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节 逃跑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45本章字数:3020字

    我回了回神,觉得现在不是观景的时候,于是我仔细的回忆来时的方位,可这里的景象全都一模一样,根本没有任何标示用来判定方向。思考再三之后,决定还是先碰碰运气,选定一个方向后游了过去。我越游感觉这条水道越窄,直到这条水道窄到只能容下我一个人。此时我的心里不知是喜是忧,喜的是我选的方向肯定不是来时的路,优的是前面可能是一条死路。

    又游了三百米左右,水道窄到只能容下我侧着身子通过。到将头部路出水面,然后摸着墙壁开始向前挪动。这样行进方式很难受,有一种极度压抑的感觉。不过还好这段路不是很长,钻过这段狭窄的水道后,眼前是一片豁然开朗的溶洞,溶洞的洞壁上闪烁着五颜六色的亮光,将整个溶洞照的通透。

    在我的对面有几层台阶,台阶上又出现了一个通道,于是我游了过去,就在我准备跨上台阶时,我感觉脚下又被一只巨大的东西撞了一下,再次将我撞翻在水里。我从水里钻出来后,心里一股无名火起,心想这水里到底有什么东西三番五次的撞我?不过一想起第一次装我时还帮我甩开了闷雷和静子,我心里的气稍稍消了一些。

    我赶紧跳上了台阶,毕竟从撞我的力道来看这个东西的个头不小,先上岸确保自己的安全。上了台阶后,我观察着水里的动静,看到黑暗的深水中居然有两个光点,光点由远及近逐渐变大,直到快露出水面时我才看清原来是一只巨型的蜥蜴,我立刻反应过来,赶忙窜上台阶的最高处。那只蜥蜴窜出水面,整只身子在空中打了个旋后又落入水中,这蜥蜴的个头和刚开始碰到的那只差不多,此时阿虎不在身边,而且我也没有防身的武器,即便有武器恐怕我也奈何不了这个东西。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我掉头就向身后的通道逃去。

    我刚进入通道就听到身后又出现水花的声音,而且还伴有啪嗒啪嗒的怪声,我回头一看,我靠原来是那只巨蜥已经趴在台阶上,一双溜圆的眼睛正在等着我,嘴里的舌头的耷拉出来,不时舔着上下颚,好像即将享用美餐的情形。

    我立刻就向通道拼命的跑,此时的我没有背包和任何负重的装备,感觉轻松不少,速度死也也能提上去了,但想起刚进洞时那只巨蜥敏捷的动作,估计它费不了多大劲很快就能追上。可我一口气跑出好远,却没有感觉到身后有任何动静,于是我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去。我看到那只巨蜥就堵在通道口,站在那里纹丝不动,不过眼神里好像充满了恐惧,随后那只蜥蜴慢慢的向后退去,嘴里发出让人窒息的低吼,直到整只身体完全钻入水中。

    这只蜥蜴居然退回去了,我心想,他肯定是害怕这条通道里的什么东西才不敢进来,那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会让这么一个凶恶的猛兽如此害怕?当然让它害怕的肯定不是我,此时我感觉到通道深处的恐惧。通道内黑漆漆的,我没有矿灯,只能靠感觉摸索着进去,但如果现在退回去,通道外的那只蜥蜴肯定在等着我,在这等着也不是办法,我是误打误撞来到这里的,估计疯子他们不可能会到这里来救我,也不能在这干等着。此刻我真是陷入了进退两难的窘境。

    思考再三后我决定还是到通道内碰碰运气,或许那只巨蜥是在怕一种我不会害怕的东西,我想到了之前那些尸蛊,它们就非常畏惧汽油,或许这只蜥蜴也害怕某种对我来说完全无害的东西,只当是心理安慰吧。

    于是我便向通道更深处走去,我从未经历过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封闭区域里行动,脑海中开始出现以前所看过的所有的恐怖片,可能是心理作用,此时的我居然不由自主的在发抖,感觉周围的空气骤然间冷了下来。

    为了让自己尽快平静下来,我决定加快速度,或许这样可以让我不在那么恐惧。走了一会儿,我的腿好像撞到了什么,磕的我生疼。我暗骂一句,然后用手去摸到底脚下是什么东西。我沿着这个东西的四周摸了一圈,确认这是口没有盖子的棺材。心里纳闷,到底是什么棺材居然放在通道里,但我目前没有任何照明工具,除了靠双手感知以外,不可能看到里面的情况啊。

    于是我大胆的用手向棺材里面伸去,为了保险起见,我最好还是避开管材的两端,万一里面有个粽子,我的手正好伸到它的嘴里,那我的服务也太到位了。我将手从棺材中间的位置伸了进去,然后一点点的往里探索。突然,我就摸到一双干枯的手臂,我立刻把手抽了回来,迅速的退了两步,可谁知我刚才围着棺材绕圈时我的为止已经变了,向后退的线路并非我来时的线路,我感觉到后面也有一个东西绊到了我,我来了个倒栽葱,直接仰了过去。

    刚一倒下去,我感觉自己似乎摔在了一个箱子里,因为四周都是木制的板子,后背似乎还被什么东西隔着,弄得我后背生疼。我想撑起身子,手刚一往下方,我瞬间汗毛忽然炸了起来。我意识到我栽倒在一口棺材里,而我栽倒时背后压着的居然也是一具干尸。

    我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量,立刻从棺材里弹了起来,觉得自己刚才那个动作倒挺像“粽子”子的。我来不及多想,用力一跳就从棺材里跳了出去。我站在原地不敢动弹,生怕又碰到哪个棺材,心里一直在琢磨: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那么多棺材?而且还不把棺材的盖子盖上,难道有人来过这里,把棺材打开后没有盖盖?这也太缺德了,比不盖井盖还缺德。我现在不清楚自己的方位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场景。我多么希望能有一个能够将这里照亮的工具,哪怕是一点微弱的火苗也成。

    我忽然想到我怀里的口袋好像有一把打火机,应该没有被闷雷和静子没收,我一掏还真在,我立马划了几下,发现居然划不着。想起刚才我在水里的场景,估计这火机是费了。我又努力的尝试几次,还是没有效果。气的我想将这火机扔在地上。但转念一想,在划动打火机时即使打不着火也会有短暂的火花,不管怎样凭借着这个火花我可以退回到原先的位置上。于是我俯下身子,开始划动火机。划动地一下,我隐约看到我的右边有一口棺材,于是我向左拐,可向左刚走出一步,在我第二次划动火机的时候,我发现脚下又有一口棺材,于是我又改变方向。就这样转来转去,我已经完全崩溃了。因为无论我怎么走,我的周围都有数不清的棺材,我好像到了一处乱葬岗。

    于是我不在瞎走,而是坐在地上仔细的琢磨这里的情况,我首先想到的是我顺着通道摸黑进来时撞到一口棺材,此时我应该在这些棺材群的外围,后来我顺着棺材转了一圈,估计我就是在那个时候失去了方向,在跌进另一个棺材再出来后,我已经又往里移动了一些,,加上之前胡乱的绕来绕去,此时我恐怕已经完全到了这些棺材的中心地带。经过分析后,我得出的结论是:1.这里应该是很大的一个空间,是不是墓室我还搞不清,但至少不可能像刚才过来时通道的空间那样狭小。2.这里的棺材应该是错乱的且以一个点为中心环绕摆放的,如果是这样说明我只要按着一个方向走肯定能走出这些棺材群。3.这些棺材里的干尸应该不会是“粽子”,因为我刚才已经躺在棺材里亲自体验过了。

    经过自己的分析,瞬间觉得这里似乎也没什么可怕的,不就是一堆死人和破棺材吗,看老子怎么走出去的。我随便选定一个方向,然后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只要我朝着这个方向走,就肯定能走到边缘,即便边缘是墙壁,那我旅着墙壁走起码能走到通道的入口。果然,走了一会儿我便摸到了这里的墙壁,然后旅着墙壁开始继续向前,从走的路线来看,我发现这里应该是一个圆形的封闭空间。又走了一会儿,我终于找到了一条通道,可还没高兴太久却发现我又回到了进来时的通道。但我没有灰心,能找到来时的通道这就说明这里的一切都是可以用常理推断的,我可以继续屡着墙壁走,如果这里还有其它通道我肯定能找到,但这里要是封闭的那我只能回去跟那只巨蜥单挑了。

    我就这样沿着墙壁一步步的走着,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听到棺材堆里发出咣当一声木板落地的声音,我立刻冒出一身冷汗,心想谁会到这里来?难道是闷雷和静子他们追到这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