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节 溶洞里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46本章字数:3000字

    这口水晶棺椁和我们之前在昆仑山的树上看到的那口差不多,依然无法从它的侧面看清里面的情况。我们一步步向棺椁跟前靠近,每走一步我的心就会紧那么一下,我的脑子里总会想到我们之前碰到的从棺椁里钻出来的香尸魔芋。

    直到走到棺椁的近前,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生,于是我装着胆子向前跨了一大步,此时从棺椁的上面可以将内部看得一清二楚,让我感到奇怪的是,棺椁里竟然没有任何东西。剩下的人此时也都围拢过来,看到里面没有东西,也都纷纷感到奇怪。

    疯子说:“我还以为里面会冒出个香尸魔芋或者是粽子啥的,谁曾想里面啥都没有,你说一个空棺椁整这么复杂的机关干啥呢。”

    “这个里面有可能就放着那个可能存在着隐患的东西,而且棺椁里面无非就是放着棺材,看来墙上所写的必须要移走的东西,就是棺材里面的尸体。”阿虎说。

    “可是那具尸体在哪呢?”我问道。

    “可能被人移走了,我估计很有可能当时的这些人把这个尸体放在了昆仑山的那棵树上。可后来又有人把尸体从树上搬走了。”阿虎说。

    “搬走的会不会是DS公司的人?”锦楠问到。

    “我不敢肯定,但以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DS公司的面很大。但我感觉移走那具尸体的应该是大刘的父亲。”阿虎说。

    “为什么会是我父亲?”我问道。

    这时疯子插话道:“大刘,平时见你挺聪明的,怎么一牵扯到你老爹的话题你就不开窍呢?你还记得我们去昆仑山时,拿到的小盒里写的是什么吗?”

    “写的不就是先前队伍留下来的让后面的队伍把一个东西拿到古慕堡吗?哦,原来是这样。”此时我才反应到。这第二批队伍,不就是我父亲他们那支队伍吗?而且在香尸魔芋的环境里,我曾见到了吴叔,即便是环境,有些事情还是曾经发生过的,他当时也提到我老爹的团队似乎打算运走那里的一件东西。

    “如果是我父亲带走了那具尸体,那他们把它带回古慕堡的目的是什么呢?我曾听说那里藏着能够控制世界的秘密,不会是我老爹想自己控制这个东西吧?”我感到有些后怕。

    “现在一切还没有定论,这样说还言之尚早,一切的答案只有我们进入古慕堡后才能知晓答案。”阿虎说。

    这时张总插话道:“是啊,是啊,我们在这里耽搁的时间也不少了,既然这个棺椁里什么也没有,那么这个地方也没什么研究价值了,不如我们尽快赶路,等天黑了,恐怕路更不好走。”

    我此时脑子有些乱,也听不进别人在说什么,只是琢磨着为什么老爹会带走那么危险的东西,难道这么长时间以来,他舍弃我和爷爷就是为了完成他这个计划?那我老爹这人得有多么铁石心肠。

    这时疯子看到我有些郁闷,便走到旁边拍了拍我说:“别烦了,现在说什么都是瞎扯,我们还是尽快赶路吧,到那里也许一切就都知道了。”

    我点了点头,准备从原路返回,这时张总问道:“你们说这个水晶棺是不是会值点钱?”

    疯子回道:“肯定值钱,但背出去的任务可就靠你了。”

    张总见众人没有打这棺椁的主意,只得作罢,于是朝原路返回。走出 ,感到里面的风依旧吹的我不舒服,我奇怪的问道:“这里面既然是死路,那这风是从哪里刮出来的?”

    “我们刚才所在的那片石台后面,是一堵透风的墙,只是我们那些缝隙太小,所以大家没有注意到,而且我也试着推了推那堵墙,发现根本推不动,估计后面没有什么暗门,只是这堵墙由于是天然形成的,所以会留有一些缝隙。”阿虎说。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刚才在溶洞里没看到你研究后面那堵墙呀?”我问道。

    “在赶紧这个洞时我就一直在找这股风是从哪吹来的,直到我们到达那个台阶。”阿虎说。

    我不得不佩服阿虎的细心以及洞察力,我恐怕再学个十年二十年,也赶不上阿虎的一半。

    我们继续向前赶路,之前趟水时弄得鞋和裤子都是湿的,贴在身上极为不舒服。我们继续向前赶路,一直走了两个小时,我们感觉到有些疲惫了,于是便找了个地方休息一会儿。

    “咱们走了多长时间了?这条路到底有多长啊?怎么还是看不到尽头啊。”疯子一连问了三个问题。

    “我他娘的要知道就好了,咱们先把吃的东西拿出来,填一下肚子,待会儿还指不定要走多长时间了,如果天黑时还无法到达古慕堡,那咱们只能走夜路了。”我说道。

    锦楠这时拿出一张地图看了起来,我凑了过去,问她在看什么,锦楠回道:“我拿了一张中国地图,我们明明就在这一片区域,可很奇怪的是这里并没有标明洛普峡谷的位置。”

    于是锦楠又从包里拿出一张地图,又继续说:“这是我用谷歌地图搜索出来并打印的,你看,很明显这里是一条长长的峡谷。”

    我点了点头,说道:“也许这里从没有人来过,在地图上没有标识也是很正常的。”

    锦楠把中国地图放到一边,把谷歌地图拿了出来,说道:“你看这个峡谷,由于上面有太多的植被,从卫星上完全看不到我们脚下的路,不过就在这条峡谷的中点时,两边峭壁的颜色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这意味着我们现在还没走到这条峡谷一般的距离。”

    我问道:“那这条峡谷的尽头有没有显示出古慕堡?”

    锦楠摇了摇头,说道:“我之前也是非常仔细的在找,但都没有找到,也许是被这里的植被盖住了吧?”

    “依照现在的情况,看来我们还有一多半的路要走,而且绝不能在这里安营扎寨,谁知道这鬼地方到晚上会蹦出来什么,看来肯定要走夜路了。”我说道。

    “那你就把情况跟大家说一下吧,让他们有个准备。”锦楠说。

    于是我就把现在的客观情况和其他人讲明,并让大家先暂时填饱肚子,估计这一天会非常辛苦。疯子倒是表现的很兴奋,他就是那种人来疯,越是惊险刺激的事他越喜欢干。阿虎在一旁默不作声,一边吃东西一边擦拭他的宝刀。那个张总看样子有些踌躇,毕竟这一路走来他的体能状况已经有些吃紧了,如果再走一晚上的夜路恐怕会连老命都会搭上。不过让我很奇怪的是在他旁边的阿炳和阿坤好像一直都很沉默,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打我和他俩见面开始,他俩人几乎就没说过话,难道保镖都要扮酷才能证明自己的身份吗?

    休息了半个小时左右,我召集大家收拾东西,准备再次出发。由于张总的体能实在是成问题,我们前进的速度又慢了下来,疯子曾跟我建议咱们四个人在前头走,让他和两个保镖跟着,我否定了疯子的提议。一来是在这荒郊野外的把他撇下确实不合适,二来是这个张总天生多疑,如果我们先走一步,他是肯定死活不让的,而且会怀疑我们想甩掉他,把古慕堡里的东西独吞。

    我们又走了很长时间,我发现两旁岩壁的颜色发生变化了,从原先的青绿色的石头变成了土黄色,而且上面的植被也稀少了许多,夕阳还能够透过植被,照在岩壁上,我们此时的环境也不再那么黑暗。有了阳光,大家的心里稍许舒服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所有人脚下的步伐也越来越快了。

    但美好的时间总是很快就过去,接下来要迎来的便是漫长的黑夜。夕阳退去,夜幕开始降临,我们刚关闭不久的矿灯此时又得打开。洛普峡谷在白天看来都是那么阴森恐怖,到了晚上更是令人望而生畏。望天晚上看去,这里的植被在星空的映射下似乎更像是一张张利爪从岩壁上伸出来,准备朝我们抓过来。

    不知不觉中,我看着天上有点入神,忽然,我看到在植被中出现了许多淡红色的光点,一开始我以为是之前的那些蛇的眼睛,可仔细一想,蛇的光点应该是青绿色的,可这是淡红色的,颜色不对啊,于是我让大家先停一下,然后指了指上面。所有人都向上看去,都纳闷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可就在这时,我看到一对光点正以飞快的速度向我逼近,这速度快的惊人,瞬间我就感觉脖子被什么尖锐的东西抓了一下,但当那东西靠近我时,我能感觉到那个光点肯定是什么东西的眼睛。

    在我被抓到的同时,我立刻将头低下准备滚向远一点的地方,可谁曾想我打了个滚刚准备起身,那东西竟然爬到了我的身上,两只爪子拼命地在抓我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