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九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3本章字数:1052字

    任贡新大惊,直到此时他才反应过来,这人根本不是冲着他来的。

    “站住!”任贡新大喝,跟着追逐出去。如此同时,府宅内的人皆被惊醒,疾奔出来时只看到任贡新一身夜行衣追逐着一个身影飞快离去。

    神秘人在半空飞速掠行,根本没有将后面的任贡新当做威胁,只是几个闪身便拉开了两人的间距,正在冷笑间神秘人突然眉头一皱,猛的低头查看。

    只见怀内横抱之人如一条软若无骨的毛毛虫一般,在他胸口拱来拱去,试图寻找一个舒服的位置依靠,最后一头钻到他的臂窝里,嘴里还不满的溢出哼哼呀呀的声音。

    幽冷的目光盯着琉菲,眉头皱了皱,但却没有出声惊醒,而是颇为不自在的收回目光,加快了速度。

    任贡新捂着隐隐作痛的胸口,追逐了千米,最终失去了那人的身影。

    飘毅的身影缓缓落在一见瓦房之上,恼火的视线焦急巡视,却没有那人的丝毫踪迹。琉菲就这样在他眼前被带走,任贡新不由脸色铁青,紧攥的拳头压迫的骨节咯咯作响。

    安国皇城下的一间古宅,一个黑色身影掠身从窗棂闯进一个房间内,窗棂撞击发出微弱的声响,一瞬间,谨守在房外的十几名便服武士闻声也冲了进来,见一个黑色影子直奔床榻而去,武士们勃然大怒,纷纷拔剑冲了上去低喝一声:“大胆,是什么人?”

    “护驾,快护驾……”

    “都给我滚出去。”黑色影子声音极为不悦,抬起一脚狠狠的踹在了第一个冲上来的武士身上,那个粗壮的武士愣是被踹的趔趄一下跌了个跟头。

    这声音……貌似很熟悉,武士们愣了一下。

    “发生了什么事?”床榻之上的人坐起身,慵懒的声音询问道。

    烛火被一个武士点亮,微弱的灯光缓缓的照清了屋内的众人。

    “呃……是修罗大人……”武士们大惊,继而转为恭敬的神色。被赏了一脚的那个武士也踉跄起身,揉着肚子低头不敢说话。

    越白玉一身睡袍坐在榻上,俊美的脸看不出表情来,他的视线落向修罗雍海以及他怀内抱着的“男人”,不禁露出疑惑的神色,继而很有深意的笑了。

    “好了,你们都退下吧。”越白玉出声差退武士们。

    “是,皇上。”武士们恭敬的点头,然后一个一个很有秩序的腿了出去,反手将门关上了。

    “雍海兄,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越白玉眼神瞟了瞟他怀内的“男人”不怀好意的笑道。

    “扰了皇上的清幽很抱歉。”修罗雍海脸色很不自然,抱着琉菲放在了床榻之上。

    “干什么?”被挤到床沿上的越白玉诧异的看着他:“难道雍海兄想借用朕的床榻做那档子事不成?”

    “皇上!”修罗雍海眼神不善的看着越白玉。

    “噢?雍海兄,唤朕何事?”越白玉好笑的看着他那丰富多彩的面孔。

    “她先在皇上这借宿一晚,告辞。”修罗雍海含糊的说了一句,拱拱手,转身而去。

    “啊?”越白玉一怔:“雍海兄,你这是何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