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传功(二)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48本章字数:2810字

    铁幻白听着两人对话,便像还有方法可救张景龙,忙道:“敢问前辈,还有什么方法可救景龙?”顾落阳摇了摇手,示意安庆生勿说,安庆生却道:“还是老方法,“九转重楼归元印”。”铁幻白面现惑色,安庆生轻蔑地道:“真是愚蠢,若是景龙那小子一点便明,慕容阳生的“九转重楼归元印”并非他自己所创,他虽已死,但还可从此功法的源头着手!顾小子已时间无多,自己根本无法办到,便欲找一人替他去“阴冥异城”找那功法,若你答允拜老夫为师,习得数年武功,尽可到那儿一闯,但景龙的命拖得一天,便多一分危险,因此两个方法之中,老夫还是选择要你去,但顾小子怕你会性命不保,最后则选择了求人去办这条路。”

    铁幻白恍然大悟,灰暗的前路忽现一线曙光,顾落阳却道:“那阴冥异城对外人来说便凶险无比,不是顾某大言不惭,以铁兄弟的修为,恐难全身而退。”铁幻白听其语气,便连几可称天下无双的顾落阳,亦对那“阴冥异城”十分忌惮,但既然那儿有机会可找到解救张景龙内伤的法门,便是刀山油锅,他也会照闯无误,概然道:“请无所不知的安老前辈,告知在下如何可去那“阴冥异城”?”这句奉承之言便说得甚为生硬,但安庆生便明知铁幻白不喜欢自己,经常出言顶撞,甚至称自己为“老鬼”;但现在竟出言奉承,此一句便比得上常人的十句,甚至数十句,听后甚为受用,正欲回答,顾落阳却斩钉截铁的道:“绝对不可!我可不想你在武功尚未大成前便自毁一生!”

    铁幻白耸了耸肩,笑道:“若非遇上景龙,晚辈的一生早已毁了,此时才毁,又有何憾?还请安老前辈示下,晚辈终其一生,感激不尽!”顾落阳眼见铁幻白心意已决,叹了口气,再不言语,安庆生笑道:“好!你这小子终于也给老夫有点像样的感觉了!此去一直向西走,越过敦煌大漠后便是“阴冥异城”的范围,但那“九转重楼归元印”乃起源于“阴冥异城”众多异教中位列三大的“青龙会”,他们的教义主张教徒我行我素,随心而行,虽不是甚么大奸大恶之徒,但也不尽是正人君子之辈,而该教的教主世袭“逆天行”之名,意谓“逆天而行,何足道哉?”之意,教中能人辈出,千万要小心为上,以你现时的功力,只可智取,不宜力敌。”

    眼见武林中数一数二的安顾二人,亦对此“阴冥异城”十分忌惮,再三地多番警惕,铁幻白便明白到此行绝对凶险万分,但义之所在,便什么也豁出去了,他心中主意既定,目标顿变得明朗了许多。束了束腰带,向安顾二人一拱手,朗声说道:“谢安老前辈!幻白这就出发往那“阴冥异城”,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晚辈就此别过!”转身便欲离去,回过头来之时,却见秦梦楚面色凄然的望着他,铁幻白知道此行凶险万分,已不能再给予秦梦楚甚么承诺之言,向她笑道:“若此行能有幸回来,我必便再到你的店子,品尝你的绝世佳酿。”秦梦楚明白再也留之不住,亦对他笑了一笑,点头道:“我送你出树林。”但两行清泪,却已不自觉的从眼眶内渗出,泪水在面宠处轻轻滑过,到嘴角处才缓缓滴下,铁幻白再也忍耐不住,伸出手来,轻抚了秦梦楚的面庞,替其抹去泪水,笑道:“我会回来的!”

    顾落阳忽道:“铁兄弟,顾某有一套武功,本欲在景龙长大后才传他的,但现在可否请铁兄弟记下此套拳法代为相传?顾某感激不尽!”说罢也不待铁幻白答应,便缓缓摆起了架式,耍出了一套总数共十式的拳法,铁幻白看了一遍,已牢牢记着,但他就是因为记着了,在一瞬间脑内竟一片混乱,无数行招变化,武功创意的念头忽然如洪水般涌进了他的脑袋,顾落阳拳招刚收,笑问:“铁兄弟,记着了么?”铁幻白点了点头,但又忽然觉得不妥,又摇了摇头。

    顾落阳心中明白,默不作声,静待他把招意于脑内融会贯通,过了一会,铁幻白忽道:“幻白愚鲁,可否请顾前辈再耍一遍?”顾落阳哈哈一笑,再耍了十式拳招,可是这次的拳路,竟与先前的完全不同,顾落阳又问:“这次怎样了?”铁幻白这次却没有如刚才般迷惘,喜道:“幻白已记着了!此套拳法真的妙用无穷,幻白必定会代前辈教给景龙的”顾落阳哈哈一笑,说道:“好!铁兄弟资质卓绝,前途无可限量!这套拳法还有数句口诀,乃顾某毕生武功所聚,也请铁兄弟记着了。”说罢吟道:“破碎虚空惊雷闪,神速若电穿云箭,龙气纵横劲若绵,抱元守一制敌先。”铁幻白没有作声,默默的把刚才顾落阳所使武功的招意,与此四句口诀相互印证融合,此套武功博大精深,当中便包含了拳法,掌法,指法,步法,运气,吐纳,等等各种不同的武功法门,铁幻白一直的想着,猛地醒起一事,失声叫道:“这就是前辈饮誉江湖的“破天斩龙诀”?”顾落阳微微一笑,却不言语。

    先前铁幻白在看过安庆生展现武功之时,凭其卓绝的目光,已从中习得了少许精髓,对最上乘的武功初窥门径,但始终只是安庆生武功上的皮毛,现在顾落阳把其毕生所学的精要,连同口诀一起告知铁幻白,顿时把铁幻白带进了一个先前造梦也想不到的武学境界,“破天斩龙诀”的精要博大精深,所着重的不是“招式”而是其“招意”,此拳法便足够铁幻白一生受用,先前已知道顾落阳的武功冠绝武林,但现在得其亲身试演其武功精要,更觉得他学如渊海,亦明白到他的用意,除了要自己传功给张景龙外,还有意传给自己,心下感激,但口中却不再多言,男子汉之间的肝胆相照,一切都意会于心中。

    此时安庆生轻咳一声,说道:“时候不早了,梦楚你送他出去吧!”秦梦楚点了点头,领着铁幻白走出了屋子,两人走后,屋内便只剩安顾二人,安庆生喝了口茶,缓缓的道:“你也要去了?”顾落阳点了点头,面上忽现庄严之色,在安庆生的面前跪了下来,叩了三个向头,安庆生坦然受之,续道:“我之所以不问世事,除了对人性已彻底失望外,实则还是对于在此世上,存在着很多人力所控制不了的不平之事,活像我这种没做过几样好事的人,偏偏能长命百岁,但你这小子生并行侠仗义,助人无数,却落得今天如此下场,此能怨天?怨地?皆不能也。”说着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一切小心了,若有时间便回来陪陪我这老骨头吧,只要是你的话,我便不会觉得太麻烦的。”安庆生为人情性古怪,又极怕麻烦,对一切世间之事都漠不关心,即使现在战乱颜生,尘世间祸患四起,民不辽生,对他来说都是过眼云烟,毫不在乎,但偏生却为了顾落阳等人费尽心力,顾落阳心中感激,明白这个与师父平辈论交的老人,心底其实是极其疼爱自己这个后辈,口中虽常说帮他只因与无非禅师早有承诺,但实则那一份心力,却完全出于己意。

    顾落阳走出屋外,已是正午时份,烈日正高高的挂在天空,他微微吸了口气,只感到体内的毒再也不受仰止的四处流窜,但既已明白及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亦没有再想太多,心中虽十分记挂张景龙,但事已至此,只好放开一点,他活到如此年纪,生平从不亏欠别人,现在即将离开,便只对一人尚有一事未了,但“那人”神龙见首不见尾,此次拜访安庆生,除托他照顾张景龙外,还为打听那人的所在之处,他年纪轻轻,却又武功高绝,于五年前与顾落阳有缘相逢,在江湖上惊现一回之后,便再也没有其声频,顾落阳自知时日无多,也不担搁,举步便离开了安庆生隐居之地,往找那人去实践那未完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