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节 反劫持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46本章字数:2999字

    我脑子里突然灵光一现,看到这间屋子里有扇窗户,于是便向窗外看去,我将头探出窗外老远,在保证自己能够看到自己下面所有的窗户的同时,还能保持自己不会摔下去。我从最下面的窗户开始数:1、2、3!数到我这层正好是第四层,而且我所在的窗户的正下方,也是刻着一只恶鬼。我吓得差点没从窗户栽下去,我又再次数了一遍,希望自己数错了,然而现实让我感到失望,我数的楼层确实没错。想着照片里的那个东西,当时正站在我这个位置上向窗外看,此时的我后背冷汗直冒。

    突然我又想到一个严重性的问题,疯子怎么这么半天不吭声呢?之前我因为太过于关注文件以及照片上的内容,此时当我注意力分散的时候,才发现这个严重的问题,疯子居然也消失了。

    我大声地喊了两声疯子,没有回应,我知道现在暂时只能依靠自己来面对这座凶险的古慕堡。忽然,我听到这间屋子的隔壁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声音离这道墙很近,我侧耳贴到墙壁仔细去听,果然是从我左边隔壁这道墙后面传过来的。

    我试探性的问了两句:“疯子,是你吗?要是你的话你就回应两声。”

    墙壁的另一边没有人回应,但“吱呀”声依旧响着。由于这道墙不相通,所以我无法一下子过去。我思索着自己该如何过去,手里依旧拿着那张古慕堡全景的照片。当我准备先将照片揣在包里时,我好像又发现了不太对劲的地方,于是我又拿起照片,仔细的观察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到底是哪不对劲呢?我应该能意识到啊!我一边拼命思索着,一边抵御“吱呀”声所带来的干扰。窗户、疑似人影、吱呀声,对了!我靠!如果这扇窗户就是我所在的位置,而吱呀声是在我的左侧。于是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方向,将自己转到从古慕堡外面面朝这里的方向,现在我的方向是背对着窗户,如果这样的话这声音肯定是在窗户的右边,可是、可是从照片上看,这扇窗户并不是在古慕堡的正中央,而是在古慕堡的右侧,窗户的右侧除了一道墙之外,就什么都没有啦!如果这声音是从隔壁发出来的,那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够在古慕堡外侧的半空中发出这种声音?

    我越想越感到后怕,自己开始慢慢的远离那堵墙。随后我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重重的摔在地上,当我爬起来时,发现那声音居然消失了。随后我看到那面墙开始出现裂纹,那堵墙开始往下掉碎石,随着墙上的石头不断脱落,我依稀看到墙内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用矿灯朝那东西仔细照过去,发现那竟然是一个人,一张惨白的脸正面目狰狞的瞪着我。

    我吓得掉头就跑,想赶快跑出这间房间,我沿着通道一路狂奔,突然脚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倒,随后整个人摔了出去,正在我被摔得七荤八素时,我感觉一个人骑到了我的身上,还没等我还击,一张毛巾捂住了我的嘴,慢慢的,我逐渐失去了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慢慢的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到张总、阿炳和阿坤正注视着我,我努力的让自己更清醒一些,发现并不是自己的幻觉。

    张总开口问道:“刘老板,我们又见面啦。”

    我心中一股无名火起,真恨不得上去揍他一顿,但此时我的手脚被绳子绑着,而且身上没有一点力气。

    张总又说道:“刘老板,不要白费力气了,刚才在捂住你的时候我们给你下了药,你现在除了能开口说话,什么事也干不了。”

    “你们为什么要把我绑起来?”我问道。

    “哈哈,”刘老板笑着说道:“你以为我那么傻,会让你们白白拿走我那一百二十万?我张某人的钱绝不会落入别人的口袋,如果有人想打我钱的注意,那他的下场只有去死。”张总说。

    “谁他娘的会打你钱的注意,我们一没偷、二没盗,是正儿八经的和你谈生意,这些钱你是自愿给的。”我说道。

    “谁说我打算自愿给你们那么多钱,告诉你,这东西最多值八十万,你们以为我真的不识货吗?我之所以多出那四十万,是借助你们的力量穿过洛普峡谷来到古慕堡。”张总说。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能够有能力到这里来?”我问道。

    “要知道这世上能从昆仑山的古墓里出来的没有几个,你们能够活着出来,证明你们都不是等闲之辈,最起码在一些凶险地方的生存能力要比我强上很多。”张总说。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回去古慕堡呢?”我问道。

    “这个你不用管,我自然有渠道能够探听到各种信息。”张总说。

    “我的那些朋友是不是也被你们控制住了?”我又问道。

    “你猜的没错,我已经将他们当度关在一间屋里,稍后你将会和他们相聚,然后一起去见阎王。”张总说。

    “既然我已经快死了,你就让我死个明白,你到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我估计肯定不是为了什么这里的某件古董吧?”我问道。

    “宝贝我见过不少,也有不少,你以为以我的身价会冒着这么大风险亲自到这里来盗一件古董吗?实话跟你说了吧,这里藏着一具西周年间的古尸,如果得到他,就可以掌握一切。为了这具尸体,我已经搭上了所有的财产,请来了不少高人,我将他们派到这里,然而他们全都是饭桶,这些人进入这里后就没有一个能够活着出来的。眼看我的财产已经快被耗光,可能是老天开眼,你们这几个人居然出现了,所以就有了之前发生的一切。不过有一点你们肯定没有猜错,我确实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背水一战。所以亲自跟你们走一趟。”张总说道。

    “那在昆仑山古墓里,冒充石子他们的那一伙人也是你派来的?”我问道。

    “什么石子?我不认识他们。”张总说。

    看来假冒石子他们的不是这个港商派来的,我继续问道:“那我们完全可以合作,我去找对我来说有价值的东西,你们去找你们的尸体,咱们两方的利益并不冲突。”

    “你觉得如果我把你们放了,这个秘密还有可能守得住吗?我杀你们不光是为了钱,更重要的是要让整个计划不能功亏一篑。”张总说。

    我微微一笑说道:“恐怕你的计划这次又落空了。”

    张总还没明白我的意思,只见疯子和锦楠已经站在他们三人的身后,疯子拿起棍子猛地朝张总脖后就是一闷棍,将张总抡的晕了过去。锦楠也拿出生字,勒住了阿炳的脖子,阿坤见势不妙,立刻向边上一滚,躲开了我们,等他起身后,疯子也一个箭步追了上来,拿起棍子就朝阿坤的面门抡去,阿坤反应极快,身体顺势向后一仰躲过了疯子的攻击,然后向边上一闪,迅速向通道内跑去。

    疯子想要继续追,我喊道:“疯子,别追了,这里情况复杂,可别再走丢了。”

    疯子停止了追逐,然后走到张总跟前狠狠的踹了他几脚,最厉害骂骂咧咧的没完。锦楠死死的勒住阿炳,此时阿炳的脸涨得通红,再过一会儿恐怕要断了气,我找出一根绳子,将阿炳的手脚捆上,锦楠才将绳子松开。

    我凑到阿炳跟前问道:“你和阿坤是和他一伙的吗?”

    阿炳闭着眼睛,一言不发。疯子本就憋着一肚子火,此时见阿炳这种态度,走到他跟前十足力气抽了阿炳几个耳光,阿炳的嘴角被打出了血,我心说这疯子下手可够狠的。被重重的扇了几下耳光的阿炳依旧保持着沉默。

    疯子对他说道:“好,既然这样,老子就让你永远沉默。”

    说着,疯子便掏出步枪,瞄向阿炳的头。我觉得这时候还没到非杀他们不可的地步,便阻止了疯子,说道:“他既然不说话,有人会说话的。”

    说完,我跟疯子使了个眼色,疯子心领神会,拉起昏迷不醒的张总,再次反复的抽着张总的耳光。我觉得这样抽下去也不会让他苏醒,备不住疯子一用力再将他的脑袋打下来。便让疯子停手。将张总重新放下后,我找锦楠要了一把匕首,以前据听说人在昏迷时有个学位,位置应该在两肋,只要用尖锐的物体轻轻刺破昏迷人的表皮,这个人会马上苏醒,于是我决定那张总做个试验。

    我用刀在他的肋部轻轻的捅了几下,然后找到一个我觉得比较靠谱的地方用力的扎下去,可能是用的力量稍微大了一些,匕首的头差点刺进张总的肋部,虽然力道没有控制好,但是效果还是不错的,张总突然怪叫一声,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