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节 尸变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44本章字数:3065字

    我扫视了一下周边的环境,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似乎是人工修建成的,发出亮光的就是放在正中间的两盏长明灯。周边的墙壁都是用大理石垒成的,且墙壁的花纹雕刻的非常精细,看墙壁的图案好像在描述着一个故事,顺序应该是从左至右发展的。起先是一支很有规模的队伍在抬着一个棺材,随后他们走进了昆仑山的内部,进入山体内部的人要比先前队伍的人数少了很多。这些人到达一处棺椁所在的地方停了下来,将棺材放入棺椁之内。之后的事情就显得有一些古怪了,只见那些人将棺椁的盖子合上后,分别躺在棺椁的周边,从他们脸上的表情来看,似乎在静静的等待着死亡的来临。然而后面的场景更加匪夷所思,只见这些人用刀分别将自己的右手手臂砍断,然后将断掉的手臂放在棺椁上,手臂所流出的血液向棺椁内流去,而这些断了手臂的人很快便倒在了棺椁旁边。

    看着图案上所描述的故事,我感觉到有一些诡异,这些人似乎在进行着一种祭祀的仪式,但什么样的祭祀要把手臂砍下来放在棺椁上?

    此时疯子也仔细的端详着墙壁上的图案,对我说道:“从服饰上看,这些人应该是元代的蒙古人。这口棺材恐怕是用火文玉做的,这种玉可保尸体万年不腐,加上活人的血液可以让火文玉的作用发挥到极致,据说尸体长时间在血液沾染的火文玉中,不仅会让尸体万年不腐,而且还会让其五脏六腑慢慢恢复原有的功能。只是这种火文玉实在是世间罕见,能用这种宝玉打造成管材,恐怕秦始皇也无法做到。至于为什么要将手臂砍下放置棺椁之上,我还从未见过这种祭祀仪式。”

    “这种仪式是想让棺椁内的尸体接收外面那些死人的怨气,。”阿虎突然开口说道:“接收怨气的尸体再加上火文玉的作用据说可以让尸体复活。”

    复活?沃勒割去,我无法想象几百年前的老粽子如今还能够复活,那他如果哪天一高兴,走出墓室后打算去超市或者商场买一些日用品,还不得把人吓个半死?

    这时阿虎又说道:“看样子这里是一座墓室,规模应该小不了,而且这里的墓主人很有可能就是墙壁上所描述的那个棺椁里的人。”

    我们每个人都感觉到这里的环境实在是诡异,先是碰到一大群尸蛊和巨型蜥蜴,然后又碰到怎么走也走不出去的通道,在逃出通道的同时又碰到一个不明身份的人,而现在又面对墙壁上所描述的仪式,我有些后悔来到这了,但事已至此,既然来了就别回头。况且我们现在已经无法找到回去的路了,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前进。

    闷雷、石子和朱浩研究着队伍的阵型,由于前方的通道比较狭窄,只能够同时容纳两个人进入。于是三人商议后决定:朱浩和闷雷还是走在队伍的前列探路,石子和阿虎在她们俩身后,锦楠和静子在第三排,而我和疯子负责断后。而石子也祝福闷雷和朱浩把枪拿出来,这座墓室里的环境太过于诡异,一旦遇到什么怪物或者粽子也好先下手为强。

    我们列好队伍,开始小心谨慎的向通道内前进,走了没多会儿,就又进入了一间墓室,这里面的墙壁和上一间没有太大的区别,唯一不同的是里面放置了一口檀木棺材,棺材盖子是打开的,里面什么也没有。我们并没有在意,以为这是墓主人用不到这口棺材,随便放在这里的。于是我们继续向通道内走去,再次到达第三间墓室,这间墓室也有一口棺材,和之前的那间墓室的情况一样,棺材盖被打开,里面什么都没有。

    石子破口大骂到:“妈的。这是什么破地方,破棺材没有尸体也就罢了,连一件像样的东西都没有。”

    疯子劝道:“盗墓并非我们这次来的唯一目的,而且据我推测,值钱的东西应该都在里面,我们得快点赶路了。”

    于是队伍继续向墓道的深处走去,就在离开墓室的时候,我看到阿虎的眼神里闪现出一丝不安,以他的身手以及所见过的市面,能够让他感到不安的事估计下不了,于是我走到阿虎跟前,轻声的问道:“阿虎,你刚才是不是觉得哪里不妥?”

    “这些棺材明显是被打开不久的,我现在还不清楚是被外力还是棺材内部的力量打开的棺材盖子。”阿虎回道。

    我心说甭管内力还是外力,估计都不是什么好事。如果是外力,证明在这个墓室里,肯定有其他人先我们一步进入墓室。想到这时我不禁想起了刚才在隧道里那个神秘的人影。如果要是来自棺材内部的力量把盖子打开,那么过不了多久我肯定会遇到生平第一次碰见的“粽子”。

    想到这,我小腿肚子不禁抖了起来,但害怕归害怕,我们还得完成原先预定的任务。于是我们继续向前走去,一连过了大概十个左右刚才那样的墓室,我们来到了一条非常宽敞的甬道,用到的两边排放着非常整齐的雕像,没一尊雕像都雕刻的栩栩如生。穿过甬道,我们来到了一间比刚才大上二十倍左右的墓室,这个墓室的建筑比较有特点,四周的墙壁被刷成了褐色,在本就光线不足的屋内显得更加黑暗,给人一种四周墙壁上被魄上血的错觉。

    这时静子惊呼道:“啊!这里有人!”

    我们立刻用矿灯向静子所指的方向照去,只见一个人披头散发的坐在一尊石台上,由于光线不足,无法看清他的脸,不过从身形上应该是个女人。

    静子和锦楠被吓得脸色苍白,不敢动弹,石子和闷雷也面色凝重的注视着个那人。突然朱浩大呵一声:“请问阁下尊姓大名?难道也是来盗斗的?”

    对方没有回答,朱浩有些不悦,便对我们说:“我去看看那个东西是人是鬼,如果是鬼我就给他来一枪。”

    我心说如果真的要事鬼,你的枪还有什么用?

    还未等我们制止,朱浩便一个箭步窜了出去,向那个人走了过去。我和疯子对视一眼,也跟了过去。临走时我还嘱咐了一下石子、闷雷照顾好锦楠和静子,又吩咐阿虎一旦我们那出现什么变故,赶紧过来接应我们。

    于是我和疯子紧跟在朱浩的身后,慢慢的靠近了那个人。在距离那个人5米左右的地方,我们终于把那个人看的一清二楚。只见坐着的是一具干枯的古尸,除了头发还很茂盛外,身上只有干枯的白骨。头发将脸挡的严严实实,估计这句古尸脸部的情况和身上应该不会差太多。我转身向爱护他们做了一个OK的手势,示意这里已经没有危险了。朱浩还顺便在古尸的周边找找有没有值钱的东西。

    我们仔细的找了一遍,发现并没有什么值得带走的东西,朱浩不禁又骂了一句,于是我们三准备回到队伍中再次出发。正当我们准备向会走的时候,刚转过身,就看到阿虎拼命向我们这边跑过来。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听到阿虎喊道:“你们仨赶紧过来,快!”

    我本能的回了一下头,想看看身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有句话叫好奇心害死猫,我现在的行为果然验证了这句话。我一回头,就看到刚才还坐在那里的那具古尸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身体发出咔咔的脆响,估计长时间没活动了,关节多少有一些生涩。见到如此场景,我立刻扭过头准备开溜,这时我发现朱浩和疯子早就跑出老远了。我暗骂到这两个混蛋真不讲义气。

    突然,我感觉到我的后背被一只手牢牢的摁住,然后就好像有什么尖锐的东西要伸进我的肉里。得亏我自小习武,接着往下摁的力量我以极快的速度趴在地上,然后一个就地十八滚,暂时逃离了那只手的攻击。正在我准备要起身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力量将我摁倒在地,此时我的脸正和那具古尸的连对上,距离也就十厘米左右,这倒把这句古尸的样子看个真切。只见他眼窝里已经没有眼珠,只剩下深邃而空洞两个黑漆漆的窟窿。嘴里的牙已经脱落大半,两只手正死死的卡住我的脖子。那具女尸的力量极大,我尝试了几次都无法挣脱。这时一只脚狠狠地踢向那具尸体,将它从我的身上踢走。我躺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

    我逐渐恢复了一些意识,于是起身看向阿虎,只见他还在于故事缠斗,但阿虎明显已经占据上风。那具古尸向阿虎猛扑了几次,但都被阿虎轻松躲开。于是古尸改变策略,准备攻击阿虎的下三路。只见那具古尸蹲下身子,然后像一只蛤蟆一样贴着地面猛地向阿虎窜去,眨眼间已经到了阿虎的近前。我刚要喊小心,却看到阿虎早已将脚抬高,然后狠狠的向下一跺,故事的脑袋被踩得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