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节 女尸的来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44本章字数:3048字

    疯子走上前去,问道:“这不就是那个女尸嘴里的那颗吗?你怎么拿到的?”

    阿虎说:“这口棺材是一个血池,常人从外面看是无法看到的,我刚才一直想不通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只能从棺椁的上方才能看到里面的情况,经过我仔细分析后,我忽然明白这口棺椁的构造其实就是人里面还有个人。”

    我一时还没明白阿虎所说的话,问道:“什么叫人里面还有个人?这口棺椁明明只有一个人啊。难道这口棺椁也是个人?”

    “没错,这口棺椁底部的四周都是用水晶所铸,但是正上方是用人皮做的,因为人皮并非透明,我们根本无法看清里面的情况,刚才所看到的景象都是假的,这口棺椁会制造出许多假象,它的目的就是严格里面的秘密。”阿虎说。

    “如此费尽心机的掩盖秘密,看来这个秘密可不小。”锦楠说。

    “可现在里面一片血红,我们还是看不清里面的的情况呀。”疯子说。

    阿虎并没有说话,只是用手势示意我们再等等。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棺椁里面的血就像浴缸里的洗澡水一样,慢慢的渗了下去。不一会,里面的情况便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只见棺椁里根本没有棺材,只是躺着一具早已风干了的骸骨,而且是七零八落的散在棺椁的底部。在棺椁的内部,雕刻着许多图案,我心说又是雕刻着的画,当时间早这里的工匠是不是都是美术专业出来的?阿虎拨开了头骨,在头骨的下方居然藏着一个盒子,阿虎将盒子拿在手中,然后跳进棺椁中。由于上一次我们集体跳进棺椁出现了意外,这一次阿虎示意我们不要跟进来,让我们留在外面接应。

    阿虎在棺椁的四周仔细的观察了半天,又照了照里面还有没有其它有价值的东西,然后又跳了出来。对我们说道:“我们赶紧离开这,这棺椁里的尸骨不属于这座墓穴的。”

    我最怕在这里遇到一些不寻常的事情,然而自打来到这里,好像所有的事情就没有一件正常的,我问阿虎:“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虎回道:“这里面的尸骨确实是一具女尸,但不是元末年间的,从棺椁所描绘出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宋朝的女子。”

    “宋朝的女子怎么会被放在蒙古人的墓中?而且竟然还用这么昂贵的材质为她打造棺椁?”我问。

    “这个东西原本就不属于这个墓穴,好像是从什么地方带到这里的,而且把这口棺椁放在这里也也是有着一种目的。”阿虎说。

    这时疯子打断道:“管他什么是不是这里的东西,棺椁抬不走,但咱们最起码还拿到一颗珠子,我看那颗珠子不像是寻常之物,估计咱们发财了。还有那个小盒,我想里面的东西不比这个珠子差。”

    无论什么时候,疯子所关注的永远是墓里的宝贝,我对他摆了摆手说道:“这些东西我没兴趣,你们把他带出去以后卖个大价钱就把钱分了吧,我来这里的目的是想寻找我父亲的下落,只不过把你们牵扯进来了,就算是我补个人情吧。”

    疯子说道:“别他妈的扯淡,见者都有份,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是大刘你带我们到这来的,没有你我们根本不可能来到这里。”

    钱我是真的不想要,只是想让他俩以及锦楠多帮我找一些线索,也不枉我白来一趟。

    我问道:“阿虎,这棺椁里描述的是一个怎样的故事?”

    阿虎回道:“这些图画好像并没有太多的关联,好像是一幅幅故事的片段所组成的。我将整个画都看过来后,得出的顺序应该是这样的。首先是一副山水画,所描述的应该是云南大理的风景。第二幅画描述了一群苗人在寨子里开采者什么东西。第三幅画描述了一名从天而降的女子,而且落入凡尘之后立刻就死了。第四幅画似乎是描写着关于成吉思汗一次打猎时的场景。而第五幅画则描写了人们在向这位从天而降的女子祭拜,女子被放入水晶棺椁中,棺椁里确实没有棺材,而这些祭拜的人却都是蒙古人。”

    我仔细分析了一下,这些图乍一看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关系,硬要说有关连的可能就是第三幅和第五幅都是同一名女子。

    我把对他们仨说道:“我刚才琢磨了一下,将这五幅画串联起来,我想其中能两幅画出现同一女子,证明他们肯定还是有关联的。我的推测是这样的,有没有可能这五幅画其实是告诉我们一个故事,这第一幅画描述了故事发生的地点是在云南,第二幅则是告诉我们这里的人开采着某些非常稀有的矿产,我觉得应该是开采这口棺椁的水晶。第三幅则是描述这具水晶棺椁里那具女尸的来历,第四幅我还搞不太懂这与成吉思汗有什么关系,唯一有可能的就是这里是蒙古皇家的墓,而成吉思汗又开创了元帝国,估计他们是为了祭奠太祖而将太祖刻上去。第五幅很明显的描述了这名女子被放置在棺椁中,而这些蒙古人似乎非常敬仰这名女子,所以很多人都在祭拜她。”

    疯子细细的听着我所描绘的事情发展顺序,说道:“嗯,除了第四幅以外,大部分事情说的还算在理。”

    我对疯子说道:“你丫的以为自己是领导了,还做一番评论。”

    疯子回道:“我这不是对于你的分析作出肯定吗?”

    唯一看到棺椁里情况的阿虎没有说话,从他的表情里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事情,而且对于我的分析他好像并不是很感兴趣。

    疯子又说道:“大刘,照你这么一说那具女尸应该会被当时的蒙古人所重视,而且处理的应该非常仔细,你看这口棺椁里,一来没有棺材,而来尸骨上除了那个珠子并没有任何宝物,而且居然连衣服都没有。”

    我一直觉得这口棺椁里除了棺材,似乎真的少了点什么,经胖子这么一说,我才反应到,对啊,这句尸骨的衣服哪去了?于是我自己跳进了棺椁里,可这一下去我发现这棺椁四周一幅图画都没有。

    随后阿虎也跳了进来,我说道:“怎么回事?图画呢?”

    “这里本来就没有。”阿虎说。

    “没有?怎么可能,刚才你还看见了。”我说。

    “那个女的我还不能完全相信她,所以我假装进入了棺椁中,实则是想将盒子里的东西取出来看看有什么。结果我一打开,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阿虎说。

    我觉得也是,正如阿虎所说,锦楠毕竟是跟我们只有一面之缘,况且他的公司想利用我们来达到他们的目的,虽然这些情况都是她说出来的,但毕竟我们现在对幕后的情况一无所知,她说的到底是不是真实情况,我们不得而知。

    我问阿虎:“那张图现在能不能给我看看。”

    阿虎对我摆了摆手说:“现在还不是时候,万一那个女的突然过来,看到我们手中的黄布,难免会起疑心。”

    “我就想确认一下那具女尸放入这口水晶棺椁之前有没有穿衣服。”我说。

    “别再分析了,没意义,出去以后我们再好好分析。”阿虎说完,便将我拽出棺椁。

    疯子上前问道:“怎么样?有没有新线索?”

    我摇了摇头,没有回答他。突然我听到下面又发出了细碎的声音,低头一看,我靠,不知道什么时候,那群尸蛊又以极快的速度向我们这里爬了上来。

    我连忙问疯子:“他们不是怕汽油吗?怎么又上来了?”

    疯子说:“这我哪知道?他们是不是已经适应了汽油,觉得伤害不到它们,于是又上来了。”

    眼下我们在树的顶端已经没有退路,即使我们从树上跳下去,即便我们能够侥幸的从三十米高空坠下来不死,估计地上也会有不少尸蛊正等着我们。我环顾一下四周,发现在一枝树枝的尽头,居然连这一座山壁上的山洞。我喜出望外,连忙对他们仨说道:“那里有山洞,我们沿着这颗树枝过去,就能到那。”

    我看见阿虎和锦楠手中都拿着燃烧弹,知道这是要把那些尸蛊的前进方向给断了。于是我和疯子立刻拿起背包,爬上那颗树枝,阿虎和锦楠将燃烧弹扔下去以后,就见我们脚下十米左右的地方燃起了熊熊烈火,加上刚才汽油的作用,火的势头更猛,我在上面就闻到一股烘烤尸蛊的奇怪的腥味,而且能依稀听到这些虫子被烧到后噼噼啪啪的声音。

    扔出燃烧弹后,阿虎和锦楠也跳上树枝,跟在我和疯子的后面,开始向山洞前进。这颗树枝非常粗壮,可以完全禁得住我们四个人的重量,只不过树枝比较滑,我们不敢走在树枝上,怕一不小心跌下去。我们只能坐在树枝上,然后一点一点的向洞的方向曾去。就在马上到达洞口的时候,我看到树枝上有一个奇怪的东西挡住了我们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