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节 奇怪的人影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44本章字数:2987字

    别看这只蜥蜴提醒庞大,但是动作却很敏捷,完成转身以及腾空跃起发起攻击这一系列动作只是在一瞬间。两只锋利的爪子尖锐无比,如果被它抓住恐怕会在瞬间被撕成碎片。

    就在它和阿虎只有不到一米时,阿虎打了个时间差,向那只蜥蜴腾空跃起时的身下滚去,躲过了蜥蜴的攻击。那只蜥蜴再次故技重施,但这一次阿虎在躲过那只蜥蜴攻击时还捎带脚将宝刀刺向蜥蜴的腹部。就听“噗”的一声,刀扎了进去。随后阿虎迅速抽出刀,以极快的速度向前一跃,再次躲到安全的地方。只听那蜥蜴怪叫一声,可还未等他反应过来,阿虎窜到蜥蜴的身后,用力将它的两条后腿抬了起来,然后高喊一声:“走”。这只蜥蜴被阿虎翻了过来。此时蜥蜴肚皮朝上,弱点已经全部暴露出来。阿虎看准时机,连忙向那只蜥蜴腹部连刺几到,那只蜥蜴挣扎了一会,便不再动弹。

    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我是彻底被阿虎的伸手所折服,难怪疯子会说带上他可保我们安全。至少刚才如果换成是我单挑那只蜥蜴的话,恐怕我早就被吃掉了。

    除疯子外,在场的所有人也不禁对阿虎的身手连连称赞。这时从隧道的深处又传来了一阵巨响,阿虎叫道:“快走,这种东西在洞内肯定不止一只,趁它们的同伴还没来之前,赶紧离开这里。”

    于是我们一行人立刻带上装备,向隧道深处走去。走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又看到了一条岔路,于是我们依然按照之前的定律向左边的通道走去,走了不一会,朱浩和闷雷再次停住了脚步。就在大家以为又遇到什么状况时,闷雷说道:“我们好像又回来了。”

    我走到闷雷身边,问道:“什么情况?”

    闷雷回道:“在遇到尸蛊之前,我发觉自己的一只手电找不到了,因为自己还有矿灯,手电只是应急使用,为了不影响大家的前行速度,我也没再回去找它。可你看,”说着,闷雷将手里的一支手电递给了我。“这是我刚捡到的,肯定是我刚丢的手电,上面还贴有写着我的名字的标签。”

    在一旁的朱浩也确认这是闷雷刚从墙壁的石崖上捡到的手电,我相信闷雷说的的确是实话,他也没必要说这个谎。

    不知何时石子已经站在我身边,对我说道:“我们好像又回到了刚才走过的通道,可很奇怪的是竟然没碰到尸蛊,也没有遇到倒下的那座石像和巨型蜥蜴。”

    我仔细琢磨一下,如果我们又回到原先的通道,那么至少会碰到向后撤退的尸蛊,如果没有碰到的话说明我们现在的线路是一条新的通道,可这又怎么解释闷雷所丢失的手电呢?

    这时锦楠问道:“会不会是刚才那些尸蛊从其他的入口逃走了,等我们回来时正好和它们错开?”

    锦楠说的也有一定道理,可石像和巨型蜥蜴的尸体该怎么解释呢?

    这时阿虎拿出砍刀,在墙壁上刻下“到此一游”这四个字。我明白阿虎的意思,如果我们如果再走回来,就会看到现在所做下的记号。于是我们一行人继续向前走,一路上平安无事,走了一会儿,我们有又到了一个岔路口,依旧按照之前的规则向左通道前行。这次我们走的非常小心,除了闷雷和朱浩的矿灯照向前方,我们其余的人都将探灯照相两边的墙壁,看看能否找到之前阿虎所留下的记号。一直到我们走到又一个岔路口时,依旧没有发现记号,

    静子说道:“刚才一路走来并没有发现记号,是不是说明我们所走的每一条通道都是新的线路?”

    我隐约感觉到这里并没有那么简单,在某些环节上肯定有一些不符合常理的现象,但到底哪里不太对进我一时半会也想不出来。这时阿虎对我们说到:“两侧的石头还是没变化,但是路换了。”

    我顿时明白过来,其实我们走的还是以前的老路,我们之前所有的场景全换了,至于闷雷的手电,那是因为闷雷的手电夹在了石壁中,如果手电掉在地上的话,相信也不可能找得到了。这么一来,我得出了一个结论,于是便对大家说道:“阿虎说的没错,我们所走的路是新的道路,但是我们周边的场景都是一模一样的。这说明这里出现了墙壁的重叠,照这样走下去恐怕一辈子都走不出去。”

    “什么事墙壁重叠?”锦楠惊恐的问道。

    “这个一两句很难解释明白,大体意思就是假如你走在一条崎岖的小路上,而你自己不自觉的开始在这条路上绕圈,但你是感觉不到的,因为你没走一步你身后的路面就会发生变化,所以你根本看不到之前留下的脚印。”我对锦楠解释道。

    “哎,要不是闷雷的手电,我们恐怕还要继续在这里绕下去。”疯子说道。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要不走右边的岔口试试?”石子问道。

    “这个插口完全是为了迷惑人的,无论从哪边走都会回到原地。”阿虎说道。

    “那我们怎么办?”静子问。

    “我们再走一遍,记住,一定要听我指挥而且必须要跟上,谁要是掉队了,恐怕永远也出不去了。”阿虎说道。

    见阿虎好像很有把握,大家便将装备背好,由阿虎带路,向右路的岔口走去。

    队伍大概行进了20分钟左右,阿虎示意大家停下,并说道:“现在我们掉头向身后冲刺,能跑多快跑多快,我来垫后,记住无论身后发生什么事,千万不要回头。”

    于是我们集体向后转去,开始全力冲刺。由于每个人身上的装备分量都不清,跑起来非常吃力。尤其是石子,他的背包里都是一些枪械,比我们的背包要重上许多。慢慢的,石子开始和大部队拉开了距离。我觉得不能就这样把他甩下,想回去找他,但由于阿虎警告过不能回头,所以我只能放慢速度等着石子超过我。我觉得我的速度慢的已经跟走路差不多了,可还没有听到深厚的脚步声。心里顿觉不妙,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身后至少还有两个人,石子由于负担太重估计可能不想跑了,但是阿虎总应该能跟得上把,看他那身手,估计我们这些人加在一起都不是他的对手。这时我将矿灯向身后照去,想慢慢的回过头看看身后的情况,突然我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不是告诉你别回头吗?快走!”

    这声音一听就是阿虎的,话音刚过,他就拽着我的胳膊向身后的方向一股脑的跑去。我几乎是卯足了所有力气才勉强跟上阿虎的速度,跑了大概有一刻钟左右,我发现前面出现了一丝亮光,由于距离太远我还无法看清是出口的光线还是前方部队的矿灯,不过从光线的强度来看,那种光亮决不是几支矿灯能够发出来的。

    又跑了一会儿,我和阿虎终于跑到了亮光所在的地方,疯子他们估计也是刚到不久,一个个坐在地上气喘吁吁的。等我们把气喘匀后,开始清点人数。让我比较诧异的是,我们没有一个人掉队,正好八个人。此时我的心情非常复杂,我刚才明明感觉一开始还跑在我前面的石子被我超越,虽说洞内的光线很差,但我从背影来判断那个人肯定是石子。

    想到这,我走到石子跟前,问道:“石子,你什么时候跑过来的?我怎么记得你在我身后呢?”

    是自用一种莫名其妙的表情看着我说道:“我一直都跟在大部队中间呀,而且疯子和闷雷都一直在我旁边。刚才我还问他俩你和阿虎怎么没有跟上呢。”

    我看了一眼疯子,他点点头确认了石子的回答。此时我的身体不自觉的感到一种寒意,那是种从内心散发出来恐惧感。如果刚才那个人不是石子,也不是队伍里的人,那会是谁呢?难道说是另有其人?可谁会到这鬼地方来呢?如果不是活人的话,难道说是鬼?

    这时阿虎把我拉到一边,小声的问道:“你刚才也看见了?”

    我点了点头,阿虎继续说道:“刚才那个人影决不是咱们队伍里的人。”

    虽然阿虎也见到了那个人影令我稍许欣慰,但听他这么一说,心又凉了一截。

    “你确定刚才那个是人?谁会到这个鬼地方来呢?”我问道。

    “一开始我也以为是我们队伍里的人,于是在接近他的时候想带着他一起跑。可我刚抓住他的胳膊时他却手腕一抖挣脱开了,于是我感觉到不对劲,但当时他已经在我身后,我不能回头,所以只能带着你你尽快向出口跑。”阿虎说。

    我忽然意识到刚才我的处境有多危险,如果不是阿虎断后,恐怕我再也出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