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古不伦(二)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47本章字数:3178字

    两人当下亦找了石守信商量应该如何处置村民的去向,石守信建议把村民共分成七组,分散地迁往不同的地方,除了可扰乱敌人追纵的方向,再者万毒宗中人做事一向隐密,若村民分散各地,强行诛杀只会令事情更加曝光,顾赵二人一来不熟地形,二来对此等武功以外之事实非所长,故亦着石守信自行安排,把会武的精壮村民分成五组,以便保护同行的人,另外两组则大多是老弱妇孺,其中一组由顾落阳保护,另一组则由赵匡济,石守信及杨光义护送,一轮扰攘下已是清晨鸡啼时分,初升的朝阳把天空慢慢的映照成鱼肚白色。

    村民们已是齐集村口,在石守信的安排下井然有序地慢慢离开了这个生活多年的村庄,虽是迫不得已,但众村民还是十分不舍,顾落阳阅历甚富,加上长期修佛,对此等情景虽感无奈,却是不形意色,可是赵匡济初出茅庐,眼见一众村民平静且自给自足的生活,竟给一个或是一小撮人的私欲破坏贻尽,一股怒气不由得直涌上来,心中暗暗下了决定,将来一定要干一番大事,以达至父亲对自己“济世为怀”的期许。

    一路之上,张景龙都是默言不语,顾落阳亦没有打话,父子俩带着十来个村民依着石守信指示的方向往开封走去,由于路程甚远,而这组村民亦大多是老弱妇孺,所以行速比较缓慢,但万毒宗的数个小辈已是伤的伤,败的败,石敬瑭又自顾不暇,因此顾落阳亦不太担心,任由村民在感到累时便先行休息,闲来又稍为指点孩童少许强身健体的拳法入门,行程也不是太过辛苦。

    这一天已是离开隐龙村的第三天,其时正是日上三竿,他们找到了一个有树荫的地方以作休息,张景龙始终小孩心性,在与同行的孩童混熟后,很快便在一起玩乐,这一次他们便玩起捉迷藏来,其中一个小孩猜拳输了后,要走进树林内等候其他小孩藏好身形后才可开始捕捉他们,可是等了良久,那个小孩还没有回来。

    已差不多是时间要开始起程,一个老伯走了过来,担心地向顾落阳道:“古爷,我的孙子小白不见了,如何是好?”顾落阳道:“老爷子不用担心,怕只是小孩子贪玩走远了少许,古某这就去找他回来一起上路。”就在此时,忽然间“砰”的一声巨向,只见一团黑影从树林中飞了出来,顾落阳一把抓起身旁的老爷子向后闪开,那一团东西便“啪”的一声跌在他们刚才站立之处。老爷子一看清地上的东西,不禁眼前一黑,便欲晕倒,一个站得较近女孩看见了那东西,不由得紧紧找着张景龙,尖声高叫起来,顾落阳默言不语,缓缓的走出前去,把那东西抱了起来,却见原来是全身软瘫,满口血污的小白。

    顾落阳一触碰到小白,已感到他完全没有生命的气息,而且最令他狂怒的,却是他摸到了小白身上所有的骨头已被折断,对付一个小孩竟要用此手段,即使江湖阅历甚富的顾落阳,亦是闻所未闻,不由得怒喝一声:“滚出来!”这一记含怒而发的吼叫声便直冲树林,可是只见一个身形高大,裸露上身的粗壮大汉走了出来,对这含有极强内力的一叫彷如未觉,狞笑道:“不用心急,一会儿你也会像他那样!”

    顾落阳缓缓把小白放进老伯的手里,也不打话,转身便向那大汉冲了过去,右拳紧握,呼的一拳直轰过去,那大汉亦早有准备,对顾落阳的拳头全不放在眼内,一拳对准顾落阳的拳反轰过去,两股极强的内劲撞在一起,“砰!”的一声,把在场众人的耳鼓震得隐隐生痛,只见顾落阳面色一变,竟被那大汉的拳力反震过来退开三步。那大汉收拳而立,傲然道:“听幻白师侄说起,还道你有怎么了不起,想不到只是这种货色!”

    顾落阳听了此言,便知道此人乃是早前自己放过了的石敬瑭徒弟“铁幻白”的师伯,自己刚才虽未尽全力,但竟被对方震退,这已是很久也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心中忽然想起一事,喝道:“石敬瑭那狗贼现在哪里?”那大汉笑道:“嘿!赵弘殷那小子竟敢管我们的事,石师弟已经亲自前往到应天府的必经之路解决,我从各路中挑了这路来追,皆因此路的足迹又深又乱,应该大多是老人小孩,护送的又应该是武功最好的,想不到竟真的给我猜中了,我最喜欢就是小孩及老人家的痛苦表情,嘿嘿,刚才那小子是先给我割下舌头才逐块逐块骨头捏碎,痛极却又叫不出声来,那种表情实在是人生最高享受啊!”

    听着其以极其欢愉的声音,发表着如此残忍的理论,众人便感到十分心寒,顾落阳冷冷的望着他说完,跟着向着其中一位四十来岁的村民说道:“余叔,请把所有人带着继续上路,这个人由我对付好了……”转头向张景龙道:“景龙,用你最快的速度,往东赶上前往应天府的赵兄弟一行人,着他们改道而行,切勿正面与石敬瑭相抗。”顾落阳与赵匡济便万万想不到身有要务的石敬瑭竟会亲自出手狙击村民,先前的分组而行策略只因为以为已伤了对方的主力,现在万毒宗竟出动如此高手,反给予了己方分散实力的致命打击,实在始料不及,顾落阳估计赵匡济虽强,但现阶段还未能胜石敬瑭,唯有着景龙能在他们相遇前令赵匡济改道。

    跟着一摆手,对着那大汉喝道:“来吧!”那大汉摇了摇头,说道:“待他们走了才开始吧,免得你分手疏神,我暂时不会对他们出手,你才是我这次行程中最大的猎物。”只见那些村民逐渐远去,张景龙却迟迟还未动身,顾落阳大喝一声:“景龙还不快走!”虽然担心义父的身体,但张景龙已不能再留下,说道:“那么义父你小心了!”展开轻功,一刹那间已消失纵影,那大汉赞道:“好轻功!相信这孩子杀起来一定十分有趣。”

    顾落阳冷冷的道:“相信阁下不会有此机会了,未请教阁下高姓大名。”那大汉一怔,本是想激怒顾落阳的说话却对其毫无影响,反之比先前一拳较劲前更为冷静,内心暗暗戒备,说道:“嘿,老子乃暗月堂耆宿高手,碎心叟裘一郎。你已经是一个将死的人,想着去向阎罗王告我一状吗?”顾落阳说道:“没甚么,只是不想杀个无名小卒罢了。”

    说着面色变红,一股急烈的气劲从其身上涌了出来,只见其左手高,右手低的各自一摆,阴阳二气好像在其双掌之间缓缓流动,扯动着身周的事物,裘一郎亦是高手中的高手,若单以武功而言比起本门当着掌门的门主石敬瑭还要高上一筹,一见对方如此气势,已知道绝对不是易与之辈,更是全神贯注着顾落阳的举动,只见其还在一丈之外,双掌向前轻轻一推,裘一郎猛觉不妙,双臂回收全力防护,“轰”的一声巨向,整个人竟被顾落阳推出的气劲轰得淩空飞退,所幸的却的刚好身体自然地有所感应,及时回防,倘若给此招轰实了,便得当场吐血内伤,只见其在半空之中急使一招“千斤坠”,硬生生的把自己身形隐住,牢牢的钉在地面之上,面上流露出不能置信的神色,喝道:“你究竟是谁?”

    据铁幻白所述,裘一郎已知道此人是一个名叫“古不伦”的隐世高手,此人名不经传,相信只是化名,但环顾当世,除了数个屈指可数的绝世高人如“江湖百晓生”安庆生,“乾坤一醉翁”申于无忌及霸绝天南的“混天碎玉手”张震霆外,实在想不出究竟有谁人竟可用一招以气发劲于一丈之外把自己轰得飞退开去,可是顾落阳便没有再与其多说,脚下步履急踏,已闪身至裘一郎身前,像之前硬拼同样又是一拳向着其胸口轰去,可是这一拳的气势及拳力与先前那随手一招可谓差之千里,满脸通红的顾落阳这一拳便隐含龙形气劲,在裘一郎眼中看来便如一条飞龙般冲向自己张口欲噬,裘一郎虽然震惊于顾落阳功力之霸道,可是他本身出云一般简单的高手,遇上如此强狠霸绝的一击,不由得发起狠来,一咬牙下亦是一拳回轰,双拳尚未相撞前双方的内劲已先行拼上,在双拳中心所挤压出来的真劲把四周的树木荡至东歪西倒,此真劲相拼只在一瞬之间,跟着“轰”的一声巨向,两人的拳头已撞在一起,顾落阳赫然纹风不动,裘一郎却被震退数步,可是裘一郎并没有吐血受伤,功力之高亦大出顾落阳意料之外,只见裘一郎并没有立即再行冲上拼杀,缓缓一字一字的吐出:“慈佛护法!落阳孤雁!破天斩龙诀!杀龙有道!姓顾的!你应该在五年前已然死了!这怎么可能?”

    顾落阳却冷冷的斜睨着他,没有回答,只感到昔才催起落阳孤雁的两招,已使得体内的毒质有扩散之势,不由得心中一凛,知道身体比自己想像中还要不济,但眼前的裘一郎便绝非易与之辈,只好放手一拼,说道:“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