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节 洛普峡谷里的尸体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46本章字数:3030字

    张总一直以来对疯子的话都是深信不疑,一听到疯子说到古慕堡里的情况,不由得冷汗直冒,说道:“郑老板,你刚才说的如果都是真的,那我们这一去岂不是去送死?”

    疯子回道:“你又不是刚听到关于古慕堡的情况,到那里肯定是九死一生,怎么?现在想打退堂鼓了?不过你现在回去就有点远了,不过你不用太担心,之前关于这洛普峡谷的传闻不是也不少嘛?可我们现在不还活的好好的?”

    “我知道有些传闻不可信,可我一想到曾经去过那里的人都没活着出来过,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尤其进入这个峡谷以后,总感觉这里鬼气森森的,而且我总觉得后面有人跟着我们。”张总说道。

    不管是倒斗还是摸金,最忌讳的就是自己吓唬自己,我听张总在那故弄玄虚怕影响大家的士气,就说道:“我们这次来,就是抱着必死的信念,而且在你来之前也没人逼着你,而且既然来了就别总疑神疑鬼,要知道墓里面的鬼最爱找那些胆小的人。”

    张总突然“啊”的怪叫一声,我心说我这句话不至于把他吓成这样吧,我用矿灯照了一下他的脸,发现他被吓得不轻,嘴唇一个劲的发抖,好像要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坏了,难道我惹祸了?谁知我刚要过去安慰他两句,突然,张总将手指向我的身后,说道:“那里、那里都是些什么东西?”

    我赶忙用矿灯向前方照去,只见在不远处的岩壁两侧,站着两排人,我照了一下离我们最近的那个人,发现这个人身穿白色的上衣,衣服是那种古时候人们所穿的布衣。头部大部分被头发所挡住,看不到脸,向远处照去,矿灯所照射的范围内都是这些人。

    我们都停下了脚步,锦楠反应倒是很快,一颗燃烧弹向前打了过去,这一次她并不打算打的太远,因为这些人离我们只有不到百米。燃烧弹落在了离我们大约两百米左右的地方,在燃烧弹火光亮起的一瞬间,我看清了前方的情况。

    只见岩壁两侧所站立的人都是被铁锁绑在了岩壁上,在燃烧弹所照射的范围内,两侧的人一眼望不到边。我被眼前的场景镇住了,我从没见过这么多死人站在路的两旁,即使在昆仑山的树上,我在幻境世界里曾看到过树上挂满的死人,但那些人离我都还很远,所以不会像这次一样那么直观。而且一想到我们要从这些站立的尸体跟前走过去,感到不寒而栗。

    这时阿虎对锦楠说道:“再打一颗,往远处打。”

    于是锦楠又发射了一颗燃烧弹,这次打得很远,距离我们足有五百米开外,远处站立的尸体依旧望不到头,我心说这得有多少尸体呀,在古代一个村子的人恐怕也没有这么多啊。

    这时阿虎说道:“我先过去看看,你们先不要动。”

    我说道:“这怎么行?你一个人过去太危险了,不如我跟你一起去,万一有点什么事好有个照应。”

    阿虎点了点头,于是我和阿虎向那群死人走去。不一会儿我俩便来到离我们最近的这一对死人跟前,我用矿灯照向它的脸,发现整个脸部完全被头发挡住,根本看不清它的样子。可是我又不敢掀开它的头发,怕万一当我掀开头发的一瞬间,一张面目狰狞的脸便向我凑过来,想想这种恐怖片里的场面,还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可阿虎倒是毫无惧色,只见他上下的打量着这个死人,然后对我说道:“用矿灯对准它的脸,记住当我把它的头发掀开时,无论你看到什么都不要叫出声来,也不要移开矿灯。”

    我努力地点了点头,强行让自己镇静下来,我就值当掀开那个死人的头发后,它的脸会是山村老尸里那个女鬼的样子或是午夜凶铃的贞子,再或是咒怨里的伽椰子。

    我用双手打着矿灯,生怕万一被吓到矿灯会拿不稳,阿虎一步步的靠近那个死人,用宝刀插入那个死人的头发中,然后向边上一带,这个死人的整张脸完全展现在我俩的面前。只见这个死人就像刚死不久一样,脸上没有任何腐烂的痕迹,而且面部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两眼是张开的,但不是双目圆睁的那种惊悚,而是平淡的注视着前方,嘴角略微上扬。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这个人嘴看着我笑,这个样子让我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我靠他娘的,我吓的差点没将手中的矿灯掉下去,心说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刚死不久的尸体,按道理说这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人来,那么这些尸体是从哪来的?

    我看向阿虎,发现他还保持着掀开这个死人头发时的姿势,而且一直盯着这个死人,似乎又在沉思着什么事情。我知道阿虎一旦陷入沉思肯定有他的道理,所以也没打断他的思路,我能做的只有保持矿灯能够照在那个死人的脸上,其他的事我什么也干不了。

    我们俩就这样和这个死人僵持着,我不敢直视眼前这个死人,一直再往两边看,生怕和它注释久了,它的表情会突然变得狰狞,那样我整个心脏都会被下出来。

    可就在我的目光扫向那个死人时,我感觉那个死人居然瞪了我一下,我定眼再一看,发现它还是保持着原来的面目表情。我心说虎子,你能不能快点想,这种被死人直视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

    正在我心里不停地抱怨时,阿虎将刀慢慢放下,随着刀下落的同时,那张死人的脸也被它的头发盖住。阿虎说道:“这些人是祭品,它们好像是供奉这里的某个东西。”

    “究竟是什么祭祀会用这么残忍的手段要杀死这么多人?难道是石台上所说的那个尸体?”我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这些人死了至少有上百年了,而且所祭祀的那个东西肯定不是寻常之物,它能让这些尸体百年不腐,甚至更长的时间都不会有变化。”阿虎说。

    我越听越觉得离奇,一般若想将尸体保存完好,需要在这个人死后做很多繁琐的工作,每一个环节必须处理的非常精确,而且在下葬时,对墓里的幻境以及尸体所填充的药物都是非常有讲究的,我头一次听说在露天的环境下,不经过任何处理就可以让尸体百年不腐。

    “虎子,你是怎么断定它们已经死了上百年了?”我问道。

    “从他们的眼窝以及皮肤的纹路便可以判断出死亡时间,这些人虽然五官没有任何变化,但它们的眼神已经藏下了百年的经历,还有,它们的皮肤已经干涸的不成样子,而它们身上的血依旧在身体里,说明没有什么东西在吸血,只是由于时间久了,血液早已凝固,这种过程至少需要上百年的时间才能完成。不过我在想,这种东西居然有这么大的能力,说明它有很强的法力,如果我们不幸碰上它,恐怕会必死无疑。”

    “那我们怎么办?还要去古慕堡吗?”我问道。

    “去,为什么不去?你不也说过吗?既然来到这,就应该抱着必死的信念,我们都是死过几次的人了,即使碰到在凶险的地方,我们也要闯上一闯,即使到了阎王那里,我们也好跟他吹吹生前的事迹。”阿虎说。

    阿虎的话顿时激励了我,一想到最应该去古慕堡的人应该是我,但刚才却被吓得有些退缩,暗骂自己没用。

    我俩下去先和疯子他们会合,然后对他们一五一十的说出那些死人的来历,其他人的反应都不尽相同。疯子是有了名的天不怕地不怕,哪怕岩壁上绑的是能动的粽子,他也不会含糊。可张总却被吓的不轻,我见他脸被吓得煞白,嘴唇发紫,而且还时不时的嘟囔什么万一那些死人诈尸怎么办。

    哎,我心里不禁感叹,带上这么一货真是个累赘,但也不能把他就此抛下,于是我做了半天张总的思想工作后,他总算能克服一下自己的心理障碍,可以撞着胆子跟我们继续赶路。

    在出发之前,我叮嘱他们,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许掀那些死人的头发,尤其是疯子,他那种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疯子对我再三保证后,我觉得没什么其他可担心的事了,就召集大家继续赶路。

    我和阿虎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我小声的问道:“虎子,你说这些尸体会不会诈尸?或者变成什么‘粽子’?”

    “不好说,不过以目前的情况看,应该不会,如果它们要是粽子,恐怕在我们掀开第一个死人的头发后,它就会动的。”阿虎说。

    我一听是这么个道理,于是就放心大胆的和阿虎在前面开路。正当这时,一道闪电划过,随后一声炸雷响起。阿虎对所有人喊道:“电闪雷鸣之时恐怕这里有变,快走。”说完,就带着我们向前加速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