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节 惊悚的古树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44本章字数:3086字

    我也懒得再和疯子争论,毕竟刚才反复冲刺了好几个来回,还得留足体力赶路。

    “刚才那些是什么东西?”我问道。

    “我们也不知道,但从它们的形态大致可以判断有可能是食人树,在非洲就曾经有这样的树木,他们生长在肯尼亚的无人区森林,只要有人或者牲畜靠近这些树,它的树杈会插入生物的体内,将血吸干。从描述来看,应该跟这里的树差不多。”疯子回道。

    “不,决不是食人树,这些树有脚会走动,而所有的植物绝不会有脚的,无论多么邪行的树,他们的根部需要和地面连在一起,接不上地气,它们必死无疑。”阿虎说道。

    “那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我问阿虎。

    “我也不知道,但从他们身上的气味来看,有种死人的味道。”阿虎回道。

    “不会吧?我干摸金那么多年,还从未碰到过这么大的粽子。”疯子说。

    “我不敢确定,仅凭气味判断未免有些草率,不过这些东西我们还是远离为妙,燃烧弹快烧完了,不能在此耽搁太久,咱们继续向前走。”阿虎说。

    我看了一眼前面,发现前方是一片峭壁,峭壁上有几处洞穴,看来我们需要从这些洞口钻进去。走到峭壁的跟前,我发现这些洞穴密密麻麻的分布在峭壁的表面,洞口大小不一,我随便找到一个洞口向里照去,里面仍旧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我们也无法确定这些洞口是否会通往一处,目前所能做的,就是随便找一个洞口去试试运气。

    我们四个人商议了一下,决定在墙壁最下面的这个洞口进入,因为这个洞口最容易攀爬。阿虎第一个进去,然后是锦楠,锦楠的后面是我,最后垫后的是疯子。其实这个洞口算是峭壁中比较大的,但即便这样,也只能容纳一个人在洞内慢慢的爬行。

    不过我还是运气蛮好的,因为眼前是锦楠的屁股在我面前不断的摇摆,慢慢的我的下半身居然有了反应。此时我真想抽自己一个耳光,都到什么地步了,还想着这些破事。

    我们爬了大概十分钟,阿虎突然停了下来,我只听到他“嗯”了一声,就问怎么回事。阿虎咋舌到,这个岩洞里怎么会有树叶呢?

    我用矿灯仔细一照,只见正前方的岩壁上确实长着绿色的枝丫,以我们目前所掌握的植物学知识,还无法判定这是哪种植物,而且也无法想象这个东西怎么可能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下生长出来的。

    就在我们疑惑之时,我看到这些枝丫开始迅速的生长,只过了不到10秒钟,刚才还是苗装的东西瞬间长了接近十倍,已经有我们手臂的长短。而且随着他们的生长,我发现他们的形状逐渐变成了人手的形状。突然,一只枝丫抓住了我的手腕,这东西力量大的惊人,我感觉手臂快被他拧断了。随后我觉得我的脚上、腿上有无数只枝丫抓住了我。抬眼看去,发现他们三个和我的境遇差不了多少,都在拼命晃动着四肢想要挣脱出来。

    我心说我这是第二次被这种类似的植物抓住了,这已经造成了我的心理阴影,如果这次能够活着出去,恐怕但凡看见花花草草什么的,都会感觉到恐惧。

    疯子大声的叫道:“妈的,老子怎么可能被这些植物弄死。”话音刚落,不知他哪来的力量,用尽全力将自己包里的匕首抽了出来,然后用力的去割那枝丫的根部。

    割了半天,并没有任何作用,我对他喊道:“这东西刀枪不如的,他怕火,你能找到打火机吗?”

    疯子大声的回道:“你他妈的不早点说,我现在的手臂几乎是被控制住的,刚才我是用了吃奶的力气,才把刀拿出来的,你现在让我去哪弄打火机?对了,我记得我背包里有燃烧弹,要不我们试试?”

    我怒声呵道:“你他妈的缺心眼吧?你一用燃烧弹,我们在这么小小的环境内,肯定会被烧成叫花鸡的。”

    锦楠对我俩说道:“都别吵了,都什么时候还有闲心争论,问问阿虎有什么好办法吧。”

    锦楠的话让我俩冷静下来,我俩立刻向阿虎看去,只见他手腕和脚腕被缠绕的枝丫似乎比我们还多,这个东西也甚是奇怪,它不抓人身体的部位,只抓脚腕和手腕,说明这玩意有一定的智商,抓住手腕和脚腕可以更方便的将人控制住,我一边和这些东西拼命的抵抗,一边思考着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和刚才的那些树怪有没有关系。

    这时阿虎喊道:“都别动,让我来。”话音刚落,只见阿虎右手手腕一抖,竟然挣脱了枝丫的控制。然后以奇快的速度抽出随身携带的那把宝刀,刚被挣脱的枝丫想要继续抓住阿虎,只见阿虎刀锋一甩,便将那个枝丫切成两截。枝丫被切开后,掉在洞壁上,居然化成了绿水。阿虎就这样依葫芦画瓢,先将缠住他的枝丫逐个切断,然后又将把我们抓住的枝丫一一切断,我瞬间怀疑,阿虎是不是在玩切水果的游戏。

    但还未等我醒过味来,阿虎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赶紧跟我走,千万别落下。”

    随后我们跟在阿虎的后头快步的爬行,在洞内爬行的滋味真不好受,加上阿虎前进的速度实在是太快,我们怕跟他拉开距离,拼命的向前爬。这样的爬行对技术动作要求非常高,像我这样的就属于技术严重不过关。只注重速度的结果就是无法观察周边的情况,再前行过程中我的脸经常撞到锦楠的屁股,虽然有的人认为这算是一种幸福,但要知道,锦楠并不是穿着迷你小短裙再配个黑丝诱惑我,她现在所穿的可是迷彩的裤子以及非常坚硬的腰带,腰带上还挂着各种金属配件,每次撞到锦楠屁股的时候和撞铁栏杆的感觉差不多。

    就这样我被撞得七荤八素的,不知爬了多长时间,我们终于停止了前行。我被前面两个人挡住了实现,看不清前面是什么景象,只能依稀看到洞口处有着非常耀眼的绿光。

    估计我们已经到了这个洞的尽头,此时我的脑子晕晕沉沉的,头上好像有无数颗星星在我脑袋上打转。我现在无心去看洞口到底是什么样的,只想在这片刻的安全中休息一下,同时也让自己的神智清醒一点。

    前面的阿虎忽然间惊呼了一声:“我靠!”

    我心说自打来到这里,无论碰到过什么惊悚的东西都没有让他如此震惊过,到底前方是什么样的景象呢?我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勉强的让自己的意识清醒一点,然后向锦楠和阿虎所露出的缝隙出张望,怎奈由于洞口太小,前面又有两个人挡着,除了绿光跟什么么都看不见。

    后面的疯子更是着急,对前面说到:“我说你们几个倒是动换动换,后面还有你们亲密的战友了。”

    阿虎说道:“那我先出去了,这里的景象比较骇人,你们最好先有个心理准备。”

    阿虎先从洞里跳了下去,然后锦楠也向洞口爬去,当她爬到洞口准备下去的时候,只听她“啊”的一声又坐回洞口。我立刻扶住她,她显得有一些紧张,身体不自主的在颤抖,这让我的好奇心又加重了许多。看到即便是遇到棺椁内尸变,也处变不惊的锦楠居然被吓成这样。

    我凑到她跟前,问道:“前面什么情况?能把你们吓成这样?”

    锦楠强作震惊的说道:“你、你们自己看、看吧。”

    说完,锦楠便颤颤巍巍的跳出洞穴。我爬到洞口,眼前的景象顿时吓得我差点屎尿齐流,只见先映入我的眼帘的是一颗巨型的大树,这棵树足有三十层楼那么高,树的顶端似乎有一座巨大的透明棺椁,但由于距离太远,无法看清具体的样子。树枝上挂着人或动物的骸骨,这些骸骨几乎覆盖掉整个树的表面。

    我心说这得需要多少尸体才能达到这种效果。但更让我感到惊恐的是,离我们较近的树杈上,挂着比较新鲜的尸体,这些树杈深入这些尸体的体内,估计是想把他们的血液吸干。而在这些尸体中,我居然看到石子和朱浩也在其中。此时的他俩已经面无血色,而且身体已经有些干枯了,看来他俩挂在这里已经有些时间了。

    我心里思索着,他们四个人和我们分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且从锦楠的描述中,这些人应该是有备而来,但现在确是他们出现了意外。不过转念一想,我们之所以能够活着来到这里,基本上都是靠着阿虎的功劳,没有他,恐怕我早就死了。

    这时身后的疯子催促道:“大刘,你干嘛呢?你后面还有个喘气的呢。”

    我被疯子的话给惊醒,小心的从洞口爬出来。能够爬出来不久,便听到疯子怪叫一声,对于疯子的惊讶我早有心理准备,估计他是被眼前的场景所震惊。您出乎意料的是,疯子居然大喊道:“快把我拉出去,后面有人拽我。”

    今天签约成功多更新了几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