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节 获救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44本章字数:3054字

    “既然你并非跟石子他们一伙,那你来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疯子问道。

    “基于上次的教训,公司决定由我来监督石子他们的举动,他们也明白我此行的目的,虽然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上级的命令必须服从。从刚才我们分成两队开始行动时,我就觉得他们有可能会撇下我,单独行动,后来果然验证了。”锦楠说道。

    “可照你刚才所说,你们费尽心思把刘子带到这里,说明他对这件事情起着重要的作用,但石子他们怎么会轻易撇下这么重要的一个人?”疯子问。

    “拉他下水是公司的意思,而非石子本人的意愿。所以他们只需要把刘子带到这里就行,所以在墓室分组行动的时候,他们那四个人可以顺理成章甩开我们。”锦楠说。

    “你的意思是他们是想将这里的宝物据为己有?”疯子问。

    “这只是我的猜测,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种可能性很大。”锦楠说。

    “你还没有回答我这是家什么公司?”我问道。

    “公司的信息我不会透露给你们,总之这是一个很庞大的组织,任何一支规模很大的盗斗行动都与这家公司有脱不清的关系。”锦楠看了看我,又说道:“大刘子,有一点你可以放心,这个公司里,至少我不会加害于你,因为在这里,只有我的父亲和你父亲是曾经的战友。”

    我现在已经不会再相信他们这些人了,于是说道:“你是想借着石子这件事来获取我的信任?”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锦楠从怀里掏出一个玉佩,对我说道:“这件玉佩你也应该有吧?”

    我仔细的看了一下,也从怀里掏出一直一模一样的玉佩。我的这只是父亲留给我唯一的念想,这是他以前盗斗时弄到的,当时这个玉佩在世上尽此一对,一个是我这块,而另一块是给了他最要好的朋友,据说这个朋友也是经常和他从事盗斗这行。

    但我不能仅凭一块玉佩就完全相信他,毕竟他们这些人刚刚欺骗过我,我不可能二到这么容易就被骗第二次。谁知道这件玉佩是不是他父亲给他的?不过基于目前的形式,还得和她把关系处好,于是我假装一副很相信的样子。不管锦楠信不信,反正我是相信我信了。

    我们吃过饭后,准备继续赶夜路,这里的环境是不允许我们睡觉得,谁知道会不会在你睡着的时候,一只粽子走到你的面前,用眼睛盯着你。

    夜晚昆仑山的西侧显得更加鬼气森森,我们沿着陡峭的山路走到一小片树林附近,然后又继续向树林里走去。刚进入树林,阿虎叫我们先停一下。

    我连忙回头问什么情况?阿虎说道:“这里怎么会有死人的味道?”

    我仔细品味一下四周的空气,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空气本身的味道,感觉里面确实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闻的气味。

    疯子说:“有没有可能是刚才我们所经过的那个墓室里传过来的?”

    阿虎说:“墓室里的气味不可能传到外面,在这里能闻到这种气味只有一种可能,说明这里本身就是一座墓穴。”

    “你是说这片树林是封闭的墓穴?可我们能够看见天上的星星啊。”我问道。

    阿虎并没有回答我,只是抢过疯子的手枪,朝天开了一枪。就在强打出的一瞬间,子弹像是击中了什么东西,发出一声脆响。

    我顿时就明白了,我靠,原来这里还真是封闭的,之所以能够看到天上是因为我们的顶棚是透明的。我顿时感觉这里所构造的墓室真可谓是巧夺天工,要不是阿虎与生俱来的洞察力,我们根本不可能发现这里竟然是个墓穴。

    好在这不像刚才那个地方一片漆黑,借着月光,我们几乎用不着矿灯,就能够把里面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我忽然意识到这里的一个问题,就问道:“这些树木生长的非常茂盛,按道理说雨水是不可能灌溉到这个地方的,那这些树是怎么长起来的?总不会找个绿化的工作人员天天来这浇水施肥吧?”

    “这就不清楚了,不过这种地方不能按照常理来推断,我想这里肯定能够将附近的水源引过来。这里的环境不一般,也许前方会有我们要找的东西。”疯子说道。

    我们继续向前走去,走了一会,我忽然听到一阵身后有脚步声,似乎在跟着我们,我回头一看,除了树林里密密麻麻的树,什么也没有。但我们每走几步,便可以听到身后依稀的脚步声。这时阿虎、疯子和锦楠似乎也听到了后面的声音,我们停住脚步,仔细聆听周围的动静。

    脚步声好像离我们越来越近,而且还不止一处,声音从我们四周传来,好像要将我们包围。“咔、咔,”这时树枝折断的声音,看来这里真的有情况。于是我们将各自的武器拿好,用警惕的目光注视四周。

    突然疯子喊道:“我操他大爷的,这里的树会动。”

    我立刻向周围的树木看去,眼前的景象又让我冒出一身冷汗。只见这里每一棵树的树杈在幽暗的夜空中,像一只干枯的手臂,在空中挥舞。而树的底部并不是树根,却是一双巨型的双腿,正在一步步的向我们逼近。

    它们的行动非常缓慢,我们必须趁现在赶紧逃出这片怪物所占据的区域。于是我们四个人选择了一条怪物较为稀疏的线路,冲了过去。我感觉我的速度已经无限接近波尔特了,但还是被甩到了队伍的最后面,勉强没有被甩下。

    就在我们向前冲出300米左右时,我不知道被地上的什么东西绊住,一个狗啃泥摔了出去。我心想不妙,我在队伍的最后面,大家都在逃命,这次摔倒大家肯定不会注意到我,一旦我被落下,估计会必死无疑。想到这,我立刻起身准备追上队伍,不料我的脚腕不是被什么东西绊倒的,而是被牢牢的攥住了。我仔细一看,原来地底下不知何时出来一只干枯怪手,将我的脚腕攥的死死的。

    我立刻抽出砍刀,向那只怪手拼命的砍去,那只手虽然表面上很干枯,却非常结实,我砍了几下,发现根本不起作用,反而那只怪手开始用力的把我向地下拖去,似乎要把我拖进地狱。我此时也慌了手脚,毕竟这是我第一次碰到这样凶险的环境。手忙脚乱之下,我摸到了口袋里的打火机,然后迅速打着向那只怪手烧去,这一烧还真有效果,我明显感觉到那只怪手握住我脚腕的力量减少很多,我立刻将脚用力向外一抽,终于挣脱了那只怪手的控制。

    我不敢耽搁,站起身准备逃命,却发现此时的我已经无路可逃,那些怪物已将我的去路堵的严严实实。我心说这下算完蛋了,现在手里的武器只有一把砍刀和一把枪,这两样东西对那些怪物的攻击完全无效,当然还有一个打火机,可是这点火估计只够把我自己的衣服点着的。把自己的衣服点着?我灵机一动,从刚才的怪手来判断,估计和那些怪物应该是一类物体,这东西怕火,如果我把自己点着了,估计它们不敢碰我,可是这些怪物到底有多少,万一我还没来得及逃出包围圈,就被火活活烧死了。但转念一想,这样总比被这些怪物吃掉的好,不管怎样先拼一下再说。

    于是,我揪起衣服的一角,准备点着,突然我听到一声口哨声,紧接着有几团火焰落在我的周边,我抬眼一看,原来是阿虎已经杀出一条血路,来营救我了。我立刻跑向阿虎,跟着他向前拼命的跑,阿虎举着一把喷火枪,不停地向四周射出火蛇。大概跑出去五百多米,我们跑出了包围圈,我看到不远处疯子和锦楠在接应我俩。

    阿虎大喊一声:“快扔燃烧弹!”

    阿虎话音未落,疯子和锦楠已将燃烧弹扔了出去,我看到燃烧弹从我们的头上飞过,然后就是“轰”的一声,我觉得我身后的温度陡然而生。

    跑到一个较为安全的地方后,我回过头看向身后,眼前已是一片火海,那些怪物已被拦在火墙之内。

    我道:“幸亏阿虎及时赶来,否则现在的我已经快烧成灰了。”

    疯子说道:“兄弟,人终有一死,你如果被烧成灰,还剩一大笔火化费用,要知道现在的丧葬费用贵的惊人。”

    我心里被疯子这句玩笑弄得一股无名火起,说道:“你他妈的还有脸说,就你跑的最快,也不回头看看自己的战友有没有事。”

    疯子解释道:“大刘,当时情况那么混乱,我怎么可能照顾的那么周全,但我们仨跑出去以后第一个发现你落单的就是我。”

    我说:“得了吧,那怎么你不来救我,倒是人家阿虎不顾危险,为我杀出一条血路?”

    疯子说:“阿虎在我们这是伸手最好的,是他让我们呆在原地的,如果我们非要逞强的话,估计只会拖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