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节 墓猴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46本章字数:2996字

    宇文邕得知消息后,先是布置好一个局,将宇文护诱骗到局中并将其杀害,然后又命人在洛普峡谷挖掘一个山洞,并将这具尸体移到山洞里。但比较奇怪的是,当宇文邕第一次来到古慕堡里那具尸体的跟前时,发现棺椁里只有那具女尸,并未见到张老爷子和他大徒弟的尸体,至于是不是宇文护的人来过并将俩人的尸体移走那就只能是猜测了。

    这具尸体在山洞里一直处在沉睡的状态,这个秘密也似乎被永远的掩埋。直到后来的某一天,这个世界上出现了冯佳竟,是他一手创办了DS公司,也是他找到了这个秘密,所以这具尸体有可能在他的运作下重新苏醒。现在这具尸体已经被被DS公司找到,并重新建立了宇文护时代古慕堡的结构,冯佳竟想再次唤醒这具尸体,从而完成自己控制整个世界的愿望。不过他们的组织虽然规模庞大,而且做事缜密,但对于这具尸体,他们还是无法解决一个问题,而正是这个问题使他们无法唤醒尸体,以至于DS公司潜心研究了二十余年,仍旧没有任何进展,他们所遇到的这个问题就是缺少一个通灵人的鲜血。只要将通灵人的鲜血倒入尸体的棺椁内,加上铁链所绑着的那些尸体的怨气,才能够唤醒尸体。可如今要想找到通灵的人比登天还难,他们也曾找到过几个据说可以通灵的,但把他们找来杀掉后,发现这些人都是骗子,根本没有通灵的能力。不过最近几年他们似乎找到了一个真正能够有通灵能力的人,DS公司也在试探这个人。。。

    正当我看到关键部分准备翻页的时候,发现后面的几页居然全部被撕下来了。我心里寻思着到底是什么人会将书上的这关键的几页撕下来。DS公司的人?显然不可能,如果要是他们恐怕会直接将这本书拿走。又或者是阿炳?这也不合常理啊。那会是谁呢?难道是阿虎?以目前的形势,只有他最有可能撕掉这几页,可他的动机是什么呢?自打阿虎来到古慕堡,我就觉得他跟以前变得不太一样了,似乎不太愿意跟我们一起行动,而且我觉得他的性格上,似乎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他跟以前不一样呢?还有这本书的坐着到底是谁?一系列的问题关在我的脑子里,使我觉得有些晕眩。不过想了想还是打算先不考虑这些问题,毕竟眼前还有很多事要解决,这些问题留在以后在慢慢解决吧。

    我将书合上,并将书里的内容告诉锦楠和疯子,疯子听后大骂道:“这个冯佳竟野心还不小,居然想统治世界,可惜呀他碰到咱们了。”

    “DS组织的人都不是等闲之辈,仅靠我们的力量恐怕难以阻止他们。”我说。

    “想不到打这具尸体主意的不光是我们,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庞大的组织盯上了这具尸体,哎,看来我的消息还是不够灵通啊。”张总说。

    “我说香港佬,你就别惦记那个了,待会儿带走几个之前的古董,也算是不白来,否则你都不知道是怎么死在这里的。”疯子吓唬着张总说道。

    “是、是,我不敢在打那具尸体的主意了,谢谢几位不杀之恩。”张总说。

    “谁说不杀你了?你的小名能否带出去完全靠你的表现,如果你再敢心怀不轨,小心我取你的狗命。”疯子说。

    张总连连点头,想必他现在已经十分畏惧疯子,在他眼里疯子简直就是一阎王。而一旁的阿炳似乎没有被这种阵势所吓住,依旧看着别处,一言不发。我们拿他也没有办法,但只要这个张总老老实实配合,那个保膘也就无所谓了,谁叫他跟着这么一个窝囊的主子呢。

    正当我打算把这本书放在包里,准备带走时,突然从书架里伸出一只干枯无比的手,牢牢的掐住了我的脖子。我拼命的挣扎,两只手想努力的搬开这只手的手指,却发现毫无用处。疯子和锦楠看到我被一只手掐住,迅速赶了过来,疯子抽出看到,照着干枯的手臂就是一刀,“咔”的一声,手臂被疯子砍成两截,书架后面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声。我将掐住我的半截手臂掰开,拿在手里仔细一看,吓得我立刻将它扔在地上。原来这是一只已经干枯的只剩下骨头的手,手指奇长无比,足有成人的整只手那么长,指尖上锋利的指甲立在上面,看得我头皮发麻。

    我立刻从惊吓中缓过来,对疯子说:“疯子,别让他跑了。”

    疯子哪还用我告诉,早已拿出步枪,拉好枪栓,向书架后面走去,我和锦楠也跟了过去,发现书架后面有半米左右的空间,而空间的最里面又一个像是老人的身影正背对着我们,此时它正发出“唔、唔”的低吟声,可能是因为手臂被砍断的疼痛所发出的声音。锦楠也将手枪掏了出来,对准那个背影。

    我对那个人影喝道:“你到底是人是鬼?为什么偷袭我?赶紧转过来,否则别怪我们给你脑袋上开几个洞。”

    说完后,发现那个人影依旧没有反应,我拿起书架上的一本比较厚重的书就向那个人影砸去,直接砸在了那个人影的头上,就在书刚砸到它的脑袋的一瞬间,那个人影一个回身,猛地向我扑了过来,速度简直快的惊人,我根本来不及躲避。就在那个人影快要接近我时,突然听到身后两声枪响,疯子和锦楠同时射向那个人影,瞬间那个人影就倒在地上,抽搐几下就不动了。

    我用矿灯向那个人影照去,发现这个东西好像是一种动物,全身长着一层灰色的毛,仅剩下的一只手臂非常干枯,脑袋和人差不多大,此时两只眼睛怒目圆睁,有一些死不瞑目的神态。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墓猴。”我说道。

    “母猴?别找乐了,我没见过哪只母猴长成这样的,要真长成这样哪只公猴敢敢跟它交配啊。”疯子打岔道。

    “你他娘的不但书读的少,就连耳朵也背,我说的是古墓的墓,墓猴,什么母猴。”我说道。

    “墓猴是什么东西?”疯子问。

    “墓猴是一种长时间在墓里生活的猴子,由于这种猴子见不得阳光,所以只能在阴暗潮湿的环境下生活,古墓是它们最喜欢待的地方。因为这里不仅可以避开阳光,而且阴气极重。我们之前都以为五大仙是非常邪行的,其实墓猴才是动物类中最为晦气的。据传说这种动物本事阴间的小鬼们所养,但不小心跑丢了几只,这几只墓猴来到阳间后,开始找一些古墓繁衍生息。据说这玩意可以召集附近的鬼魂,当然从没有人证实过。”我说。

    “我说大刘,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我下过那么多古墓,可从未见过这种东西啊。”疯子说。

    “这种东西不是经常能够见到的,有的人摸一辈子金,或是盗一辈子斗,都没有见过这玩意。也许这种墓猴就藏在墓中,但它们对于生人没有多大兴趣,所以能避开就尽量避开,它们最喜欢的还是死人。”我说。

    “我说我怎么没见过这玩意呢,不过这种东西如果要是非常少见的话,那把它带出去会不会能卖个好价钱?虽然是死的,但最起码还算是稀有动物吧?”疯子问。

    “据说这墓猴是挺值钱的,但它身体是猴类中比较大的,我们把它带走恐怕是不小的累赘,我听说这墓猴的心脏非常值钱,你可以把它心脏取走。”我说。

    疯子听后大喜,立刻掏出匕首,然后用力向墓猴的腹部扎去。锦楠不愿意看到这么恶心的场景,便转身向书架外走去。我告诉疯子取出心脏后弄得干净点,别带着血就往包里装。疯子答应后,我也跟着锦楠走出书架。

    从书架后面出来后,锦楠突然回头对我说道:“那个香港佬和他的保镖又跑了。”

    我心说他娘的早知他不老实当时就应该打折他一条腿,我没有过于慌张,因为从现在的局势判断张总那些人对我们已经算是无关紧要了,刚才他们已经被我们摆了一道,恐怕不会再找我们麻烦,估计他们现在打算尽快找到那具尸体,即便他们先我们一步找到尸体,像DS公司这样厉害的角色都没能唤醒这具尸体,光凭他们三人也折腾不出太大动静。

    我对锦楠说道:“我们没必要再浪费时间找他们了,现在我们干好自己的事情。待会儿等疯子出来后,我们依然按照原计划在这里进行地毯式查找,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我现在倒是希望能够尽快找到阿虎,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了。”

    “别担心,以他的身手恐怕没有什么人或者‘粽子’能把他怎么样的。”锦楠犬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