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节 被人跟踪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45本章字数:3004字

    走着走着,阿虎说道:“你不觉得这个走廊里没有窗户吗?”

    我突然意识到,站在饭店的外面看时,饭店的格局都是一样的,每一层楼都有窗户,按道理说这里也应该有窗户才对。于是我随便打开一间房间的门,里面漆黑一片,然后我又推开旁边那扇屋门,也是一样。此时我基本上已经断定这层楼是全封闭的。而外面的那些窗户都是画上去的。

    我看了一眼阿虎,从他的表情中也觉察出这层楼肯定有问题,于是我们旅者墙壁对每间屋子逐一进行排查。DS的人办事效率果然很高,可以看出屋内的很多东西都被搬的一干二净,从痕迹来看,显然是刚搬走不久。

    直到我们推开最里面一间房门时,我看到里面摆放着很多箱子,每个箱子都由密码锁锁着,我尝试着将箱子打开,发现锁的很牢固,得借助特殊工具才能把它撬开。阿虎从地上捡起一根铁棍,只见他将铁棍横在锁的缝隙处,然后猛地一用力,箱子就这样被他撬开了。

    我打开箱子,看到里面有一块布好像裹着什么东西,于是便将布拿了出来,我将布一层层打开,发现里面放着一层薄薄的东西,我将打火机放在地上,把那个东西拿出来对着火光依照,我下的一下子把手里的的东西扔在地上。那层薄薄的东西原来是脸上的人皮!

    阿虎走了过去,将地上的人皮捡了起来,仔细的端详着,然后对我说道:“这人皮是石子的,而且还不止一张。”

    说完,阿虎像揭千层饼一样将面具一层一层的揭开,我定了定神,也凑到跟前,发现每一张面具都一模一样,看来这箱子里放的都是统一模板的人皮面具。随后,阿虎将屋内所有箱子都撬开,发现有的箱子里居然是空的,余下的只有三个箱子里放着一块布,我估计应该和第一个打开的箱子情况差不多,不知道又是谁的人皮面具。

    我将布一层层的打开,这一次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看到里面的面具后也不再害怕,将它们取出,在火光的照射下可以分辨出这箱子里应该是闷雷的人皮面具。后面的箱子里分别放着静子和朱浩的。我数了数,每个箱子里一共有九张面具,四个箱子加在一起共计三十六张。我们将面具平摊到地上,此时的场景显得极为诡异,深更半夜,在无人的小楼里,两个人在一间屋子里摆弄着人的脸皮。

    我们将脸皮铺开后,发现了一个问题,每个人的脸皮虽然大致都一样,但仔细一看还是有区别的。我把每个人的九张脸皮当做一组系列,就拿石子系列来举例,系列里第一张似乎显得比较稚嫩,脸皮也显得比较光滑,而第二张就稍微显得有些黑,第三张摸上去就感觉不如第一张那么光滑,以此类推,一直到第九张的脸皮,就显得几位粗糙,把第九张脸皮在和第一张对比时,虽然还是同一个人,但已经明显感觉到两张脸皮存在着很多诧异了。

    “虎子,你说这样的情况不会不会是他们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做出两张一模一样的脸皮,所以才出现这种差异的?”我问道。

    “不可能,他们能够做出如此完美的脸皮,就不可能做不出一张一模一样的出来,我猜想他们是故意而为之。”阿虎回道。

    “故意的?他们为什么要故意做出一系列不一样的脸皮呢?”我问道。

    “每个人在不同的环境下都会发生不同的变化,比如你在夏天到海滩晒日光浴时,你的皮肤会被晒黑,再比如你在内分泌不协调时会出现气色不佳或是显得有些衰老,而这些面具就是为了冒充者在被冒充者在特定时间发生变化时所作出不同的脸皮。”

    我基本上听懂阿虎说的意思,又问道:“也就是说,冒充者可以模仿被冒充者的任何状态,甚至可以模仿这个人从几岁孩童时一直到百岁老人?”

    阿虎点了点头,说道:“我以前听说过这门技术,在几百年前,各个国家在对方阵营里安插奸细,为了不引起怀疑,所有的国家都有制造人皮面具的技术,但由于这项技术水平参差不齐,所以我所了解的信息不太一致。有的说人皮面具只要一戴上,就很快被人发现破绽,因为脖子的契合处肯定有褶皱,只要看到褶皱,就能证明这个人肯定是假的。还有一个说法就是人皮面具最顶尖的技术就是人皮合一,如果不通过烘烤烧制的方式来甄别,就不可能看出破绽。”

    “那你有没有留意过石子他们的脖子是否有褶皱?”我问道。

    阿虎摇了摇头说道:“应该没有,我观察一个人尤其是陌生人时,会非常在意每一个细微的地方,因为从细微处能够观察到这个人的破绽,所以他们的脖子我肯定都注意过,没有什么特别的迹象。”

    “那也就是说以假乱真的技术在这世上是真的存在了?”我问道。

    “可以这么说吧,不过我感觉这些脸皮如果要做到人皮合一不只就贴在脸上这么简单,他们应该还有什么方法将脖子的契合处做的非常完美。”阿虎说。

    对于这一点我真的没法判断,我知道人皮面具这种东西也是几天前从锦楠口中得知的,而且今晚才有幸得见货真价实的面具,至于通过什么方法将人皮待在脸上,这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我对那几个空箱子倒是感到比较奇怪,就问阿虎:“虎子,你说为什么那几个箱子明明是空的却还要上锁呢?”

    阿虎走到那几个空箱子跟前,看了看说道:“这里面应该都是放着人皮面具,但显然这四个人的面具已经没有价值了,所以他们没有带走。”

    “那剩下的几个箱子会是谁的面具呢?该不会是我们的吧?”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就问道。

    阿虎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我也不敢肯定,你说的这种情况也是有可能的。”

    “如果这样的话那我们岂不是分不清敌我了?”我问道。

    阿虎凑到我的耳边,小声地对我说道:“现在不是谈论这个的时候,我们好像被人跟踪了,这楼里应该不止有我们两个人。”

    我立刻警觉起来,但此时对方在暗处,我还是不能动声色。于是我和阿虎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继续在屋子里找线索。屋内除了这几个箱子应该没有什么东西了,这间屋子是整栋楼最后排查的一间,我伸个懒腰,懒洋洋的对阿虎说道:“虎子,我有点困了,咱们还是赶紧各回各家吧。”

    于是我将手中的打火机灭掉,我俩向屋外走出,走在走廊里,眼前一片漆黑,我猜想跟踪我们的人一定是藏在这两侧的某间屋子里,但是哪间屋子我无法断定,只能祈祷阿虎能够清楚那个人的位置。

    忽然,我听到旁边一声巨响,紧接着就听到阿虎说:“快把打火机划着。”

    我立刻掏出打火机,在掏出的同时将火划开,火光的照射下,只见我左侧的一间屋内,阿虎站在门口,似乎在注视着什么人,我将打火机伸向屋内照去,只见一个个子较高身材偏瘦的人站在屋内。

    这个人的身影我好像很熟悉,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阿虎问道:“阁下是何方神圣?为何连夜跟踪我俩。”

    那个人说道:“这地方本就不是你家的地方,我只想在这借宿,与你们何干?”

    这声音。。。我脑子里平明的回忆着,这声音,“啊!你是冒牌的闷雷!”我想到的同时也喊了出来。

    那个人明显吃了一惊,仔细的看了看我,然后又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说道:“闷雷?闷雷是谁?我叫陈阿炳,只是到这里来借宿的。”

    阿虎一步步向那个人逼近,当走到那个人跟前时阿虎突然伸出右手抓住了那个人的手腕,那个人身手也算矫健,只见他用力一甩,想要挣脱阿虎的控制。

    我对阿虎喊道:“没错!就是他!他就是那个冒牌的闷雷,在第一次见面时他就用过相同的招数。”

    那个冒牌闷雷见事情败露,挣脱的力量明显加大,但阿虎的手就像一把钳子一样,牢牢的攥住他,假闷雷见吃不住劲,抬起脚准备踹向阿虎,阿虎一个闪躲躲开了闷雷的攻击,然后左手一拍将闷雷整个人拍到在地。

    阿虎的力气那是大的惊人,这一拍估计半条命都没了。闷雷疼在在地上打滚,我走到他跟前说道:“你就别再挣扎了,快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乔装打扮成石子他们四个来引诱我们进入昆仑山。”

    那个人冷笑一声说道:“你以为我将整个事情告诉你你就能逃脱组织的控制吗?告诉你你们已经陷入组织为你设计好的一个巨大的陷阱中,你们这些人都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