌缓缓的缓缓的攀上剑柄。

    “你在紧张什么,我要想杀你,你早已死了百次。”那人冷冷的声音嘲讽的道,随后支起身子,缓缓对任贡新走来。

    神秘男子的这番话,任贡新深有同感,但在敌友未分的情况下任贡新仍是谨慎自首,这人如此神出鬼没,悄无声息的来,想必在功力上要超出他许多,如此一来,他更应该谨慎。

    任贡新拔剑挥臂,剑尖直指神秘人的喉咙处,任贡新喝问:“你到底是什么人?深夜造访所为何事?”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冷冷的声音似笑非笑的说,任贡新怫然不悦,正与出口,突然,一股巨大的冲力猛的袭来。

    事发突然,太快了,任凭他的速度不下于人,但在这人的面前却根本没有一丝反应的时间,眼见一个不明物体击中自己的胸口,竟然无力躲闪。

    随即他一声闷哼,喉咙一甜,身子跄踉后退。

    这期间,神秘之人如一阵风般诡异的从他身前一闪而过,抱起床上的琉菲飞速夺门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