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节 进入树洞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45本章字数:3056字

    子弹都快打没了,那个东西居然还没有死,我心说这个软体动物的生存能力还真强,于是我大声的问锦楠:“你那还有刀吗?要大一点的。”

    锦楠翻了翻宝贝,从里面扔给我一把瑞士军刀,我接过刀,对那只怪物说:“你小子也算是有福气,死在瑞士军刀下面,也算是你的造化。”

    说完我便开始用刀肢解这个怪物,由于这怪物被砍刀定在原地,我快要随心所欲的玩弄它。我先是将它的触手都切下来,切下触手后,发现那些触手都能动换,我怕切开后这玩意还能排列组合重新撺在一起,于是我将这些怪物的零件放入一个袋子中。触手切完后,我开始切头部,之前那张不可一世的脸此时已经变得非常的惶恐,我心说你要是知道有今天就不该害我们。于是我便将怪物的身体一部分切成片一部分切成丁,当然我的刀工不是很好,有一部分被我切成了丝。

    将这些零件全部装入垃圾袋中后,我便将袋子向棺椁内的火力一扔,顿时感觉自己有点像厨子。我走到锦楠旁边,看了眼疯子,发现此时他已经晕了过去,估计控制他思维的东西小时候,大脑还没有这么容易转换过来,出现了暂时性的休克。

    我又向那个树洞探了探头,依然没有任何动静,我坐回锦楠旁边,这时锦楠也坐了下来。

    “这一次咱们算是白来了,没探听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估计你到公司也没办法交代吧?”我问锦楠。

    “我早就不想在那家公司干了,这次正好是我逃出这家公司控制的机会。”锦楠回道。

    “逃出这家公司?那你以后打算去哪?”我问。

    “跟着你们混呀,你们这仨人身手都不错,而且虽然算不上什么好人,但也不是甚么坏人。”锦楠说完,还冲我狡邪的笑了一下。

    “别,别,姑奶奶,这玩笑可开不得,我们三个大老爷们带个女的不是很方便。”我说。

    “怎么着?怕老娘我拖累你们啊?告诉你,我一个人就可以把你们俩收拾了,你信不信?当然进树洞那个我打不过。”说着,就凑过来要对我动武。

    “别,别,姑奶奶您有事好商量,咱们都是文化人,能洞口莫动手,凡事都可以商量吗。你看这样行吗?毕竟这是我们仨人的事,我也做不了主,等我们走出这里,再商议这事成吗?”我说。

    “少给我来缓兵之计,我还不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我不管他们俩怎么想,反正你现在是神志清醒的,这个躺地下的我量他也不敢不同意,二比一,你们应该同意我加入你们了,对吧?”锦楠一边说着,一边在掰自己的拳头向我示威。

    哎,好汉不吃眼前亏,暂时先同意吧,出去后在走一步看一步吧,于是我很不情愿的答应了。

    就这样又过好了一会儿,还是不见阿虎出来,再看看一旁昏迷不醒的疯子,我有点沉不住气了,开始在树洞跟前打转。

    这时锦楠说道:“咦?这是什么?”疯子由于刚才摔了几下,衣服上破了不少洞,锦楠从衣服上的一块破洞上看见疯子的后背有一条黑线。

    我也蹲了下来看到了那条黑线,问锦楠:“有刀吗?”

    锦楠地给我一把小刀,我划开疯子的衣服,疯子的整个后背都露了出来,我看到他的后背上并不是并不是只有一条黑线,而是类似于一种虫子的轮廓,那条黑线只是昆虫的一条触手。触手?我突然想到,这不会是那个怪物的轮廓吧?我靠,难道它在疯子的肚子里产卵了?

    锦楠说道:“把刀给我。”

    我把刀递给了她,她对准那只虫子的身体就扎了下去,顿时我看到疯子后背上居然流出绿色的液体,锦楠将刀扎的更深一点,然后用力一挑,就看到刀尖上扎着一只刚才那只怪物的迷你版。

    “我靠,那玩意还真在疯子身上产仔了?”我惊呼道。

    “如果我们发现的再晚一点,恐怕他活不成了。这种东西好像不是活物,更像是一种植物。”锦楠一边端详着用到挑出来的那个幼崽一边说道。

    “这东西肯定是活的,它不动是因为你把它扎死了。”我说。

    “那为什么刚才那东西受到那么重的攻击都没事呢?”锦楠说。

    “那是因为刚才那个东西成年了,所谓成年以后,身体的各个器官都应该成熟了,所以断个胳膊腿都不叫事。可这幼崽还很脆弱,只要受到一点伤害估计就翘辫子了。”我回答道。

    锦楠摇了摇头,显然对我的观点不是很认同,我又说道:“好啦美女,别琢磨这个了,你懂医术,赶紧帮疯子的伤口简单处理一下,你把这东西给我,我扔进棺椁里一并烧了。”

    我走到棺椁前,把这个怪物的幼崽扔进火堆,还向棺椁内瞄了一眼,发现那只被我烧死的怪物此时已经化成一滩绿水,我不由得一阵恶心,赶紧远离那口棺椁。

    这时我忽然听到树洞内有动静,还未等我跑到跟前,就看到两只血淋淋的手探出洞口,我以为是粽子,等探出头来的时候,我才看清原来是阿虎,我兴奋地跑过去,把他从洞里拽出来。可我发现他身上几乎没一处地方都有伤口,而且还流了很多血,这些血已经将他的身子染得通红。

    我立刻问道:“你的伤是怎么回事?”

    阿虎摆了摆手,显然他之前好像遇到了很凶险的东西,现在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锦楠此时也跑了过来,对阿虎的伤口上了一些药,阿虎的血算是止住了,但由于之前失血过多,感觉他有点虚弱。

    我把他背到疯子旁边,然后对他讲述了刚才所遇到的事,阿虎听后感到有些吃惊,便问道:“这东西怎么会怕你呢?你可知道它是香尸魔芋,即便有成百上千号人也奈何不了他。”

    “我觉得没费什么力气呀,拿刀就可以把它分尸了。”我说。

    阿虎见我说的如此轻松,直到我没有撒谎,便抓过我的手仔细的看看了我的指纹,然后说道:“我说呢,原来你小子的体质也是异于常人啊。”

    我又继续追问我到底如何的异于常人,可阿虎并不想继续说下去,沉思了一会儿他又说道:“我们把这里的大环境破坏了,必须赶紧离开这里。”

    “我也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可是现在有两个病号,我背一个人倒是没什么问题,可锦楠是个女的,没有那么大力气背动一个男人。不如我们在休息一下,等你俩情况稍微好转一点,我们再走也不迟,反正这里能迷惑我们的东西已经被我们除掉了。”我说道。

    “我还能走路,不能再等了,若在一片奇异的区域中去除一恶,必有风水上的改变,随之而来的会有不晓得地震,在这悬崖峭壁之中一旦发生地震,对于我们来说基本上算是死路一条。”阿虎说。

    我拍了拍疯子,他还是毫无反应,看来我得背着他了。这时阿虎又凑了过来,说道:“让我来。”

    还未等我反应过来,就看到阿虎从口袋里拿出一一贴膏药,然后贴在了疯子的太阳穴上,不一会儿疯子便稍稍颤抖了一下,然后慢慢睁开眼睛,只是还没有力气说话。我一瞧还真管用,便问阿虎这是什么宝贝。阿虎说这是他家祖传的膏药,不但防止跌打损伤,就连提神醒脑的功效都有。

    锦楠喂了疯子几口含电解质的水后,疯子慢慢可以讲话了。我见他已无大碍,便对阿虎说:“我们从哪条路走?”

    “刚才我看了,这里唯一的出路应该就在这棵树的下面,待会我用绳子把你们都放下去,我自己可以徒手下去。”阿虎说。

    我有些忧郁的看着他,阿虎才出了我的意思,说道:“放心吧,下面的那个东西已经被我制服,不会在伤害你们了。”

    既然阿虎这么说了,那我也就没有什么顾虑了,于是我背起疯子抓住生子的一端向洞口走去。

    下去之前我问阿虎:“你现在的情况能承受我们俩人的重量吗?”

    阿虎点了点头,表示一点问题没有。于是我抓紧疯子,向树洞里跳去。绳子很快吃住了力量,我们俩开始匀速下下移动,我用矿灯扫了扫四周,发现树洞里除了树皮外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我俩继续下沉,感觉过了好半天依然没到底部,我心说奇怪,按道理说这棵树没有那么高啊,难道说它的内部是低于地面的。

    有过了好一会儿,我的双脚终于踩到地面,将身上的绳子解绑后,有扥了扥,表示我们已经到达目的地。绳子被快速地拉了上去,估计待会放下来的应该是锦楠。

    “大刘,这里面可真够闷的,我有点喘不上来气。”疯子突然开口讲话,并且在我眼前来回溜达。

    “你他娘的原来你会走路?那你还让我背你?”我问道。

    “有你这个壮劳力在,我能省点劲就省点。”疯子狡邪的看着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