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节 祭祀的棺椁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44本章字数:3043字

    我终于明白阿虎刚才在我们出发前插刀的用意,这个人不但身手了得,而且心思缜密,自己对阿虎的敬佩不禁再次提升了一个高度。

    “那我们要不要进去看一看?”疯子问道。

    “先别急,我们再摸索一下这里还有没有其他的墓道。”阿虎回道。

    于是我们又继续向前摸索着,直到找到了我们来时的墓道。看来这个空间里只有三条墓道,一是我们来时的那条,二是我们在来时墓道对面找到的那条,这第三条便是我们刚刚找到的。而石子他们很有可能是顺着这条墓道进去的,才没有和我们碰面。

    可是这里有说不通的地方,如果石子他们发现了新的墓道,肯定会用对讲机告诉我们的,之前我们用对讲机沟通时一切都很正常呀。这在逻辑上根本就说不通啊。

    “我们先从那条墓道进去,如果发现不对劲,再退回来。”阿虎说道。

    于是我们向刚才那条墓道走去,一直到我们走到了一处死角,都没有找到那条墓道,我们所经过的地方全都是墙壁,我顿时觉得后背冷汗直冒,那条墓道居然没了。

    我们怕刚才没有留意,于是又顺来回走了三遍,依然全是墙壁。难道刚才我们出现幻觉了,可四个人同时出现幻觉的可能性也太小了吧。我们四个人面面相觑,都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阿疯子说道:“这个地方真他娘的邪门,我们不宜久留,先从刚才找到的那条墓道出去,再作打算。”

    我对着空旷的墓室大声的呼喊了几声石子他们,还是没有任何回应。于是我们又旅着墙壁向前走着,此时我们的心情非常沉重。一是对于刚才那个诡异的现象心有余悸,二是石子他们到现在还下落不明。

    转了两个弯,再次找到那条墓道,万幸的是这条墓道没有消失。于是我们四人向墓道的深处走去。这条墓道两旁的墙壁一一对称的雕刻着很多神色呆滞的古人,手臂垂直的呆站在那里,使得本就阴暗的墓道显得更加诡异。

    这条墓道与之前的那些墓道相比长了很多,我们走了大概二十分钟,依然看不到墓道的尽头,这时阿虎突然让我们停住,我问怎么了?他没有回答我,只使用矿灯照着墙壁上所雕刻的人像。看了大概有五分多钟,阿虎突然说了一句:“这些人在动啊。”

    我的冷汗又一次冒了出来,于是也死死的盯着人像,仔细一看,果然发现墙壁上人像的手臂慢慢抬了起来,如果不是观察的很仔细,根本发现不到。我用矿灯照了附近的几个人像,发现这几个人像也在动,难道这条墓道的人像是活的?

    这时阿虎又对我们说到:“他们是想靠近我们,咱们必须赶紧逃出去。”

    这条墓道不知道有多长,向前跑的话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才能出去,如果要撤回去的话,以跑步的速度估计需要五分钟左右,但想到我们又回到那空旷的墓室,那种诡异的无助感实在是让我们厌烦,于是我们决定赌一把,向前方加速前进。

    我们就这么一路小跑着,两侧的墙壁上开始出现凸痕,慢慢的这些凸痕变成了人手的样子。我心说坏了,看来这些人像真的是要靠近我们,而且从先探出手臂的动作看,它们即便不把我们掐死,也会把我们带到他们的世界。

    我们加快脚步,想在这些人像的手伸出来之前逃离这条墓道,好在这些人像动作非常迟缓,我们跑了大概不到十分钟,总算逃出了墓道。我们四人大口的喘着粗气,来到这里什么还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却跑了两次长跑。看来我们此行必定会艰难无比。

    休息了一会儿,我用矿灯向刚才的墓道照去,这一照差点吓得我将手中的矿灯扔了出去。只见墓道内已经被密密麻麻的手臂所占据,而墙壁上,这些人像的半只头已经弹出了墙壁,两只血红色的眼睛发生凄惨无比的红光。

    疯子大声说道:“我们赶紧离开这,他们马上就出来了。”

    于是我们继续前行,这些石像虽然看起来比较恐怖,但它们毕竟行动缓慢,估计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追上我们,所以我们这一次采取步行前进。

    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一个比较幽暗的珥室,穿过这里,我们又来到了一间墓室,这间墓室虽然比不上之前的那间大,但空间也不算小,这时疯子拿出了探灯,将探灯调整好后,把开光打开。探灯的灯光将墓室内照的通亮。与此同时,我们也被眼前所看到的景象震惊了。只见墓室的正中间摆放着一口巨型的血红色的青铜棺椁,有2米高5米长3米宽,棺椁的盖上放着许多手臂的骸骨,骸骨长时间放在棺椁之上已经和棺椁融为一体。棺椁的下面,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具干尸,这些干尸没有经过处理,只剩下骨头架子散落在地上。我们眼前所展现的场景似乎就是进入第一间墓室时墙壁上所刻画的内容。

    “这里似乎在进行着某种仪式,但不知道为什么,仪式并没有达到他们想要的结果。”阿虎说道。

    “这是什么仪式?”我问道。

    “这种仪式叫做祭魂,目的就是用生人之血将死者的尸体覆盖,使其不腐烂。据说有的人可以利用这种仪式将其复活。不过至今为止,还未听说过这种成功的案例。”阿虎说。

    “那你说现在这里面的东西,会不会是活的?”锦楠问道。

    “不知道,不过从仪式的规模来看,用那么多人的血来灌溉尸体,应该不仅仅是为了尸体不腐。”阿虎说。

    从刚才墙壁上所刻画得内容可以判断出,这些人都是自己将手臂砍下,然后死在了棺椁旁边。

    “看来他们是想让棺椁里的人尸体复活,但最后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没有成功。”疯子说道。

    这时阿虎径直的向棺椁走去,我、疯子和锦楠也跟在阿虎的后面走了过去。走到棺椁跟前,阿虎先是推了推棺椁的盖子,盖子纹丝不动。然后纵身一跃跳在了棺椁的上面。我叫他当心一点,毕竟这里面的东西也有几百年了,难保会有一些不寻常的事情发生。

    阿虎点了点头,然后在棺椁的盖上仔细寻找着什么。不一会,阿虎好像发现了什么,只听到他轻轻的敲打着棺椁的盖子,突然,就听到棺椁里也传来了敲打声,我们仔细一听,这声音确实是从棺椁里发出来的。而且阿虎每敲打一声,里面就会回应一下。

    我们立刻警觉起来,阿虎从棺椁的盖子上跳了下来,对我们说到:“天啊,难道他们是打算让这里面的东西几百年后再苏醒吗?”

    锦楠说道:“要是这样的话,我们应该早点离开这里为妙。”

    疯子说:“如果就这样离开,我们的心里总会不踏实,谁知道这个东西什么时候会出来,不如把盖子打开,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哪怕他是个百年老粽子,我们也要和他斗上一斗,既然敢下墓摸金,就不怕遇到邪物。锦楠,你把矿灯打开对准这个棺椁,探灯的光线不够,我怕一会打开盖子的时候一时看不清里面。刘子,把枪上膛,不管什么东西出来对准他的脑袋先来一枪。阿虎,准备好你的刀,我么能不能活命全看你的了。我来开馆。”

    说完,疯子用手顶住棺椁盖子的一边,准备盖子打开。我已经把枪的保险栓拉开,对着棺椁,锦楠打开矿灯,也对着棺椁,不过光线有点抖动,看得出来,她有些紧张。阿虎已将身上的宝刀抽了出来,横在腰前,看他的样子倒是非常镇定。

    疯子猛地一用力,棺椁的盖子被推开一道缝,里面的气味瞬间窜了出来。这是一种不太好形容的气味,腐烂的气息里却包含着淡淡的檀香。疯子卯足力气,将棺椁的盖子整个掀了起来,我们顺势爬了上去。矿灯的灯光瞬间就照亮了整个棺椁的内部。

    只见棺椁里放着一口火文玉所打造的棺材,管材的表面显得鲜红异常,就像是刚刚用血冲刷过一样。棺材的周边放着许多玉碗,每只碗内盛放着一个黑色的球型物体。

    还未等我们反应过来,疯子先跳了下去,抓起一个玉碗仔细的端详着,然后开口问道:“这碗绝对是好东西,咱们得把这些碗带走,到古玩市场上一卖,每一个少说也得值个几百万。只是这碗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阿虎也跳了下去,拿起一只碗看了看,然后说道:“这是心脏,但究竟是什么动物我还说不好,年头实在太长了,已经完全干枯了。”

    我感觉到一阵恶心,疯子估计和我的感受差不多,赶紧把碗翻个个,想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可能是由于放置时间太长,疯子费了半天劲也无法将里面恶心的东西弄出来。锦楠还是趴在棺椁的边缘为我们照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