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节 抵达云南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45本章字数:3038字

    转天一早,我们四个人便准备好装备,疯子给那个港商打了电话,说我们这就动身,预计中午出发。撂下电话后,疯子对我们说到:“那个港商还埋怨我通知他晚了,嘿嘿,要事早通知他咱们还吃个屁呀。”

    我们吃过早餐后,准备出发,疯子又给那个港商打了个电话,说马上就要去找他,如果他们实在来不及,我们可以到云南等他。撂下电话后,我们奔向那个港商的别墅,我和疯子下了车,让阿虎和锦楠等我们一会儿。

    走到别墅前,发现单元门没锁,我们俩便走了进去,别墅内一片狼藉,许多佣人正在忙前忙后的奔波,疯子对我说道:“看来我们这次给老油条闪的不清。”

    不一会儿,我听到楼上传来港商张总的声音:“哎呀,你们动作快点,要是延误了行程我可是要扣你们奖金的,把东西都装在这个箱子里,笨死我了。”

    我和疯子向楼上走去,走到楼道口便和正打算下楼的张总遇到,张总看到我们后说道:“哎呀,让二位见笑了,不过郑老板,你这事办的确实不地道,你看看我这有多狼狈啊。”

    疯子说:“张总,实在是不好意思,上回刘老板将您的意思传达下去了,可另外两个人死活不同意让您加入,我们刘老板差点没和他俩打起来,当然,在我们四个人里刘老板的地位还是最德高望重的,所以那俩人虽然不同意,但最后只好和刘老板妥协。”

    “哎,让刘老板多费心啦,我也是没办法啊。”张总说。

    “我说张总,您的钱正的也不少,为什么还要跟我们冒这个险去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呢?”我问道。

    张总将我拉到一边,小声的跟我说:“刘老板,实不相瞒,我这家底没多少可吃的啦,我开始是做期货生意的,后来半路出家倒腾古玩。但如今无论是期货还是古玩生意都不好做,现如今我已到了穷困潦倒的边缘,老婆和孩子都离我而去了。最近我打听到,云南的古慕堡藏有一个玉麒麟,如果把它弄到手,就足够我祖孙吃三辈的了,不过你们放心,我只要那个玉麒麟,听说古慕堡里还有很多宝物,那些都是你们的。”

    如果这个张总所说确实属实的话,那么他的遭遇倒真是值得同情,毕竟曾经的富商如今混到和我们一起盗斗的地步,也算是造化弄人把。

    于是我的同情心再次泛滥,便告诉疯子我们可以等一等张总,等他准备好后我们一起走。张总用感激的眼神注视着我,随后命令手下人加快速度,务必要在中午前将所有行李准备完毕。

    我给锦楠打了个电话,叫她和阿虎也进来,张总给我俩让进其中一间房间,因为客厅实在是太乱,没法让我们待下去。进入房间后,用人给我们倒上茶水并放了一些甜品,张总将支票递给了我,然后就出去忙活自己的事了。

    “得,这回钱是全齐了,依旧已经晚了,待会儿找个银行,把钱先入到大伙的帐上。”我说。

    “我觉得这个张总有点孤注一掷的意思。”锦楠说。

    “你的意思是他把所有的堵住都压在这次云南之行上?”我问道。

    “没错。如果只是单一的准备出行的话,不可能家里面上上下下忙活成这样,看样子他是想把家里面大部分都东西卖了,一旦此次云南之行失败,我估计他也不会再回来了。”锦楠说。

    “可是他还有房子啊,纵不能连这别墅都不要了吧?”疯子问道。

    “这栋别墅恐怕早就更名新的主人了,我估计他所带的装备都是自己变卖家产后所买的的。”锦楠说。

    “如果这样的话,他给咱的支票会不会是一张空头支票?”我问道。

    “很有这个可能,你最好去银行查一下,看看有没这个账户上还有没有钱吧。”锦楠说。

    他娘的,竟然感跟我耍花招,我叫上疯子,迅速走出别墅,在别墅外找到一家银行,里面人不是很多,不一会儿,就轮到我办业务。我立刻将支票递给银行柜台专员,并将自己的账号填上,等了大概几分钟,银行工作人员告诉我该帐户已经没有余额了。当时我就火了,叫疯子拨通张总的电话,我接过疯子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张总接通了电话。

    “喂,郑老板。”

    “我是大刘。”

    “噢噢噢,刘老板啊,你好。”

    “我没想到您跟我玩这套。”

    “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问你,这张支票上的帐户根本就没有钱,你拿我们当猴耍了?”

    “诶,哦哦,我想起来了,刘老板不要生气,一定是我把帐户搞错了,你放心,我再给你填一张就好了。”

    “您了还是别再给我重写了,你立刻让手底下的人把钱打到这个账户上来,我只等你十分钟,十分钟过后要事钱还没到,这次云南你肯定是去不成了。”

    “别、别,刘老板,您看这样行吗?您把您的帐号告诉我,我让人直接打到您的帐户上去,但您得等我二十分钟,毕竟这笔钱也不是小数目。”

    “那好,如果这次再有什么差错,可别怪我们不讲情面。”

    撂下电话后,疯子问:“那个老油条怎么说?”

    我说:“他说二十分钟后把钱打到我的帐户上,从他的语气上判断,这次应该不会耍咱。”

    “他娘的,等到了古慕堡,看我怎么治他,感跟咱们来这套。”疯子说。

    “如果这次他能把钱规规矩矩汇到咱这,咱还是既往不咎吧,毕竟他也不容易。而且从这件事上,我更加确认它就是一个普通的商人。”我说。

    不一会儿,我的手机短信里收到三条短信,分别是我的帐号提示的汇款情况,一笔是五十万,一笔是四十万,还有一笔是三十万。看来这个港商也是东拼西凑凑到一百二十万的,

    收到钱后我对疯子说:“我把钱给你们打过去,先把这事了了。”

    疯子说:“我们绝对信得过你,这钱也不着急,等我们回来时再说吧。”

    我说:“那不行,万一这次去时我回不来,你们这钱找谁要去?”

    “那就算是给你的丧葬费了呗。”疯子说。

    “你他娘的还真大方,别废话,这事听我的。”

    于是我便将这一百二十万分成四份,将其中三份给他们三人打了过去。

    事情办妥后,我俩返回别墅,此时张总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于是我们奔赴机场,向云南出发。

    我们到达云南大理后,已是下午,于是先找了家酒店住下,晚饭时我们研究了一下明天的路线。据说古慕堡是在罗普峡谷内,当时之所以要在这个地方建这么个城堡是由于震慑住峡谷里的恶魔,早在宋朝,就有人在当地发现了这座城堡的存在,但古慕堡究竟是哪年建成的,如今尚未可知。随着云南旅游行业的兴旺,所有的景点每到黄金周时绝对是人头攒动,但洛普峡谷从未对外开放过,一来是因为那里地势险要,而来是那里总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进入峡谷里的人就从来没出来过。我们如果想进入古慕堡,就必须穿过洛普峡谷。

    我们最后定的计划是先坐车到洛普峡谷的边缘,然后我们在徒步向南走,但这条峡谷究竟有多深,我们无法知晓,所以我们必须要做好走上几天几夜的准备。

    计划订好后,我们也吃得差不多了,便回到各自的房间里休息。第二天一早,我们背上装备准备出发,此行共有七人,其中有我、疯子、阿虎、锦楠、张总以及他的两个保镖,经介绍得知这两个保镖一个叫阿正另一个叫阿坤。

    我们搭了一辆前往木结村的地方,据当地人说,这是离洛普峡谷的能通交通的地方。我们下了车,来到木结村,村子并不大,大概只有百十户人家。我们随便找到一户人家,这家院门并没有锁,我怕人太多吓到人家,便独自进入院中,站在院子里我对着屋内喊道:“这里有人吗?”

    马上屋里吗便有人应声,但让我比较纠结的是,里面人说的话我完全听不懂。不一会儿,从屋子里走出来一位中年妇女,看样子大概四十多岁,一副苗人的装扮。她见到我后,巴拉巴拉说了一堆我完全听不懂的话。

    我对她说道:“大姐,你好,我是外地的游客,想去洛普峡谷看看,您这里有没有人愿意当向导,价格咱可以详谈。”

    妇女用茫然的眼神看着我,又说了一堆我根本听不懂的话。我心说完了,当地的苗人是根本听不懂汉语的,而且更不会说汉话。我又尝试了几次,发现这都是徒劳的,于是走出院门问他们有没有会说当地话的,结果可想而知,他们都不会,甚至都没听过苗人说话。

    这时这位苗人妇女追了出来,又拍了拍我,手里再比划着什么,她的意思好像是让我跟她去一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