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节 意外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44本章字数:3099字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当年花了3块钱买到的那鼎香炉被爷爷这么转手一卖,竟然卖到了70万,这对当时的人均收入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而爷爷给我买的那个瓷娃娃,现在似乎也升值了。只是从当时的5块钱涨到了现在的10块钱,也算是翻倍了吧。直到现在,这个瓷娃娃还摆在我的店铺中,在一堆古玩玉器中显得非常扎眼。很多人都问我为什么在店里摆上这么个不值钱的玩意。我的回答是:虽然它没有经济价值,但是绝对有纪念意义。第一点是这算是我人生中收藏的第一件古董。第二点是每次看到这个瓷娃娃,我都能想起爷爷用3元钱淘换来了一件价值70万的古董,以此物来激励自己到达爷爷的水准。

    后来爷爷也曾干过几笔低价买入高价卖出的买卖,但都没有刚才所说的悬殊这么大。当然古董行业谁都有打眼的时候,爷爷自然也不会例外,但好在他是个小心谨慎的人,在自己拿不准的情况下,价格太高的他索性就放弃不收了。还有就是价值连城的名人字画,他老人家也不会收,因为在古董中最难辨认真伪的就是名人字画。

    几年前曾经发生过这么一个事,一个商人拿了一副唐伯虎的真迹,想让一些圈内的字画专家鉴定一下价值。当时来了九位在圈内赫赫有名的字画行家,最后所坚定的结果令这个商人哭笑不得。得出的结果是五人觉得这个字画是真迹,少说也值个三千多万,而另外四人则鉴定此画为赝品,一文不值。而且在当时坚定的会场中,这几位行家还差点因为意见不合而大打出手,在当时也着实闹出一番笑话。

    但是2000年以后,随着大家对古玩了解的越来越多,竞争也就越来越激烈,而且像以前那样花3块钱就能买到价值几万或者几十万的古董,这种便宜事已经不可能在这个时代发生了。所有人都看到了古董巨大的利润空间,各个把眼睛擦得雪亮,生怕自己的宝贝被别人骗走。后来干古玩生意的人也越来越多,不管懂行的还是不懂行的,都想插一杠子,打算从古玩这个利润巨大的市场上分一杯羹。

    然而残酷的现实告诉他们,古玩市场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简单,当时就有很多在当时算是有点钱的一些人,就在这里被摔得头破血流,甚至赔的家破人亡。

    虽然爷爷在古玩市场中也算是久经沙场,不会被一些小伎俩轻易地骗到,但是近两年古董市场的大趋势已将告诉他这个市场在逐年走下坡路,随着竞争越来越激励,古董的利润空间也越来越小。现在的收入也只能勉强维持日常的开支,现在所吃的还是以前的老本,但是这并不是长远之计。

    就这样漫无目的在大街上溜达着,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自己家的店铺。想到既然自己已经来了,何不进去看看。我家的店铺坐落在沈阳道古玩市场内,在这条街上也算是数得上号的店铺,当然,这多半要得益于爷爷大半辈子所打下的基础。

    进入店铺内,里面的王管事见到我后,立刻迎上来对我说道:“少爷,您来啦,里面请吧。”说罢摆出一个请的手势,让我到楼上的雅间休息。

    王管事跟着爷爷在这家店铺里也干了三十余年了,此人为人机灵,且嘴甜,所以爷爷很放心的把店铺交给他打理,并给他一些股份。而王管事也非常中心于爷爷,在得到股份后,更把店铺当成自己家的买卖来经营。在他的管理下,店铺在90年代创造了一个辉煌,虽然现在由于大趋势所致,市场已经大不如前,但是王管事仍能做到让店铺盈利,此人的能力可见一斑。

    到了楼上的一间上房,打杂的给我端了一壶上好的碧螺春,我问道:“王叔最近辛苦了,家里事比较多,爷爷那一直不能照看店里的生意,而我对这里的门道又不是太懂,要不是王淑您帮着打点,恐怕这家店早就关门了。”

    “少爷这是说的哪里的话,这些小事本就是我们这些下人应尽的义务,不过店铺不能像以前那样风光,我已经觉得愧对于老爷子了。”王管事说到这里,脸上显露出些许的惭愧。

    “您别这么说,如果真说亏欠,应该是我们刘家亏欠您才对呀。”我客气的回道。

    这时,王管事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少爷,有个事差点忘了跟您说了,前天有个人说要找你,你当时没在店里,就对他说你现在不在,如果却是有急事我就到老爷子家里去找一趟,如果不着急的话,那么让他把联系方式留一下,等见到你了,我就让你跟他联系。可那个人想了一下,说是自己的电话最近停机了,改天再来找你,然后急匆匆的离开了店里。”

    “那个人长的什么样子?”我问道。

    “从外形看年龄和少爷你差不多,个子挺高的,皮肤比较黑,五官吗,倒是长得比较紧凑。说话时嗓子有些沙哑,而且听声音好像不是本地人。”王管事回道。

    我的脑子里将自己所有认识的人过了一遍,可印象里从没有刚才王掌柜所叙述的这个人啊,我再次问道:“王叔,您确认这个人是找我的吗?我印象里并不认识这个人啊。”

    王叔非常肯定的回答我:“没错啊少爷,那个人一进来,就提起你的名字,而且还说有重要的事找你。”

    我愣了半天,竟没说出一句话,按道理说有重要事情找我的人无非就是有好东西,让我鉴赏一下,可是一般找我干这事的都是圈内比较熟的朋友,我还从来没见过哪个愣头青在跟不怎么熟悉的人在一起的时候,把自己的宝贝拿出来供别人鉴赏的。要知道这个行业大多数人都很低调,毕竟如果所有人都知道你家店里有值钱的宝贝,很可能会招来旁人的惦记,甚至有可能招来贼人。

    我仔细回忆了半天,甚至把我小时候穿开裆裤的朋友想了一遍,也想不出是谁,最后干脆也不想了,如果这个人真的找我有急事,估计他肯定会有办法找到我。在店里待了一会儿,觉得也休息够了,便向王掌柜拿了些钱,打算上街买点东西。我的生活就是这样,虽然自幼失去父母,但是也算是衣食无忧,从没有为钱发过愁。感觉自己什么时候钱花光了,自己到店里去取就行,而且我也不是那种浪荡公子哥,整天的挥金如土。一来我家里虽然算是富裕,但跟真正的富二代比还差一截,而且即便我们家里家财万贯,我也不会像那些人一样整天沉迷于享受之中。这也是爷爷打小对我的教育,才使得我有一个较为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从店里取出两千块钱后,便向集市走去。到了喧闹的集市,热闹的气氛似乎让我的心情似乎活跃了不少,开始在集市摊上淘宝。可还没逛两个地摊,就听见身后有人大喊一声:“哎,抓小偷!”

    虽然集市上很乱,但这个中年妇女这一声高分贝的叫喊还是极具穿透力,所有人都开始向四周张望,而我也不自觉的向四周扫视起小偷的方位。只见一个穿着黑色运动装的男子在人群中飞快的跑着,后面紧跟着一位中年妇女。从两个人的速度来判断,再给这个中年妇女加上两条腿,恐怕也追不上这个小偷。

    我平生就喜欢抱打不平,见到小偷即将逃走,而集市上的人似乎并没有一个人想阻拦小偷逃跑的方向。于是我二话不说,垫布拧腰向前窜去。我自小习武,当然这都是爷爷教我的,以至于从我上学起就从来没受到过欺负,一般十几个小流氓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此时我和小偷的距离大概还有10多米远,别说,这个小偷的伸手真算得上敏捷,只见他在人群中山转腾挪,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在人群中而减慢自己的速度。而我就不同了,毕竟没有从人堆里挤出缝隙的经验,不一会儿,那个小偷就没影儿了。

    我暗骂一声,停了下来。转头向那名中年妇女望去,可惜此时已经见不到那名中年妇女的影子了。既然追不上那个小偷,那看来我也没必要非要找到那名中年妇女了。心里不禁感到郁闷,自己好容易有心情去逛逛集市,却碰到这事,于是想掉头回家。这时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是一个皮肤黝黑的年轻人,个头还算蛮高的,不过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他的五官长得比较集中。这时我忽然想到刚才王管事跟我说的那个人,难道就是这个人一直找我?

    我转过身,说道:“你找我有事?”

    那个人说道:“有一要事想跟你商议,这里人多,我们到边上详谈,你觉得如何?”

    其实我真不愿意跟这么一素未谋面的人聊什么重要的事,但是自己的好奇心实在是过于强烈,于是便跟他到了旁边一家在本地非常有名的悦来饭庄。我们俩进入一间雅间,对面而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