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节 重获新生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45本章字数:3023字

    在水里,我看到疯子第一个从洞口游了出去,锦楠是第二个,我等了一下阿虎,发现他用手势示意我先出去,于是我也游了上去。游出洞口后,水里还是有一些光亮的,而且我能够看到前面锦楠的身影。看来河里的水毕竟和墓里面的不同,毕竟这上面是蓝天白云,而墓里面则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我回过头看到阿虎也从洞里游了出来,于是便跟上锦楠,开始向上游去,这一路游得非常顺利,而且加上我们在水里都能看到对方,也没有落队的情况发生。很快我们四个人就游出了水面。

    此时正是下午,夕阳照在了我们每一张脸上,我感觉自己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太阳了,一开始眼睛还不是很适应。不过此时我的内心是无比的喜悦,这是种重获新生的快感。

    我们上岸后,发现这条河的旁边竟然有条山路,看来我们已经从昆仑山西侧的无人区穿了过来,看着河道两岸的花草,心中感慨颇多。

    不一会儿,一辆货车从远处开了过来,我们立刻跑到路边将其拦了下来,和司机攀谈后才知道这辆车是从这里到兰州市区的,于是我们向他说明了一下我们的情况,告诉他我们是到昆仑山来旅游的,由于迷了路,在山上转了好几天才走出来。现在只能搭车到市区才能回去,并答应他将我们送到兰州市后会给他价格不低的报酬。

    那个司机有些犹豫,毕竟我们四个人此时比较狼狈,怎么看也不像游客,我从口袋里拿出十张湿漉漉的百元大钞,告诉他这是定钱,等到兰州后,再另附一千。

    那司机见我们比较有诚意,看来有可能还真是落难了,便答应把我们带到兰州市区。由于货车的副驾驶能坐两个人,于是我便让锦楠和阿虎坐在副驾驶,我和疯子在装货的地方随便找了个地坐下。

    我实在是太累了,这一路上我和疯子都没有说话,而是很快便在车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疯子推了推我,我揉了揉惺忪的双眼,发现我们此时已经到达兰州市区,我们将之前谈好的一千块钱给了司机,那个司机还算不错,给我们停到一处快捷酒店跟前,我们下车后直奔酒店,开了三间房,锦楠一间,阿虎一间,我和疯子一间。

    我们三间客房是挨着的,我和阿虎进入客房后,我感觉自己还是有些疲惫,便想洗个澡赶紧睡觉,我刚要进浴室,就听到门外有人敲门,我以为是宾馆的服务员,开门一看竟然是阿虎。我心说难道他真的不知道累吗?但看他的样子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说,

    我把他让进屋里,进屋后阿虎就问我:“你真的打算让她加入我们?”

    我知道阿虎说的她是谁,就回道:“其实我还没想好,但当时由于形势所迫,只好委曲求全,但我本意是不想再让别人参与进来。”

    阿虎说:“既然你答应了,让她参与进来也未尝不可,更何况她还救过你一命。”

    我觉得阿虎态度有如此大的转变有些不正常,就问道:“你为什么又愿意让她加入进来了?”

    阿虎说:“我们现在似乎卷进了一件非常诡异的事情中,而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很有可能是你父亲的那家公司。锦楠虽然在那家公司待的时间不长,一些核心秘密她未必知道,但一些边缘信息还是可以通过她透露给我们的。”

    我问道:“这话是没错,但我们跟她认识的时间很短,你怎么能如此信任她?”

    “通过她对你的眼神,”阿虎说道:“眼神这东西是骗不了我的,而且如果她真的和那家公司有关系,那我们肯定也走不出那座墓穴。”

    我琢磨了一下,觉得阿虎说道在理,况且我是最不应该怀疑锦楠的,她毕竟在墓内帮助我颇多,对于这一点甭管有没有其它目的,我毕竟欠她一份人情。

    疯子插话道:“我不同意啊,虎子你是没看见,那婆娘曾在你不在的时候总欺负我和大刘,如果让她加入我们,那我们的好日子可到头了。”

    “你他娘的少得便宜卖乖,要不是人家救你,你现在早见阎王了。她是摔过你,但那时你是被香尸魔芋控制住了,要是不制服你我就得死在你手上。”我说道。

    疯子见说不过我,也没有太好的理由拒绝锦楠入队,便说道:“我不管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她要是打入咱们内部的特务,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说完,疯子便走进浴室洗澡去了。

    我看了眼阿虎,说道:“要不把她叫过来,把这事告诉她,她肯定能高兴好一会儿。”

    “不,我们去找她去。”说完,阿虎便站起身向门外走去,我也跟了上去。来到锦楠的房门前,我敲了几下门,锦楠把门打开,一看是我们,也是先是有些吃惊,然后开口问道:“你们精神还够大的,找我有什么事吗?我可是困得要命,没什么事能明天说嘛?”

    “这事还真不能明天说,就得今天,当然这不是我的意思。”说完,我看向阿虎。

    锦楠看了看阿虎,说道:“那你们进来吧。”

    我们进屋后,我和阿虎坐在椅子上,锦楠将枕头立起来,靠在床上,问道:“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这时阿虎拿出了从古墓里发现的宝珠和那个盒子,阿虎将珠子放在桌子上,然后把那个盒子打开,盒子里有一张纸条,阿虎问道:“你认识这个吗?”

    锦楠打开了那张纸条,看了一会儿后,我发现她的样子慢慢变得不自然起来,瞪大眼睛问道:“你是从哪里找到的?”

    阿虎回道:“这张纸一直在这个盒子里,刚才回房时我才将他打开,我也是刚发现这里不太对劲的地方,所以就第一时间过来找你商议。”

    “可这盒子已经有百年的历史了,况且要不是你有这么高的本领,一般人是不可能从水晶棺椁里拿到这个盒子的。”锦楠说。

    “这世上高人很多,我算不上本领高强的,我怀疑这盒子不是给我们留着的,而是给之前来到这里的人看的。”阿虎说。

    “你是说先前大刘父亲的那支队伍?”锦楠问。

    “我不知道,只知道应该不是给我们留的,我们只是误打误撞拿到了这个。”阿虎说。

    搞不懂他俩在说什么,便一把将纸条抢了过来,我看到纸条上面写着:“这里的极凶之物取出后,我们会派人接应你们,把那东西带到云南古慕堡后,我们就可以掌控一切了。下面的落款是DS。”

    “DS是谁?屌丝?”我问锦楠。

    “DS是组织的缩写,意思是dark starshine,阴暗的星光。”锦楠回道。

    “你们组织难道已经存在了上百年了?否则怎么会在盒子里有你们的消息?”我问道。

    “肯定没有这么长时间,但我感觉这个盒子放置的时间应该不会很长,组织里如果想要盗取墓里面有价值的东西,一般是先派小股队先考察情况,如果情况属实,他们会调用大量的人力物力将这个古墓的所有东西搬的一干二净。所以说这个纸条很有可能是先前考察情况的人留下的。”锦楠说。

    “可是那些人为什么不通过信件或者回去后再通知总部呢?而非要用这种方式,我觉得这有点说不过去。”我问道。

    锦楠想了想,这点确实有一些说不通的地方,但她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咦!我突然想到在二十年前,公司派了一支队伍去昆仑山的哀怨沟打探情报,但没想到这支队伍自打进入昆仑山后就在也没有消息,于是公司又派了一支队伍,比第一次的人数稍微多了一些,可奇怪的是,这些人仍然音信全无。这件事惊动了公司的高层,他们开始调用大量的人力物力,一方面要拿走昆仑山里隐藏的一个巨大的秘密,而另一方面则是去打听消失的那些人的下落。所以我觉得有可能是第一拨人遇到了非常紧急的情况,怕无法走出那里,才采用这种办法。”

    我觉得这种说法还算说得通,但过于牵强,如果要是担心自己无法将消息带出去,可以将信息放置一个比较容易看到的位置,没必要隐藏的这么深。

    这时阿虎说道:“过程应该是这么个过程,但本质不对,我想很有可能是第一批派出去的队伍,根本就不是在为公司办事,又或者说头两批的人都不是在为公司做事。”

    阿虎的话点醒了我,我说道:“对啊,这样一来就说得通了,第一拨人进去后,完成了他们应该做的工作,怕无法走出墓穴,但又想把信息告诉自己的同伴,但又怕公司派来的人看到,所以他们采取这样一种办法。”

    锦楠点了点头,也表示认同阿虎的观点,阿虎继续对我说道:“其实我想说的是。这头一批队伍里,很有可能有你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