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节 尸体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46本章字数:2974字

    通道里无比漆黑,我们沿着通道一路向里走,不一会儿,便来到一处房间,这里好像是一间书房,柜子上摆满了密密麻麻的书,这里应该很长时间没人来过,所有书的表面都被厚厚的尘土盖着。我在书架旁走了一圈,发现有一本书竟然没有任何灰尘,在其它书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显眼,我将这本书拿了出来,发现上面没有书名,只是一套黄色的纸作为封皮,我迅速的把书打开,粗略的看了看里面的内容,发现这本书竟然是描述古慕堡的来历以及作用。

    内容大致是这样写的:此楼建于魏晋南北朝时代,是当年朝廷权臣宇文护派人修建的,宇文护为中国历史上第一大权臣,赵高、严嵩等人无法和他相提并论,因为此人杀过三位皇帝。

    第一杀!宇文泰在临死前遗命宇文护掌管国家大权,这让宇文护的野心一下子膨胀到了极点。于是,掌握实权后深觉自己已是“老子天下第一”的宇文护便迫不及待地逼使自己的主子西魏恭帝拓跋廓让位并杀之!扶宇文泰的儿子宇文觉登上了王位并建立北周。

    第二杀!宇文觉继位后,怕重蹈覆辙,于是便招了一批武士在皇宫里操练兵法,准备有朝一日擒拿宇文护以绝后患。结果,却被宇文护查觉后先下手为强,将宇文觉废黜毒死。

    第三杀!杀了宇文觉后,宇文护拥立他叔叔的另一个儿子宇文毓为周明帝,他觉得这个兄弟性格软好欺负,但是后来却发现宇文毓不仅聪明能干,努力发展经济,而且威望日增。于是宇文护就假装还政,只留军权交还所有权力。不明其用心的宇文毓竟照单全收,真正做起了“皇帝”。宇文护又恨又怕,于是又毒死了这个周明帝。

    然而历史上只是把宇文护所做的事情记录下来,而没有更深入的分析宇文护背后的隐情,他能够杀死三位皇帝这显然是不正常的。当时宇文护之所以能够控制皇帝以及整个朝廷,是因为他手上掌握着一个能够控制所有人生死的东西,当时有很多朝廷里的官员都是被那东西所害,直到后期所有人都不敢与宇文护为敌,即便是皇上,也要对他惟命是从。而宇文护这一法宝不仅用在政权上,在战场上也充分体现出他的可怕,直到后来邻国再也不敢与之交锋。而就在宇文护呼风唤雨之时,宇文邕发现了宇文护背后的秘密,他终于知道原来宇文护能够操纵生死的法宝竟然是一具尸体,经过他派人长期观察发现,这具尸体是被关在古慕堡之内,宇文护抓来一些战俘,将他们用铁链绑在现在叫洛普峡谷的岩壁上,在峡谷的顶端放置一根铁柱,将雷电的电流打入到这些战俘的身体上。这些战俘在第一次被雷电的电流穿过时,基本上就已经毙命了,但五脏六腑还是能够正常工作,他们只能承受每次电流经过时所留下来的巨大痛苦,所谓的痛不欲生正是如此。这些战俘死亡后,宇文护请来一些法师将这些战俘的魂魄取出,并放置在那具尸体的棺椁里,七七四十九天之后,那具尸体便苏醒过来,为宇文护所控制。宇文邕发现这个惊天的秘密后,韬光养晦了十二年,在这十二年里,他发现这具尸体要想继续生存,必须依靠那些绑在岩壁上的战俘。当每次雷电的电流经过这些战俘的尸体时,那尸体会产生一种怨气,而宇文护的法师们便将这些尸体的怨气收集起来,放在尸体的屋内,那具尸体以这些怨气为食物。

    于是宇文邕便开始长达十二年的研究,他一直在寻找破坏这具尸体的方法,终于有一天,他找到了当时很多江湖上的高人,并稍加改动了一下古慕堡一带的风水,使之长期没有雷雨天气。这下可急坏了宇文护,尸体没有食物很快便会继续处于休眠状态,而他也再无控制局面的法宝,那最后的他结果必定是死无葬身之地。

    宇文护不再坐以待毙,他将一些牢里判处死刑的人偷偷地带到昆仑山上,再在那里建造一个与洛普峡谷相同的格局,而让他感到喜出望外的是,昆仑山的地理位置要比古慕堡好很多,而棺椁所在的位置,也是在龙脉所在的地方,最重要的是,宇文护发现了一棵极其怪异的树,这棵树不用浇水、施肥,而是以人血为生。虽然昆仑山很少下雨,但这棵树正好可以和那具尸体互补,树可以吸食人的血液,而尸体则取其魂魄,

    为了使尸体更有效率的进行工作,宇文护还在树的顶端建了一座水晶棺椁,目的就是为了让尸体和那棵树融为一体。但就在宇文护紧锣密鼓的开展他的下一个工作时,一直静观其变的宇文邕则开始了他的计划。

    他先是派人秘密的将那些战俘的尸体做了一些手脚,让这些战俘的灵魂全部脱离肉身,然后再派一些江湖上请来的高人将洛普峡谷的风水改了,使这具尸体的能力减弱。最后一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就是怎样让那具尸体重新睡下去。于是宇文邕亲自去请在当时颇有名头的高人张在望,张老爷子当时也有60岁高龄,早就已经隐退江湖的他本不想再插手其他事情,但听说此事关系到朝廷社稷,而且又是宇文邕亲自来请他,便再次出山。

    张老爷子行动前,做了充足的准备,将所有的道具都装备齐全,并带上了他的两个徒弟,然后将自己闭关修炼了三天,让你自己的法力达到最高的层次。三天后,张老爷子开始出发,准备对付他具尸体,进入古慕堡前张老爷子对他的连个徒弟说道:你们先不要进来,在门口守着,里面的东西你们对付不了。如果一个时辰之内我还没有出来,说明我斗不过它,但那具尸体与我缠斗完,也会法力耗尽,你们就干脆一把火烧了这里,那个东西再也不会危害人间了,烧完这里,你们立即隐居起来,一定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们的下落。

    两个徒弟还想劝阻,只见张老爷子一个箭步钻进了古慕堡内。张在望进去后,里面的事情无人得知,但半个时辰过去,两位徒弟听到古慕堡里传来了一声巨响,随后再次陷入一片安静。两个徒弟等了好长时间,见师父没有出来,他俩没有听张在望的话,也进入了古慕堡中,当俩人走到古慕堡的顶端时,发现了一口水晶棺椁,当他俩走近一看,俩人同时都被眼前的景象吓得瘫坐在地上,只见张老爷子和那具尸体同时躺在里面,面色平静,没有任何伤痕,再看那具尸体,那是一具女人的尸体,而且从衣着上来看,应该是殷商时期名门贵族的打扮,尸体的面容看起来非常漂亮,根本看不出任何死后腐烂的迹象,只是头发略显得长了一些,都快长到膝盖了。

    大徒弟跳进棺椁,去唤醒师父,可当他接触到师父的一瞬间,他就知道了师父已经驾鹤西去了。正在大徒弟还未从悲痛中醒过味来时,一只手突然掐住了大徒弟的脖子,而手的主人正是躺在师父旁边的那具尸体。大徒弟平时也跟张老爷子学过不少本领,但由于刚才注意力完全在师父这边,没有注意到那尸体居然还能动,一时没反应过来,可当他被那具尸体掐住脖子时,发现这只手力量极大,根本无法挣脱。而且此时他发现自己似乎无法挣脱这双手的束缚。二徒弟此时也跳了进来,拼命地踹着尸体的脑袋,但依然没有效果,于是他拿出一道符咒,口中念念有词,贴在了那具尸体的面门上,一道火光在尸体脑袋上炸开,但这具尸体就像是金刚不坏之身,符对它也起不到任何作用。二徒弟真急了,他知道如果在不让这具尸体松手,自己的大师兄恐怕也要死在这里,于是他使出最后一招,拿出宝刀,并在宝刀的刀柄上贴上一道符,口中飞速的默念几遍咒语后,用尽全身力气劈向了那具尸体的手臂。只听“砰”地一声,刀被弹得飞了出去,而这具尸体的胳膊,依旧完好无损。

    大徒弟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摆了摆手,示意他赶紧离开这里,最后二徒弟在无奈之下只能饱含热泪,跳出棺椁,向古慕堡外逃去。

    此后二徒弟的下落无人知晓,只知道他在逃出不久后给宇文邕写了封信,告诉他那具尸体已被师父暂时废除了法力,但这具尸体不是这世界上应有的东西,你们不要企图毁掉它,这是不可能的。若想万无一失,必须让这具尸体离开原来的地方,最好放置一处人迹罕至的山洞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