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节 背后的实情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44本章字数:3026字

    突然里面的棺材开始轻微的都动起来,而且抖动的越来越剧烈。阿虎大声的催促我们赶紧撤离棺椁,锦楠由于一直在棺椁的边缘,很快便爬了下去。而我们三个需要从里面逃出去,而且里面并不像外面一样有棱角,我和疯子试了半天,都无法窜上去。

    这时阿虎叫道:“踩着我的肩膀上去!”

    “那你怎么办?”我问道。

    “别废话了。”阿虎说完,两只手分别将我和疯子提了起来,扔了上去。我和疯子借势扶住棺椁的边缘,翻了过去。我俩连滚带爬的摔在地上,也顾不得疼痛,转身就向棺椁看去,锦楠也跑到我俩身边,问我俩伤势如何?我俩摆了摆手,示意并无大碍,我们真正担心的是还在里面的阿虎。

    突然,棺椁的上方窜出了一个人,正是阿虎。他先是跳到了棺椁的边缘,然后如蜻蜓点水一般从边缘轻轻的落在地上。随后将手中的宝刀抽出。

    “里面的东西起变化了,你们都躲开点。”阿虎说道。

    我是不可能让他一个人应战的,将枪掏了出来。疯子不知从哪里逃出了黑驴蹄子,一般在墓穴里发生尸变,最管用的应该就是这个东西。

    我示意锦楠往后躲远一点,一来是怕一会出来的东西吓到她,而来怕在和里面的粽子争斗中伤到她。可锦楠似乎没有退缩的意思,反而从包里拿出一颗燃烧弹,紧接着扔进了棺椁里。棺椁里瞬间燃起了熊熊烈火,随后棺椁也停止了抖动。

    我诧异的看着锦楠,对她说道:“你刚才所表现出的害怕都是装的吧?”

    锦楠回道:“敢来这里的人,怎么可能没有一些过人之处呢?”

    我呆呆的看着锦楠,现在的锦楠和刚才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疯子对锦楠说道:“我的小姑奶奶,您这一烧,里面的东西可全毁了。”

    锦楠说道:“刚才如果我们不先出手,里面的东西我们恐怕应付不了,干这么危险的行当,自然应该是保命要紧。而且我想这墓里不仅仅有这些宝贝,所以我权衡了一下,还是一把火把他们都烧了比较好。”

    锦楠的话说的很有道理,疯子无法辩驳,只能对这棺椁叹气。我们观察了一会儿,估计这火一时半会儿应该灭不了,眼下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等我们去做,必须继续赶路。于是我们收拾装备,继续向里走去。

    刚走几步,就听到身后一声巨响。我们立刻回头看去,只见之前的棺椁竟然完全的裂开了,裂开的碎片散落在地上,只有火文玉的棺材还完好无损的摆在那里,疯子一手端起枪,一手拿出黑驴蹄子,做出迎战的准备。

    阿虎说道:“用火都烧不死他,里面的东西很有可能不是粽子。”

    我诧异的问道:“这里面除了粽子难道还有别的东西吗?”

    阿虎说:“大型墓室里,什么东西都会有的,只是一般人只知道粽子而已。”

    突然棺材的盖子弹了出去,我们看到从里面爬出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虽然看不清她的脸,但从身形上来看,那肯定是个女的。火烧在她的头发上,

    “妈的,在棺材里躺了几百年居然复活了。”说着,疯子举起枪瞄向那个粽子的头部。

    这时阿虎制止了疯子,对他说道:“别开枪,这东西不是粽子,常规手段对它没有用处。”

    说完,阿虎便向那个东西走了过去。当阿虎离它仅有一米左右时,阿虎停了下来,那个东西也缓缓的抬起了头,注视着阿虎。当它把头抬起来时,我才看清这个东西的面容。苍白的脸上挂着两个幽怨无比的黑洞,令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个东西没有鼻子和嘴。我不禁骇然,想劝阿虎赶紧离开,可不知怎地,眼前的气氛竟然让我不敢开口,我怕一旦我打破了此刻的平静,那个东西会将我们吞噬掉。

    就这样僵持了大概3分钟左右,我忽然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像是夏天时的蝉叫,而且这个声音好像是从阿虎的嗓子里发出来的。正在我怀疑这可能是我的错觉时,我发现那个东西用相同的声音作出回应。我的天啊,不会吧?阿虎居然在和那个东西对话,此时的景象已经完全超越了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范畴。而疯子和锦楠也和我差不多,都等着大大的眼睛,目睹者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要说锦楠吃惊是很正常的,可疯子应该对阿虎有一定的了解,难道阿虎在这次的行动中第一次使出真本领?那我岂不是太幸运了?

    这时,疯子用颤抖的语气说道:“阿虎在用阴间的语言对话。”

    阿虎用阴间的语言对话,按照我所了解的信息来推断,粽子没有思考能力,更没有语言能力。难道说这个东西是鬼?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可算是开了眼界了。

    阿虎和那个女鬼又交流了一会儿,似乎达成了某种协议,那个女鬼回到了棺材内。阿虎将燃烧弹踢到一边,将棺材盖盖上,然后毕恭毕敬的磕了三个响头后,起身回到我们身边。对我们说道:“我们必须赶快找到石子他们,而且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我们此行的目的。”

    我问阿虎刚才那个到底是什么东西,阿虎说:“现在我们时间不多,等出去后我再和你们解释。但那个东西你们对付不了,它现在暂时还没有发生异变,但我不敢保证我们绝对的安全。”

    我们不敢耽搁,赶紧拿起行囊继续向里走去。走了大概十多分钟,我们穿过了一条幽暗的小路后,竟然到达了山体的外部。此时天色已晚,无数的星星挂在天上,显得格外惬意。看来不知不觉中我们居然在山的内部走了一天。虽然我们历经了许多危险但仍旧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虽然现在和石子他们暂时失去了联络,但能够重见天日,心情还是舒畅很多。

    我们现在还无法辨识自己在昆仑山的具体位置,只能凭借星星的坐标判断出我们仍在山的西面。原来刚才我们所走的路线一直都是在山体内向山行走的。我不禁暗骂:早知道这样我们就别进那个洞里了,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不说,还差点把命搭进去,另外四名队友的生死还是未知数,这次行动显然有些得不偿失啊。

    但抱怨归抱怨,眼下所要解决的应该是自己的肚皮问题。我们四人围坐在一块石头上,锦楠的背包里应该有足够的粮食,而且我在出门之前也带了些方便面,这些东西足够我们吃上十天的。我们一边吃着一边分析当前的形式。

    “我们现在情况不太乐观,现在第一要干的事是去找石子,如果山体里只有这一个出口的话,我想他们应该还没出来。”我先说道。

    “他们不会出来的,也不想出来。”疯子说道。

    我突然一愣,还未等我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时,我发现疯子和阿虎正用冰冷的眼神看向锦楠。锦楠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低声的说道:“你们瞪着我干嘛?”

    “你别再装傻了,快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带我们到这里究竟想要干什么?”疯子问道。

    锦楠用一种莫名其妙的表情看着疯子,疯子又说道:“你们根本不是常年从事盗斗生意的,因为盗斗的人,身上总会留下某种气味,而你们这些人没有一个有这种气味的。而且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刘子的父辈们留下的线索,你们这次来恐怕是另有目的吧?”

    锦楠冷笑道:“你猜得大体上是对的,但你们这几个大男人判断方向出现了错误,我和他们并不是一伙的。石子和我是同一家公司的人,但我们本就是公司里的两股势力,这次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要找到一件名叫按月石的宝物。之所以要带上大刘,是因为他的父亲也曾在我们的公司工作过,而且在十几年前,公司派他到这里寻找过这件宝物,但不知什么原因,这个人从此销声匿迹。所以我们这次还要确认宝物是否已经被拿走了,如果真的是被大刘的父亲拿走了,恐怕石子他们就会用大刘当人质,因他父亲现身。”

    “这是家什么公司?为什么你这么轻易的就把这么复杂的计划告诉我们?”我问道。

    “我之前已经说过了,我和石子本就不是一个派系的,这次如果他们真的能够立功,对我们这股势力而言,在公司的地位会大大受挫。所以我的本意还是希望他们的计划落空。”锦楠回道。

    此时我的脑子里乱的要命,我无法想象我竟然被自己父亲的公司套进精心设计好的局里,如果要不是疯子和阿虎看出了这里的破绽,恐怕我能不能活着从这里出来还是个未知数呢。

    不过听锦楠这么一说,我可以完全肯定父亲至少曾经来过这里,如果我们仔细的找下去,肯定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