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节 棺椁里的怪物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45本章字数:3044字

    我抬头看去,发现树上的水晶棺椁还放置在树的顶端,我们还是从原先逃生的洞里走出来的,原先链接这个洞口的树杈还在,所以我们不用大费周章的再爬上去。

    阿虎说道:“这个棺椁肯定有古怪,我们必须把它搞明白。”

    疯子说:“没错,娘的这玩意耍的我们团团转,不把它费了老子再也没有脸面干摸进这行了。”

    于是我们再次走到这口棺椁跟前,发现棺椁里的女尸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宛如睡着一样的美女,而是一具枯萎的干尸。

    阿虎说道:“这应该就是它的以至于这片区域的本来面目,但是我们什么也没有,为什么这里却突然变成了最原始的状态呢?”

    疯子说:“这娘们一定是见识到咱们的厉害,想跟咱们表示一下诚意,好让咱放它一马。”

    阿虎摇了摇头,我和锦楠也都觉得这事有点蹊跷,我觉得这一路过来时太过于顺利了,如果这玩意有物化以及蛊惑人心的能力,那么它也肯定知道我们会回来找它,那这东西肯定会在我们回去的路上设置重重障碍。

    “它有可能真的是故意让我们到这来的,也许这里还藏有更大的秘密,先看看有没有我们原先忽略的细节,棺椁里应该没什么东西了,可能秘密藏在四周或者底部。”阿虎说完,便开始在棺椁的四周仔细的检查。

    我们仨也开始在棺椁的四周摸索,我缕着棺椁的一边一点一点的查找有没有缝隙存在,果然就在棺椁的一角,我看到一条微小的缝隙,便招呼大家过来。

    阿虎走到跟前,抽出报道插入缝隙中,然后使劲一抬,竟然将整个棺椁翘了起来。刀的韧性以及阿虎的力量都不禁让我咋舌。棺椁被撬开后,我们惊奇地发现这棵树居然是空心的,而且里面散发着一股霉味。我用矿灯向里照了照,灯光很快消失在黑暗中。

    “这下面肯定有古怪,你们在上面等着,我先下去看看。”阿虎说。

    “我们还是一起下去吧,万一有情况也好互相有个照应。”我说。

    “树里面可不比表面,表面比较容易攀爬,可这里没有落脚的地方,你们没办法下去。”阿虎说。

    我一想也对,再说以他的身手我们下去只能给他添麻烦。

    “要不要先打一颗照明弹下去,我觉得应该先了解下里面的情况,否则太冒险了。”我说。

    “这里空间太狭小,而且是在树里,照明弹搞不好会在里面燃烧。”阿虎说。

    “这不更好吗?一把火燎了里面的脏东西,这样我们就没有麻烦了。”疯子说。

    “不行,里面应该有一件东西,我一定要下去把它取出来。”疯子说。

    我对这次行动信心不是很足,一来是虽然阿虎的身手非常了得,但我们根本不了解里面的情况,而且一旦里面遇到什么东西,我们仨也帮不上忙,只能干看着。而是我看到阿虎的神情有些紧张,这是以前我第一次看到他流露出紧张的神情。

    疯子似乎对阿虎很有信心,还张罗着为阿虎系绳子,阿虎摆了摆手说不用,然后将宝刀插入刀鞘别在腰间,一手提着矿灯钻入树中。我们探头向洞内看去,只见阿虎就像壁虎一样,用四肢减缓自己下落的速度,不一会儿,矿灯的灯光逐渐变成了一个光点。

    我们坐在洞口,听着下面的动静,此时我的心情是最复杂的。觉得自己很对不起疯子和阿虎,自己居然把他们扯进这里来,如果要是他俩有什么闪失,恐怕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好过。

    我们就这样一分一秒的等着阿虎的消息,时间在煎熬着我的身心,时间每过一秒,我的负疚感就加重一分。我在担心阿虎的安慰,同时也在为自己的自私自责。

    又过了好长时间,见里面还是没动静,我实在按耐不住了,探头看看洞里,依然什么都看不到,我对疯子说:“疯子,用绳子把我绑上,我要下去。”

    “大刘,你别添乱了,现在一个已经下去没了消息,如果你再下去也没上来,只留下我和这位美女,那我可会感到孤独无助的。”疯子说。

    “我就那么不顶用吗?你别忘了,老娘也是特种兵的水准。”锦楠说。

    “你们俩就别扯闲话了,我现在真的想下去,快给我系绳子。”我大声的说道。

    “你先别冲动,我想如果阿虎下去都不能全身而退,那你再下去又有什么用,不如我们想一个其他的办法,例如在树的底部凿个洞,我们从那里钻过去。”锦楠说。

    “我说美女,我们现在已经下不去了,上来的时候疯子的升降机已经完成了使命,现在还挂在下面的树杈上呢,没有升降机控制绳子咱们怎么下去?”我说。

    “没有绳子我们可以选择一条稍微好一点的线路慢慢爬下去,何况这里。。。”还未等锦楠说完,我听到刚被掀翻的棺椁里忽然发出了“咚咚”的声音。我连忙用食指表示不要出声的手势,然后慢慢的向棺椁靠近,我走到棺椁的跟前,用警惕的动作观察着里面的动静。

    此时的棺椁已被我们掀得底朝天,由于这口水晶棺椁设计的非常巧妙,从底部和四周是无法看见里面的情况。于是我招呼疯子帮忙吧棺椁翻过来。这口棺椁虽然不是很大,但是材质很好,我们抬得时候显得非常吃力。锦楠也赶过来一起帮忙,好在以三个人的力量终于将这口棺椁翻了过来。

    我气喘吁吁的说道:“阿虎居然用刀把它给敲开了,他到底属不属于人类?”

    “这你就不知道了,他这才用了十分之一的力量,我曾经看到他徒手将一只粽子撕成两截。”疯子说。

    疯子说话虽然向来有夸张的成分,但对于阿虎的身手我还是深信不疑。这时棺椁内“咚、咚”的声音又再次响起,我屏住呼吸,全神贯注的注视着棺椁内的动静。突然,那具干枯的女尸的肚子开始裂开了,我们连忙后退了两步,将手里的武器拿了出来。

    不一会儿,从那具女尸裂开的肚子里,钻出了一条触手,紧接着一只类似于章鱼的东西便从女尸的肚子里钻了出来。

    我惊呼我一声:“我靠!这是什么东西?不会又是物化出来的吧?”

    锦楠说:“现在物化的状态已经消失,这东西应该是真的,很有可能就是这个东西物化了这里的一切。”

    疯子听到这里,顿觉火大,说道:“他娘的,原来是这个丑八怪在作怪,看我不一枪毙了它。”

    说完,疯子便拉开枪栓,对准那东西就是一枪。子弹打在棺椁表面后,没有穿透棺椁,而是弹了出去,我心说这口棺椁的材质是水晶做的吗?钻石恐怕都没有这么结实啊。然后疯子再次拉开枪栓,准备再来一发。

    我阻止了疯子,对他说道:“别浪费子弹,这个东西如果不出来我们根本打不到他,我们先以不变应万变,只要这东西钻出来,我们仨一齐开枪,给它打的连它娘都不认得它。”

    疯子点了点头,对我说道:“我无法想象它娘得丑成什么样,而且它老爹是怎么跟它娘交配成功的。”

    我心说都什么时候了,疯子居然还有闲心在开玩笑。但越是这种紧张的气氛下,心态就应该越放松,这点我还是要多和疯子学习一下他的心理素质。

    那只怪物似乎没有打算要爬出棺椁,只见它在棺椁内爬了两圈,然后伏在那具女尸上面,静止不动了。

    疯子说道:“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我们走过去,从棺椁的上面开枪,之前虎子就是从上面给这口棺椁开膛破肚的,我想子弹应该能打得进去。”

    我回道:“先别轻举妄动,我们现在还不熟悉它的攻击速度,万一我们刚走到跟前,还没等我们开枪它先来个饿虎扑食,那就真的划不来,我感觉现在它还没有攻击我们的意思,先观察一会再说。”

    锦楠也同意我的看法,疯子一看自己的观点处于劣势,就不再说话了,端着枪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只怪物。

    突然,那只怪物真的像章鱼一样在棺椁内喷出淡黄色的烟雾,一时间我们根本无法看清棺椁内的状况。

    疯子问我:“怎么样?要不要上前来一枪?”

    我回道:“我们现在更不能上去,现在根本看到不里面的情况,也不知道它在哪个地方,这个东西非同小可,万一被他攻击到,后果将不堪设想。”

    但我心里一直盘算着这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树下面的阿虎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不能跟这玩意消耗太长时间。于是我冒出一个想法,我问道:“你俩那还有燃烧弹吗?”

    疯子说:“为了击退物化出来的尸蛊,我已经全都给扔了。”

    锦楠翻了翻背包,找出两枚燃烧弹递给了我,我心说还得是人家正规化训练出来的素质高,不像那位愣头青,赶上事了恨不得把所有的东西都招呼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