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心坚(二)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47本章字数:1494字

    赵匡济等人大急,却见铁幻白的面色十分犹豫,石敬瑭绉眉道:“怎么了?”铁幻白忽现刚毅之色,正色道:“徒儿大胆求师父一事,徒儿尚久古不伦一个人情,可否放过他的义子?”石敬瑭冷冷的道:“从刚才起,你一直出手都没有伤人,明明可以重创那姓杨的,你却只是点了他的穴道,原来是受了那姓古的影响?”

    丁小七及容无欢两人不禁面上变色,石敬瑭一向残忍好杀,小有不如意事即杀人泄愤,现在这般说话已是极为恼怒的表现,若不是铁幻白乃自己最疼爱的徒弟,便已经出手除之,饶是如此,其愤怒已是一触即发,两人与铁幻白的关系并不甚好,并不是在为他担心,相反地却是怕石敬瑭的怒火误烧到自已的头上来。

    铁幻白的眼神却十分坚定,说道:“徒儿对石师的恩惠从没有忘,只是古不伦便替我解去了心中某些疑惑,与其浪费气力去杀一些手无寸铁的人,不如用多些时间去勤练武功,去挑战一些比自己强的人,岂不更有意思?徒儿非是想违抗石师的命令,但请石师尊重徒儿这一次的决定!”

    石敬瑭闻言大怒,想不到徒儿竟被顾落阳影响得如此之深,只听他一字一字重重地道:“毙了他!”

    眼见石敬瑭主意已决,铁幻白忽然抱着张景龙向着离开道路的树林那边急奔而去,他熟知石敬瑭的性格,既已下了严令,今天便非杀张景龙不可,要保其命便唯有带张景龙离开石敬瑭,有多远走多远,连自己最疼的徒儿亦背叛自己,石敬瑭的怒气已到了顶点,今天便非以杀人来发泄不可,缓缓地向丁小七及容无欢道:“你们给我把师弟追回来!”二人如获大赦,急忙向铁幻白的方向追了过去。

    赵匡济亦对石守信道:“烦请石大哥及杨大哥用追影、绝尘追着铁幻白,伺机救回景龙。”情势危急,二人也不打话,翻身上马便去,石敬瑭眼看二人离去,也不阻止,只是冷冷的看着,忽然道:“你还剩下多少成状态?”

    赵匡济概然答道:“七成左右吧!”

    石敬瑭笑道:“你使开他们两人,便是明知斗我不过,不想让他们枉自送死罢了?你年纪轻轻,功力已赶及父亲,且比起他犹有过之,再过数年,石某还如何能是你的对手,只是今天你便注定命丧于石某的掌底之下,绝无侥幸!”

    赵匡济亦笑了,他的年纪还轻,绝对不会甘心自已的生命就此终结,但自已的命运,便在决定消耗功力替张景龙续命之时,已由自己亲手的决定了,先前与石敬瑭货真价实的硬拼一招,赵匡济已知道大家的功力只在伯仲之间,而自己的内功又恰好是其克星,只要自己能狠下心肠不替景龙续命,进既可与石敬瑭拼个明白,退亦可以追影绝尘带着石杨二人抽身离去,任由张景龙爆体而亡。

    但偏生自己不知是名字改错了,还是自我行侠仗义的满足感作崇,他便没有选择放弃景龙生命的做法,相反地把自己推进了差不多必死的胡同之内,但现在再多想亦已无济于是,在一瞬间精神一震,把自己的精神状态迫入最集中的境界,身边的一切在这刻都能清楚地感到,即使细如一片从树上掉下来的叶子,他也能感到其高度,及跌落在地上的位置,这是他本身与生俱来独的精神力感应,跟着腰上一挺,双腿一分,摆出了名震天下的赵家长拳架式,向石敬瑭微笑道:“石前辈请。”

    本已稳操胜券的石敬瑭,满以为赵匡济会任由自己屠杀,但现在眼见对方气如渊岳,拳法架式中势度严谨,一股热气急流不温不火,但劲力将展未展,似有余力而未有尽露,显得功力已到了刚柔并济,龙虎交会的地步,所给着自己的压力便比当日的赵弘殷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不由得收起了轻敌之心,狂傲之态,缓缓的祭起了其本门神功“碧月三重楼”,他虽然性格暴燥易怒,但本身亦是一代宗师,认真起来的他顿把状态不足的赵匡济之气势反压过去,一时间寒风大作,冷冷的道:“开始吧!”

    赵匡济点一点头,再不客套,向着石敬瑭疾冲过去,欲在生命终结之前,燃点每一点能量,期望可造出意想不到的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