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谋逆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42本章字数:2061字

    凌统将手中药碗置于案头后笑说:“父皇什么都知道了,儿臣又何必抵赖,父皇改了遗诏,是要传位与吴王还是晋王呢?”

    他拿起案头凌柱刚刚完成的遗诏,上面朱砂未干,看起来正想鲜血一般嫣红,“吴王凌风,恭谨敦厚,敏而仁德,忠于朝事,身正义彰,深肖朕躬,钦命,朕百年而后克成大统,钦此!”

    “果然是凌风,父皇只知有眼线布于朝中,素来知道我一举一动,奈何父皇却想不到儿臣与父皇一脉相承,父皇的一举一动也都在儿臣眼中呢?哈哈哈!”凌统放肆大笑。

    凌柱见他面目狰狞,心中已经疑惑,冷冷问到:“你待怎样,难不成要谋逆另立吗?”

    “父皇圣明,什么都瞒不过父皇,儿臣不消多说,只在父皇面前立下重誓,日后定将我大梁王朝治理的井井有条就是!”凌统坐到凌柱身边轻声说。

    凌柱冷冷看着凌统,一字一句从喉间迸出:“做梦!”

    凌统却一把搂住父皇肩头,端起案头的药碗来送到父皇嘴边,左手捏住凌柱下巴稍一用力,凌柱不由得张开了嘴巴,一碗汤药随即灌了下去。

    “你,你给朕用的什么药,来人呀!”凌柱大叫!挥手打翻药碗,可是药劲已经上来,他身子一挺,乱挥着手臂躺在迎榻上挣扎。

    凌统冷笑着拎起传位遗诏转身欲走,外面却清朗响起:“父皇,儿臣凌风见驾!”

    太子一愣,转头看向殿外,凌柱不应凌风自然立即就会闯进来,他赶紧藏身到了一株巨柱之后。

    迎榻上凌柱拼劲最后一丝力气一脚踢下御案,御案落地发出一声响动,外面凌风与吴庸一起涌入。

    “父皇!”凌风一声大叫,扑上来抱住凌柱,凌柱却眼神直勾勾盯着一株巨柱,抬头颤颤巍巍指去。

    凌风见父皇口鼻喷涌出乌黑的血渍,顿时明白过来,大叫一声:“羽林卫何在?有刺客!”

    吴庸奔向殿外,不一时羽林卫纷乱的脚步声响起,抽动腰刀的唰唰之声不绝于耳。

    “遗诏,风儿……”凌风眼泪簌簌而下,哭诉到:“父皇,你不会有事的,吴庸,快传太医!”

    羽林卫已经包围了永泰殿,凌柱丝丝抓住凌风的手说:“继承大统,太子谋逆,废之,家丑不得……”凌统尚未说完便脖子一歪气绝了。

    凌风还在哭叫摇动父皇,吴庸却呆立当场,茫然跪下叫到:“皇上驾崩!”

    凌风慢慢放下父皇,一把掣出腰间宝剑径直朝父皇临终前指着的巨柱而去!

    凌统从巨柱后转出身来惊慌看着凌风,凌风也不想会是太子,太子手中攥着遗诏指向凌风到:“见到本太子为何不跪?”

    一切都已了然,凌风冷冷说到:“你弑父谋逆,人人得而诛之,还不束手就擒,顾念手足之情本王或许尚可给你一条生路。”

    太子左顾右盼,不敢继续逞强,如今凌风果真一剑刺死自己又能怎样?他正犹疑见,不想大殿梁上突然飞纵出一条黑影,一把拉住太子肩膀,竟然生生从羽林卫头领飞掠而出,顿时消失在夜色之中。

    凌风正要追赶,跪在一边的吴庸却跪伏于地爬过来一把抱住他的腿说:“先帝遗训,请吴王即刻登基,克承大统!”

    “谁在此间大放厥词?”一个冷峻的声音响起,羽林卫顿时分作两边,原来是皇后上官凤到了,他冷冷扫视殿内,看到凌柱死于迎榻之上,却无动于衷。

    转身看着吴庸,上官凤冷哼一声说:“大梁皇位自然是太子承继,他一个小小王爷何德何能?”

    “太子谋逆,已经逃了,先皇临终遗训着吴王登基,老奴听的分明!”吴庸泪眼婆娑说到。

    上官凤不想自己没用的儿子竟然逃了,只要自己赶到,什么局势还不稳操胜券,她嗤笑到:“荒谬,太子怎会弑父,若然是吴王阴谋驱逐太子又当何解?既如此本宫莫如就代太子登基,寻获太子之后本宫再还朝与他吧!”

    凌风转身,慢慢走到上官凤面前到:“父皇已传位与我,本王岂能将江山社稷拱手他人?”

    上官凤也不言语,而是死死盯住凌风缓缓抬起手臂来拍了两下巴掌,殿外杀声震天,又是一对兵士涌上来将羽林卫团团围住。

    太子府侍卫统领上官泓疾步进来单膝跪在上官凤面前到:“京畿拱卫大营但凭皇后娘娘吩咐!”

    上官凤笑看着凌风到:“你如今便是不答应又能怎地?”

    凌风一步步逼近上官凤,站定了身子与她对视,而后说到:“本王本欲善待你母子,却不料太子谋逆,皇后夺位,是可忍孰不可忍,吴庸,看晋王可是到了?”

    上官凤与上官泓都是一愣,吴庸答应了一声爬起身来奔向殿门,而后转身到:“晋王已然到了!”

    上官凤一个踉跄,上官泓在身边扶住了她,晋王凌云漫步进来,拱卫大营的士兵见了晋王个个后退,凌云行至凌风近前,转身从腰间摸出一块金牌到:“拱卫大营原路退回,违令者斩!”

    上官泓猛然转身叫到:“那个敢后退半步?”

    可是凌云手中金牌却好似有万钧之力,士兵们也不言语,而是默默后退,脚下步子都放的极轻,直到消弭不见。

    “淑妃娘娘驾到!”外面传来景仁宫掌事太监樊城的声音,凌风欲凌云同时躬身低头,淑妃在樊城搀扶下进来,她见凌柱倒在迎榻上仍旧无人问津,疾步扑倒在迎榻前大放悲声。

    “先帝爷,你就如此去了吗?可教臣妾怎么活?先帝爷,你不如就带了臣妾去了吧!”

    上官凤冷哼了一声说到:“逢场作戏,做得如同真的一样!”

    吴庸上前劝慰淑妃到:“淑妃娘娘,先帝驾崩留下了遗训,钦命吴王继承皇位,如今还不是悲伤的时候,只有吴王登基为帝,接下来才能循例治丧呢!”

    淑妃听了就回身看着凌风,凌风微微点头,可是凌云却是一脸茫然,他只是接到吴庸差人奏报今晚永泰殿定不会平静,却没有想到会乱成如此这般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