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节 古董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44本章字数:2960字

    正当他俩无路可逃之时,乾炳坤大呵一声:“往这边跑!”

    瘪三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乾炳坤猛地带了出去。二人又开始介乎于疯狂似的逃跑,不知跑了多长时间,瘪三实在是跑不动了,边跑边对乾炳坤说:“乾兄,我实在是跑不动了,你先走吧,别管我。”

    “快跑,我们跑出这段树林,就能暂时性的安全了,如果现在停下来,那些东西会很快追上来,到时候咱俩都会被它们当成祭品。”乾炳坤说道。

    此时他们身后的脚步声似乎越来越近,而瘪三眼看就要跑不动了,一只手被乾炳坤拖着,机械性的向前跑着。突然瘪三好像想到了什么,他忽然停了下来。乾炳坤还想向前跑,但拉着瘪三的手突然间向后一吃力,手没吃住力气,而自己也差点摔了出去。

    乾炳坤回过头对瘪三喊道:“快跑,不跑就死定了。”

    只见瘪三哈着腰,双手捂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说道:“乾兄,你赶紧逃命去吧,我跑不动了。待会我被他们当作祭品后,你赶紧往外跑,我想他们凑足人数后也不会再追你了,快走吧。”

    这时乾炳坤向回走了几步,想要拉瘪三继续跑,突然,他感觉到有人拉他的手,从力量上判断是想将他甩到身后去。由于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狠狠的向身后拉去,,还未等乾炳坤回过头来,他就被甩了回去。等他定神一看,原来刚才拉他的人不是别人,正事瘪三。

    只见瘪三冷冷的笑道:“乾炳坤,对不住啦,我只能把你贡献给那些厉鬼了。你放心,每年的时候我会给你烧些纸钱的,以报答你对我的救命之恩。”

    此时,“咔咔”的脚步声已经逼近,乾炳坤已经感觉到一股股阴冷之气正向自己袭来。正当瘪三以为乾炳坤将被厉鬼慢慢的拉进死亡的深渊时,令他惊讶的一幕出现了。只见乾炳坤面无表情的低着头,然后用刀子将自己手臂画出个口子,鲜血立刻淌了出来,滴在地上。当乾炳坤的血液不断地落到地上时,瘪三发现那些咔咔的脚步声似乎渐行渐远。

    我靠,难道是那些厉鬼逃跑了?这是怎么回事呀?我不能再待在这里了,经过刚才我恩将仇报的那一幕,乾炳坤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断,我还是走为上计吧。瘪三心里琢磨到这,转身便跑。可是他刚跑了几步,却被身后的一个东西拉住。当他回头一看,原来是乾炳坤满脸杀气的瞪着他,同时一只手牢牢的揪着他的衣服。

    正当瘪三疑惑乾炳坤怎么这么快追上他时,只见乾炳坤一只手揪着瘪三的衣服,而另一只手则攥住他的一条腿,最后向上一举竟然将瘪三举了起来。乾炳坤一边举着瘪三,一边正色说道:“来这之前我们从未谋面,刚才救你是念在我们都是一同行事的份上,况且你刚失去两个同伴,看你可怜,所以才想保全你的性命。不过看你执意和你的同伴相聚,那我就成全你。”

    言罢,便将瘪三扔向树林深处的黑暗中。乾炳坤的力量实在惊人,竟然将瘪三扔出去百余米,即便瘪三不被厉鬼所害,恐怕也得活活摔死。乾炳坤将瘪三扔出去后,转身就向树林外跑去。

    瘪三被乾炳坤甩出百余米后,便挂在了一颗树的树杈上。心里琢磨着刚才那个人间大炮还真是够刺激的,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被甩到什么地方了,总之自己没被摔死也算是捡了条命。

    好在自己所悬挂的位置并不算高,离地面也就不到两米,直接从这里跳下去就可以安全着陆。于是他准备将自己的身体从树杈上移开,正当他想从树上下来时,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背后有个东西发出一阵阵粗重的呼吸声,瘪三猛地回头看去,就在他将头转过去的一瞬间,瘪三差点没被吓晕过去。只见他的身后是一张血肉模糊的巨大的人脸,而这张两最为恐怖的是他的眼睛,眼睛深处没有眼珠,只有两个黑漆漆的洞,这两个洞好像能够吞噬一切。瘪三已将下的屎尿齐流了,但是生存的本能还是让他有逃跑的意识。只见他不管自己的排便系统是否正常,用尽所有力气,想撑住树干,然后跳下去。然而当瘪三的手握向树干时,他彻底绝望了,因为他被扔出后,哪里是挂在什么树干上,分明是挂在了这个怪物的手臂上。而这只怪物正用它干枯的像树杈一样的手捏着他的衣服。

    此时昆仑山上,风已经停了,树林显得更为深邃而宁静。突然,一声凄惨无比的叫声划破了沉静的夜色,声音过后,一切似乎又恢复到了以往的平静,之前所发生的惊心动魄的一面,似乎从未发生过。待到第二天阳光在此照到昆仑山之时,山中的美景依旧令人陶醉,山顶直冲云霄的壮丽景象依然令人向往。

    爷爷将故事讲完,拿起茶杯细细的抿了几口。我坐在一旁听得痴迷,见爷爷不再继续讲下去,便问道:“那后来呢?那个乾炳坤下落如何?”

    “乾炳坤?直到现在,已将时隔60多年了,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他,有的说他最终还是未能走出昆仑山,死在那里了,有的说他经历过那事以后便隐居起来,还有的说他现在住在国外,此后再也没回来过。不过这些都是道听途说,至于此人最终下落如何,没有人知道。”

    我非常反感这种没头没尾的故事,就好像有人将你的双眼蒙上,让你吃一道美味的菜肴,而且在你还没吃够的时候就把菜拿走了。这种勾人胃口的故事似乎也是如此。

    爷爷见我对故事的结局似乎略感失望,便说道:“小亦呀,我讲这个故事只是想告诉你,你选择了这一行,就要明白此中的危险。也许现在你还小,只是倒腾一些古玩或是冥器。但是干着一行的人,早晚会自己去寻找宝贝,这也是我们家的传统,所以爷爷我今天所给你讲的故事,也是我之前那几十年在寻宝中所经历的缩影。”

    我向爷爷道别后,便走出他家,便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溜达。回想起自己小的时候,母亲因体寒生下我不久后就去世了,父亲将我拉扯到5岁时,和几个人参与一次盗斗,之后就再也没回来过。从此以后都是爷爷拉扯我长大成人。好在爷爷年轻时干的是古玩玉器等生意,而且他本人对这行也颇有天赋,所以生意越做越好。到了90年代初,我记得那时候家里的月收入就有几万了,要知道当时所谓的万元户都很少,像我们家这样的在本市更是屈指可数。我那阵的记忆全都是我想要什么,爷爷全给我买,直到小学六年级,我的零花钱是同龄人的几倍,用现在的话说那绝对算得上是高帅富。

    我曾记得在我刚上小学的时候,放学后爷爷带着我买一些文具,顺便买一些我最爱吃的零食。当然对当时的我而言,后者的诱惑力无疑是最大的。记得那天买完文具后,爷爷在一处路边摊上看上了一鼎香炉,那鼎香炉看上去非常的陈旧,但爷爷却对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拿着这鼎香炉仔细的段想了半天。我有点不耐烦了,觉得爷爷怎么对这个破烂感兴趣呢?便催促爷爷赶紧去买我喜欢的零食。

    爷爷先稳住了我,然后拿起了一个瓷娃娃问我:“喜欢这个嘛?”

    我点了点头。

    爷爷转头对摊主说道:“我孙子喜欢这个瓷娃娃,多少钱呀?”

    摊主说:“6块钱。”

    按当时的物价,这个价格也不算便宜了。爷爷思索了一会,说道:“你看你这个娃娃做工有一些瑕疵,你看这个眼睛,好像都歪了。”

    摊主不耐烦的说道:“最便宜5块钱卖你,不买就走。”

    那个时候这些小商小贩的生意还是很好做的,他们不愁卖不出去,所以对待顾客自然也不会像现在一样热情。

    爷爷继续问道:“老板,你看这样行吗?我家里刚好缺一个香炉,你把这个娃娃和香炉一起卖我吧,你给开个价。”

    那个摊主想了想,说道:“那这样吧,8块钱,这俩你全拿走。”

    爷爷掏出10元钱,递给了摊主,摊主找给爷爷两元,用报纸将这两样东西包好。爷爷用找来的2块钱给我买了零食。到家后我便先将手里的零食放在一边,开始摆弄那个瓷娃娃。而爷爷则拿出了那鼎香炉,用放大镜仔细的查看香炉上每一个部分。将香炉检查完毕后,我看到爷爷露出了极为喜悦的神色。随后他又抄起了家里的电话,给他的几位好友打了过去,看来似乎是想寻找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