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节 港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45本章字数:3121字

    我愣了一下,说道:“鬼神咱们又不是没见过,如果真是碰到‘粽子’,大不了拿黑驴蹄子招呼。”

    阿虎叹了口气说道:“那里面的鬼不是‘粽子’,而是鬼魂,据说那个古堡里有一扇开启地狱的大门,将它开启后,可以释放出地狱里的厉鬼。”

    “你是从哪听说的?那个人说的未必是真的啊。如果要是那样的话,那地狱里的那些厉鬼岂不都出来祸害人间?”我问道。

    “我敢保证这个信息的真实性,至于从哪里得来的消息我不能告诉你。”阿虎说。

    我知道阿虎不像疯子,他说出的每一句话我觉得都是真实的,但眼下我真不愿再将他们扯进来。这件事的起因只是我为了寻找老爹的下落,事由我而起,就该由我去承担。

    阿虎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又对我说道:“即使我们从现在起不再参与你以后的事,恐怕也不会消停。”

    “为什么?”我问道。

    “因为我们都已经知道了昆仑山的秘密,DS的那些人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我们。我这次愿意跟你一起去,不光是为了帮你,也是为了帮我自己。”阿虎说。

    我想了想,然后走出房间,来到锦楠的房门前,看到底下的门缝处也放着一个信封,打开信一看,里面的内容和我的如出一辙,看来DS公司已将我们这些人全部锁定。我将信封取出,又回到阿虎的房间,对他说道:“既然咱们都撇不开了,那就一起行动吧。”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行动?”阿虎问。

    “我打算一周后就去,这一周我们一方面调养一下,另一方面准备好装备,毕竟我们这次把所有的装备都丢在昆仑山里了。”我说。

    阿虎点了点头,说道:“那你先回去好好休息,明日我们就回去。”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经过刚才这一番折腾,觉得有一些累了,很快就睡着了。等我再次睁眼时,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旁边的疯子此时不知道去哪了,我下了床,洗漱完毕后来到阿虎的门前,门没有关,我看到阿虎和锦楠都在里面,于是走了进去。

    阿虎看见我后,对我说道:“我以为我是全天下最懒的人,没想到天外有天、能人背后有能人啊。”

    我心说懒你妹啊,要不是半夜里一通折腾导致我没睡好,我能睡到现在吗。

    疯子见我气色不好,又说道:“大刘,不比为昨天夜里的事发愁,刚才阿虎都跟我们说了,你放心,现在我们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以后咱们就同舟共济,一起发财。”

    “你他娘的脑子里就想着发财,你可知道这次咱们是大难临头了。”我说。

    “常言说得好: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咱们没必要把这事当做世界末日,万一那个古慕堡里有什么值钱的玩意,咱们一来可以将那个什么DS公司一口气铲平,而来可以顺手牵羊,把里面值钱的东西全带走,那咱们后半辈子就有着落了。”疯子说。

    疯子永远乐观的心态我早已习惯了,但这种心态当做调解气氛的用途可以,决不能让他出主意,就凭他能说出仅凭我们四个人能将势力如此之大的DS公司铲平,我就觉得犹如痴人说梦。但疯子的话确实给我打了不少气,毕竟自己也是一男人,不能就被这点事吓到。

    锦楠说:“咱们现在身上还有一些钞票,买车票肯定是够了。”

    我用酒店的电话拨通了兰州火车的服务台,并询问好时间以及车次后,退了房间。

    我们回到天津后,阿虎和疯子便回到自己的住处,按理说这么多天没见到爷爷我应该先去看望他老人家,可是锦楠并不是这个城市的人,我先得给她安顿好了。我找了一位朋友,他帮我找了一家四星级酒店,虽然是贵了点,但能让这位小姑奶奶住的舒服一些也算值了。

    安顿好锦楠后,我便去爷爷的住处去看望他老人家,刚一进门,爷爷就数落我一顿,怪我这么多天音讯全无,而且也不提前打个招呼。我不敢告诉他去找我我爹的下落去了,只能说我去外地朋友那玩了几天,由于走得太匆忙就没和他老人家打招呼,这才勉强过关。

    随后我又问了一下店里的生意,爷爷说最近老王经营的还算稳妥,虽然没有大买卖,不过也算能维持。这我是完全能够理解,毕竟以现在的市场来说,能够维持已经实属不易了。和爷爷又聊了一些家常后,我便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回到家,我给锦楠打了个电话,问她在酒店住的是否习惯。我本以为这位姑奶奶会挑一些理,可出乎我意料的是,她对这里的环境非常满意,而且希望一辈子住在这。

    我心说你要是一辈子住在这我宁可在附近给你买一套房,都比这省钱。

    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过了三天,到了第四天疯子找到我,我泡了一壶茶给他,疯子抿了一口对我说道:“咱们上回摸得那个珠子有买主了。”

    “多少?”我问道。

    他对我伸出3个手指头,我回道:“三十个?”

    疯子摇了摇头,我怒骂道:“你他娘的别卖关子了,快说,到底卖了多少?”

    疯子回道:“三百万。”

    我喜出望外,看来我们昆仑山一行还真没白去,便说道:“行啊你,没想到你小子还挺有本事,竟然卖这么个好价钱。”

    疯子说:“大刘,你还不知道我的本事吗?咱俩可是从小长起来的,就这一带的市场,有哪家不给我疯子三分面子?”

    我怕他又继续吹个没完,便问道:“买主是谁?我认得吗?”

    疯子说:“这个买主你肯定不认识,但是介绍我跟这个买主认识的,你看定知道这人,而且关系还很近。”

    我脑子里略过这条街上很多人,这条街上我认识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要说关系近的还真没多少,于是我说出了几个人的名字,疯子都摇头。最后我实在憋不住了,就骂道:“你他娘的就别摆谱了,哥们我认怂了,你就告诉我吧。”

    “这个介绍人就是你家店铺的王叔。”疯子说。

    我先是一愣,就问道:“你是怎么跟他搭上话的?”

    “大刘,你又不是不知道,打小时候起我就经常找你,王叔跟我也不算外人了吧?”

    “那你是怎么把这个珠子拿给他看的?”我问道。

    “前天我去你家找你,你没在家,于是又去了店铺,你也没在。但王叔正好在那,于是我拿出这个珠子想让他鉴定一下。谁曾想他仔细地看了一会儿后,就问我打算多少钱出手,我当时没想到这东西这么值钱,就随口说了一百万。但王叔告诉我得亏我让他看了一眼,否则到外人那估计少说会被坑个百八十万。于是我就问他这东西到底能值多少,王叔说值多少有时候不一定取决于这东西的价值,有时还得遇到合适的买主,如果两个条件都能满足,那么这东西的价格肯定低不了。于是王叔抄起电话就拨通了一个买主,事情发展得很顺,刚撂下电话,王叔就说那个人想看看货,于是我就跟着王叔来到那个人的住处。那个买主好像是一个香港人,带着浓重的港台腔,那人仔细的鉴定完这颗珠子后,打算出二百万,可在王叔猛烈地扇呼下,这笔买卖最终以三百万成交。”疯子说。

    听完疯子这段叙述后,我不禁觉得自己家中能有王叔这样的人才真是如有一宝啊。

    疯子问我:“这钱你打算怎么分?”

    “既然是你张罗的,当然是应该听你的,你打算怎么分?”我说。

    “要我分最好的办法就是三百除以四,咱们参与进来的人每人一份,谁都不吃亏。”疯子说。

    我觉得这个办法也不错,既然大家都在昆仑山的古墓里拼过命,这样分也算公平。

    疯子又说道:“只不过那个港商想跟咱们一起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我问。

    “云南的古慕堡。”疯子说。

    “他是怎么知道我们要去那个地方的?而且他要去那里干什么?”我不禁又想起了之前石子他们,怀疑那个港商是不是又是DS公司派来的人。

    “去古慕堡是我跟他说的,我当时是为了把东西的价格抬高一些,就跟他说我们下次从古慕堡出来之后,带的东西会更多,所以希望他这次能出个高价,好让以后彼此能够长期合作,可我没想到他居然要和我们一起去。那个港商说他们去那的目的是知道那个古堡里藏着一扇地狱之门,但那扇门附近有很多宝贝,当然这些宝贝大家可以平分,只是有一件东西必须得归他所有。”疯子说。

    “什么东西?”我问。

    “这个他没说,只是告诉我那里面只有一件东西归他就成,其他的东西他不要都可以。”疯子说。

    我心想:商人能冒险无非都是追求一个‘利’字,但这个人居然说出里面除一件东西外其他的都可以不要,要么就是这个东西价值连城,要么就是有别的目的。

    疯子又说道:“这事我没应他,这不过来找你商量吗,但有一点,如果我们这边不答应带他去古慕堡,那这次交易也就泡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