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节 缠斗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45本章字数:3010字

    我将一颗燃烧弹扔进了棺椁里,浓雾之中依稀可以看到燃烧的火焰已充斥着整个棺椁。突然里面传出一声爆炸声,紧接着那个怪物便钻出了棺椁,此时它的样子已经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如果不是那几条触角,我还以为从棺椁里又出来一只新物种了。只见那只柔软的身子上居然有一张惨白的人脸,而且那张脸很像我昏迷之前看到的那张。我心说他娘的,原来搞了半天真的是你这个王八蛋在作怪,还差点要了我的命,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立刻说道:“开枪!”

    话音刚落,我们三人的子弹同时对着那个怪物招呼过去,将那个东西打的皮开肉绽,疯子觉得这样还不过瘾,一边打还一边继续往前走,他用的是喷砂式步枪,子弹打得比较散,这种枪虽然攻击范围非常大,但如果距离远一些的话威力并不是很大,因为距离太远了子弹就分散了,形不成合力。疯子的目的是想离那个东西近一些,好让子弹全部打到那只怪物的身上。我觉得这样不行,毕竟我和锦楠还在开枪,万一要是误伤了他可不算小事,于是我便让胖子停下,别再向前走了。

    突然,我看到胖子放下枪,然后径直向那个怪物走去,我心说他到底想干什么?想跟那个怪物同归于尽?但这也没必要啊,毕竟我们现在还占据着上风,你想当英雄也卫冕早点吧?

    我感觉不太对劲,便让锦楠停止攻击,因为此时疯子已经离那个东西很近了,我怕子弹伤到他。疯子走到那个怪物的跟前,便一动不动,我只能看到疯子的后背,无法看到他的表情,他俩现在似乎处在一种僵持的状态。

    然后我就看到那张脸对疯子笑了,笑得极其阴森,好像在和疯子进行着什么沟通。“不好!”我大叫道:“胖子着了那个东西的道了,我得赶紧就他。”

    “咱俩一起过去。”说完,锦楠便一个箭步窜了上去。

    我拦住她,说道:“咱们别都过去,我们还不清楚这个东西是靠什么迷惑我们的神智的,万一咱俩一起过去都中招了,那就真完蛋了。你留在这里,万一我要是也中招了,你就赶紧跑,能跑多远跑多远,等你出去后再找人回来救我们,好了就这样了,我没时间争论了。”

    我用一种不容置疑的态度对锦楠说着,她本想在辩驳什么,但看到我坚定的目光,她把话咽了回去。然后把枪举了起来对我说道:“你过去的时候别挡着我射击的线路,我得在后面掩护你。”

    我点了点头,然后开始向那个棺椁处走去,我并没有直接走过去,而是饶了一圈,从那个怪物的后面过来。我知道那只怪物肯定会看到我的位置,我并不打算偷袭它,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这样做的目的一来可以为不挡着锦楠的射击线路,二来就是我能够面对面的看到疯子。

    走到疯子跟前,我发现他的脸色发青,眼神非常呆滞,我心说坏了,估计此时疯子应该没有思考能力了。我想把这种平静再拖延一会儿,想等到阿虎回来。但眼前的形势告诉我现在不能再耽搁了,于是我走到疯子旁边,轻轻拍了拍他。疯子没有丝毫的反应,对于这一点我早有心理准备,我看向那个怪物,此时它的身上被我们打满了很多子弹孔,但它好像并无大碍,那张惨白的脸依然保持微笑。我见它并没有攻击我的打算,就拉住疯子的胳膊,想把他带到里这个怪物远一点的地方。让我想不到的是,疯子忽然一个回肘。直接打在了我的面门上,当时我的鼻血瞬间就流出来,我心说他娘的你是不是疯了?

    我擦了擦鼻血刚要站起来,却听到身后的锦楠喊道:“小心!”

    我抬头一看,看到疯子此时站在我的跟前,手里拿着一把砍刀,直接照我脑袋劈了下来。这要是被劈刀还不得让他劈成两半,幸好我从小就学一些功夫,敏捷度还是比较高的,于是我急忙一个就地十八滚,闪了过去。躲开第一轮攻击后,我知道不能有丝毫怠慢,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看到疯子拿着刀又朝我招呼过来,我连忙闪身,又躲了过去。这一次我没有留意脚下的状况,在躲开攻击的一瞬间好像被什么东西绊倒了,我刚想起身,发现此时我已经退到了边缘,如果再往后退一步,就会从树上掉下来。

    疯子没有丝毫犹豫,就像得了失心疯一样,拿着刀再次向我招呼过来,我心说完蛋了,看来我终究逃不过一死。但又觉得有点不甘心,我没有死在墓里的机关或者“粽子”的手里,反倒死在和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发小手里,不得不感叹造化弄人啊。

    此时我已经闭上眼睛,准备挨疯子这一刀,突然听到一声枪响,我在一睁眼,看到远处的锦楠正用枪口对着疯子,而疯子的刀应该被他打落在地上。

    这时我看到那只怪物扭过头看着锦楠,那张惨白的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愤怒的表情,好像锦楠把它的好戏给搅黄了。这时疯子不在理我,而是快步向锦楠跑去,我知道疯子可能要对付锦楠,与此同时我也追了上去,想拦住疯子。可现在的疯子就像超级赛亚人变身一样,我根本追不上他,只见他一眨眼的功夫便来到锦楠跟前。

    我对锦楠喊道:“锦楠,别开枪,疯子不是故意要害咱俩的,都是那个玩意搞的鬼。”

    我一边喊着一边追过去。我看到锦楠没有后退半步,并且把枪扔到一边,然后双手卡住疯子的双臂,借着疯子冲过来的势头想自己的身后一带,只见疯子从锦楠身上飞了出去,摔了个狗吃屎,疯子见自己吃亏,爬起来想再次发起攻势,不料锦楠一个箭步上去,用膝盖顶住疯子的腰,然后从口袋里拿出手铐,将疯子的双手靠住。

    此时疯子已经毫无战斗力,被锦楠牢牢控制住,我被锦楠的身手给惊呆了,原来她之前都是故意跟我们装柔弱?她能徒手制服发疯的疯子,估计弄我也没多大问题,看来以后不能惹这位姑奶奶。

    我走到锦楠跟前,问她有没有受伤?锦楠摇了摇头示意没事,我心说您当然没事了,刚才都是看你把疯子当玩具一样摔来摔去的。

    “你先看好他,我得把那个玩意解决了,它已经两次差点害死我了,不报此仇我誓不为人。”说完,我一手举起枪一手拿着疯子掉在地上的砍刀向那只怪物冲了过去。此时的我已经被愤怒完全充斥,还没走到那个怪物的跟前,我便朝它连开数枪,那东西依然在那纹丝不动,等走到他跟前时,我举起砍刀,朝它劈了过去。我的手刚举过头顶,就听到有人喊我,我回头一看,原来是阿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的身后。

    他走到我身边对我说道:“先别动手,这个东西未必是害我们的,我反倒觉得那个女的非常可疑,你不觉得这个女人身上有太多的秘密吗?现在她将疯子控制住,然后借你的手将那个怪物除去,等你们两败俱伤后她在杀掉疯子,而我当时还没有从树里出来,顺便在里面扔个燃烧弹把我也给燎了,这一石三鸟之计不可谓不高明。”

    我看着阿虎,觉得他说的是有些道理,之前锦楠对付疯子那几招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使得出来的。可又一想也不对,就问道:“那她为什么刚才还要救我呢?”

    “救你是因为你还有利用价值,否则你刚才早就摔死或者被砍死了。”阿虎说。

    “我放你妈的屁,你肯定是物化出来的。”说完,我便拿起看到劈向阿虎,看到划过阿虎的身体,瞬间消失掉了。

    我回过头得意地跟那只怪物说道:“畜生就是畜生,哪怕你再会耍花招也比不过人的智商。刚才阿虎一直在树里,根本没有看到我是怎么被攻击的,所以他不可能知道我刚才受到了疯子的攻击,也不可能知道我被逼到这个地方的边缘差点被疯子砍死或是从上面掉下去摔死。你这点雕虫小技还是别跟我使了。”说完我便举起砍刀劈向那只怪物。

    那个东西见事情败露,想要开溜,我哪能这么容易就让它逃掉,此时我听到身后各种声音都在喊我,我知道这又是这东西的障眼法,它的目的是让我分神后自己好逃脱。

    我没有理会任何声音,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弄死它。我快步追上它,然后用砍刀用力朝它身上扎过去,砍刀穿过那张惨白的脸后扎进树里,将那只怪物定在原地。而与此同时我的脸上和身上也被这怪物溅了许多绿色的液体。我顾不上恶心,掏出手枪就像那只怪物身上一顿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