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节 绝境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45本章字数:3033字

    我问疯子:“你他娘的知不知道你差点把我弄死,我刚才就应该在你昏迷的时候把你揍一顿。”

    疯子回道:“还有这事?我真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用枪打那个玩意,可打着打着,我忽然看到阿虎躺在棺椁的旁边,于是我走了过去,后来我看到一只怪物要对阿虎不利,随后和那只怪物展开了激烈的搏斗。”

    我心说这事还真不能怨他,之前他完全被那个香尸魔芋所控制,估计即便是他爹吗他都敢动手,同时我觉得这个香尸魔芋的能力确实恐怖。

    我用矿灯照了照四周,发现这里是一个20平米左右的空间,正对着我的地方居然有一条通道,可能我们一会儿要从这条通道出去。

    过了一会儿锦楠也被放了下来,最后是阿虎自己下来。重新集合后,我们走进通道,通道里漆黑无比,矿灯所照射出的亮光显得非常有限。我们走了大概5分钟左右,我感觉脚下似乎有很多液体,踩上去有些粘稠。用探灯照下去,却发现这里竟然是一片黑色尸水。我顿时感觉到有点恶心。在不远处,那片尸水里竟然还躺着一个人,我立刻叫住他们,指了指躺着的那个人。

    “那是个老‘粽子’,刚才已被我把脑袋拧断了。”阿虎说。

    听到那个东西已经被制服,我壮着胆子走了过去,到了跟前我才发现这哪里是人类啊,只见这个人大概三米高,身上穿着青铜铠甲,脑袋已经和尸体分家。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心说阿虎到底有多大的本事,这个应该算是粽子中的高帅富了,居然被他把脑袋拧了下来。

    我又照了照跟前这片区域,一片狼藉,看来阿虎跟这个东西肯定经历了一场非常惨烈的搏斗,阿虎身上的伤恐怕就是这个“粽子”弄得。

    “这只粽子也够倒霉的,吸收了上百年的精华,本以为可以雄霸一方,但却碰到了阿虎,哎,也算他时运不济吧。”疯子调侃的说道。

    “你说的倒是很轻松,你知道阿虎刚出来时伤的有多严重吗?”我说。

    “你放心,我还从没见过有什么东西能把他害死。”阿虎说。

    我心说阿虎是你的兄弟吗?居然没有一点怜悯之心。这时锦楠催促我们俩赶紧赶路,一旦遇到地震恐怕就凶多吉少了。于是我们加快步伐,沿着通道继续往前。走着走着,我就感觉通道内在轻微的晃动。阿虎大喊到:“不好,赶紧撤!”

    于是我们在一次展现了自己的冲刺速度,而且这一次甚至比前几次冲刺的速度都要快,因为我们知道如果这次跑不出来,那么前几次的侥幸逃生就都是多余的了,而且照阿虎所说,冲出这里,就可以逃离这里,这给了大家足够的动力。

    我们就这样低头一路向前冲,通道内摇晃的更厉害了,这使得我们加大了奔跑的难度,我们几个在奔跑的过程中时不时会有人摔倒,但大家都很团结,只要某人摔倒时其他人立刻将其扶起来,其实这样的前进速度反倒会快一些,因为在地面晃动时有人把你拉起来要比你自己站起来要省不少时间。

    突然我看到前方出现一丝光亮,那应该就是出口,于是更加拼命的向前跑去,就在这时通道内的的上方开始往下掉砖头,我心想不好,这里要塌,于是招呼大家加快速度。可我话音刚落,就看到前面的砖头就像下雪一样噼里啪啦的落下来,我们立刻护住头。

    阿虎喊道:“都跟我到这边来”。我看到阿虎躲进了通道旁的一间岩洞,来不及多想我拉着疯子和锦楠一头也钻了进去。这个溶洞空间并不大,整个地方的空间也就30平米左右,但足够我们在里面避难。我们坐在溶洞靠里的位置,等了大概一分钟左右,地震终于停了,又等了一会儿,见外面没有什么动静了,疯子探头向溶洞外看去。

    “我靠,完了,咱们出不去了。”疯子说。

    我立刻向洞外看去,发现这条通道已经完全坍塌,洞外都堆积着密密麻麻的碎石,看来我们是要真的困死在这了。

    我坐回洞里,看着阿虎和锦楠,无奈的摇了摇头。

    锦楠问道:“我这里还有一些炸药,如果把这里炸开,能不能打开一条通道?”

    我回道:“我们离出口还有一定距离,况且我们现在是身在地表以下十几米的地方,炸药根本没有那么大的威力,况且我们只有那么大的空间,即使炸药能炸开,恐怕在开辟出一条求生之路前我们就先见到阎王了。“

    “难道我们就得死在这吗?”锦楠的眼神里带有一些不甘的说道。

    这个问题我没办法回答,其实我心里也是及其不甘心的,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就在即将到达出口时却功亏一篑。但此时我们已经被逼到无计可施的地步,在这连鸟都得不出去的地方里,除非是土行孙在世,否则就算有再大的本事也无法出去。

    阿虎依然保持着沉默,我已经习惯了他的沉默,每次在他沉默时都是我们遇到棘手的问题的时候,他是在思考问题,而且他思考问题的角度恨我们都不一样,而且往往能想出我们不可能想到的好办法。不过这一次我不太抱有什么希望,因为我们不是遇到某些难缠的怪物或是“粽子”,我们这次遇到的是大自然的灾难,这是谁都无法抗拒的力量。

    我们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耗着,生命以倒计时的方式在一分一秒的流失。大家把食物都拿出来,看看还够多少天吃的。这些食物包括一些零食和膨化食品在内,顶多还够我们五天的。

    这时疯子突然说自己尿急,我说道:“就你他娘的事多,可你看看这里根本没有地方让你解决,你暂时先憋着吧。”

    疯子回道:“诶,反正咱们横竖都是死,但我宁可最后饿死也不想让尿憋死。”

    我说道:“那你就不考虑一下我们的感受,难道我们要在这洞里被你的鸟骚熏死?”

    疯子说:“放心,本人还是处男,没有什么乱起八糟的男性病,我的尿没那么大味。”

    我抵不过疯子的软磨硬泡,其实我倒无所谓,主要是怕锦楠忌讳,毕竟人家是女性。我看了一眼锦楠,她向我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并不在乎。我对疯子摆了摆手,疯子赶紧跑到洞口,冲着洞外激流勇进。

    疯子解决完后,走到我们身边说道:“咱们赶紧开饭吧,折腾这么长时间还没吃东西,肚子早就已经饿得不行了。”

    “你心还真宽,尿完了吃,吃完了你难道还想拉?这我们可接受不了。”我说道。

    “放心,我现在肚子里一点食都没有,不可能拉的出来。”疯子说。

    我是真佩服疯子的心态,无论什么时候都得先估计好吃喝拉撒,这样的人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调节紧张的气氛。看到疯子如此想得开,我也不再郁闷,于是拿出一部分食物开吃。疯子就像好几天没吃东西一样,拼命的往嘴里塞,我劝他省着点,毕竟这些食物关乎着大家还能活多少天。

    可是疯子说:“这有什么关系?反正横竖都是死,还不如先吃个痛快。”

    我觉得这话说的还真有点道理,是啊,我们即使再省,也是早死晚死的问题,还不如在这生命的最后时刻尽情的享用一下美食,最起码不留什么遗憾。

    于是我也甩开腮帮子吃了起来,锦楠和阿虎似乎没有像我俩这样想得开,他俩一边慢慢咀嚼着食物,一边用矿灯是不是的照着四周,好像还在想出去的办法。

    这时疯子说道:“我说你们俩累不累?咱们这叫身处绝境,你们就别抱着侥幸心理了。”

    阿虎和锦楠没有理会疯子的话,依然自顾自的照着墙壁,疯子见没人搭理他,也不再说话,将注意力完全集中到眼前的美食。

    这时阿虎突然站了起来,然后走到溶洞的边缘,摸着墙好像要找什么。我也凑了过去,发现枪伤居然有人工可在洞壁上的记号。从记号的规范程度看应该不是胡乱画上去的,好像之前的那些人想要在这里开凿什么东西所做的记号,难道有人来过这里?

    阿虎好像是对我说,又好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是当年开凿这个墓穴的那帮工人留下的,他们好像是为了给自己开凿一条出路,但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没有继续挖下去。我们所在的这个岩洞,应该是人为凿开的。”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停止了挖掘?难道是这里的岩层太厚想找个更好挖的地方?”我问道。

    “这些人对这个地方了如指掌,不可能犯这么低级的失误,以他们的经验应该能找出最容易挖掘的地方,有可能是这种情况,这里是最容易挖掘一条到达外面的通道,但他们遇到了什么阻碍或是危险,只能另外在寻找一个地方重新开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