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五通诡异电话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10本章字数:2552字

    一个月前,家里发生了一场大变故。住在乡下的奶奶老是觉得肚子不舒服,爸妈就趁着周末想把她接到城里来,准备周一的时候带她去大医院里检查检查。

    回来的途中下暴雨,车子突然打滑冲出了高速道。奶奶和爸妈就这样没了,我哭得死去活来,爷爷却愣是一滴泪都没掉。

    我记得守灵的第三夜,爷爷红着眼跟我说:“馨儿,他们不该死……我要他们回来……”

    当时我只觉得,他是悲伤过了头,在说胡话。人死了,怎么能复生呢?不过那时我也没有心思多想,事后便忘了。

    现在快零点了,我怎么也睡不着。突然就想起这些事情,心里一阵阵发紧。

    从那天起我就没再见过爷爷,就连出殡的时候他都没露面。我因为要赶回学校准备毕业论文,就嘱托村长的儿子汪平帮我留意留意,让他一有爷爷的动向就打电话给我。

    就在今天夜里八点多,他告诉我爷爷回家了,不过很古怪,可他一直支支吾吾地说不出到底哪里古怪,只让我明天赶紧过去。

    我很犹豫,因为守灵第三夜,爷爷曾很严肃地跟我说过:“馨儿,以后不得我的允许,你不能回来,不然……你就是要我的命。”

    我现在还清清楚楚地记得爷爷说这话时的脸色,阴郁地像三伏天的暴雨前夕,看得我特别压抑。

    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来电人正是爷爷,接通前我瞄了一眼,正好是零点。我有点激动,一个月没联系上他了,我很担心他的安危:“喂?爷爷,你这一个月去哪……”

    那头突然传来一阵让人不寒而栗的“咯咯”声,听得我头发发麻,我顿了顿,赶紧又叫了两声:“爷爷?爷爷?是你吗?”

    我隐隐约约听到一个“温”字,是爷爷的声音。不过我还没来得及再问,电话突然断了。

    我心里很慌,刚想回拨过去,电话又打过来了,我立马接通:“爷爷?我是馨儿啊,你在家吗?你好吗……”

    电话里突然传来一阵“嘶嘶”声,好像信号不好。我看了看手机,信号满格,刚想说话,那边突然又发出一个嘶哑的声音:“馨~”,说完就又挂了。

    怎么回事?爷爷在哪里打的电话?老家的信号也不至于差成这样。

    电话里的嘈杂让我心里直打鼓,说实话,现在想想,有些渗人。我抖着手刚想打过去,爷爷的电话又来了,这次接通后,听到了一阵“嘎嘣嘎嘣”的声音,就像……关节不好的人行动时,关节发出的腐朽声,听得我心惊胆颤。

    就这样,一连来了五通电话,每次我只能听清一个字。我看了看时间,最后一通电话挂断时,正好是零点零一分。

    我身子抖得厉害,脑子一片空白。过了半天我才想起来要把那些字串起来:温馨快回来!

    我惊得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恨不得立马去火车站买票。心跳快得跟擂鼓一样,我再也睡不着了,在网上查看了下第二天最早的一班火车,才长舒了一口气。

    电话里为什么有那么古怪的声音?

    我看了看四周,把房间里所有的灯都打了开来。身上出了一层冷汗,我只好又去冲了把澡。回来的时候,我发现窗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窗帘被风吹得呼啦呼啦。

    我明明记得窗子是关着的,我家住八楼,不可能有小偷从窗子翻进来偷东西吧?我刚刚舒缓下来的神经立马又绷紧了,随手拿了个棒球棒就跑去窗口检查,半天没发现有人,赶紧关了窗子。

    我刚躺到床上,突然又听到客厅里有声音,好像是什么东西摔了。我一个激灵赶紧爬了起来,挣扎了很久才拎着棒球棒走出去。

    爸妈走后,家里就我一个人住,一到夜里我就害怕。

    客厅里没开灯,我走过去的时候,隐约看到有个白影飘去了阳台。

    “谁!”我赶紧打开灯,也不敢过去看。大概僵了五六分钟,我才硬着头皮蹚了过去,什么人也没有,阳台的窗帘就像我房间里的那样,被风吹得呼啦呼啦,在夜色里晃出一片模糊的影子。

    我舒了一口气,关好阳台上的门窗后回了房。我想,可能是我太紧张了,夜半三更,我实在不想吓唬自己。

    我又试着打了几次爷爷的电话,始终没人接。

    这时,我突然想起一个月前爷爷说的那句话,他说他想让奶奶他们回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脑子突然变灵光了,我冒出一个很可怕的念头:难道,爷爷想把奶奶他们的魂魄给招回来?!

    怎么可能,他们都去世一个月了!

    我抬手摸了摸眼睛,旋即又觉得有这个可能。

    十岁以前,我一直能看到不干净的东西。村里没人愿意跟我玩儿,也就汪平那个没心没肺的小胖子不怕我。不过,也正因为他跟我走得近,我才得以救了他一命。

    那年我十岁,村长跟村里一个寡妇的关系不正常,不过谣言刚传出来,那个寡妇就上吊自杀了。寡妇死后,村长的儿子汪平突然变得有些古怪,先是每天都喊累,后来连饭也吃少了,短短一个星期就从将近一百斤的胖子瘦到七十多斤。

    村长觉得不对劲儿,求爷爷帮忙看看。爷爷犹豫了一会儿,带着我去了。

    我一看到汪平就赶紧躲到了爷爷身后,因为我看到那个寡妇正趴在汪平背上,张着血盆大口在吞汪平的脑袋!

    我偷偷跟爷爷说这些时,寡妇突然把眼珠子转向我,奇怪地笑了一下。我吓得掉头就跑了回去,还尿湿了裤子。

    听说,爷爷后来贴了张黄符到汪平背后,让村长请人给那个寡妇做了场法事,做法事的那一夜,村长鬼哭狼嚎了半宿,据说是见鬼了。

    从那以后,村长和汪平就把爷爷当成了救命恩人。如今,汪平还是一个大胖子,一米七三的个头却有一百七十多斤。

    那件事情之后,我就跟着爸妈搬到了城里。离开村子的前一夜,爷爷偷偷在我两只眼睛里各滴了一滴东西,冰冰凉的很舒服。

    他让我不要告诉别人,说那“眼药水”能治好我的眼睛。一觉醒来后,我确实从此没再看到过脏东西。

    所以,爷爷会不会真的有办法把奶奶他们救回来?

    我辗转反侧,想起刚才那五通电话,身上的冷汗就一层层冒出来。等我酝酿出睡意时,天也亮了。

    我到底该不该回去?实在是爷爷当初把话说得太绝了,说我擅自回去就是要他的命……哎,我想了想还是再度拨通了爷爷的电话,依旧没人接。

    我看了看天色,心一横,咬牙去了火车站。不管了,既然电话是爷爷打过来的,火车车次也查好了,我一定要回去瞧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要命不要命的,肯定是爷爷在吓唬我。

    因为熬了一宿没睡觉,上了火车后我便开始犯困了。现在是六点半,我要坐四个小时的火车。这班车挺空,只有对面坐了个长发美女。

    跟她聊了几句后,我跟她说,如果到站之前我还睡着,让她帮忙叫醒我。保险起见,我又给手机定了闹钟。

    我闭上眼后,很快就睡着了。这一绝睡得很香,等醒过来时,天已经黑了!

    我使劲揉了揉眼,外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天,我睡得是有多死,双重保险都没醒?

    我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长发美女正趴在那里睡觉!

    我气呼呼地准备找列车员问问下一站还有多久到,可一站起来,我整个人都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