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错失良机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43本章字数:2029字

    羽林卫列队前行,凌风的銮驾至少在百步以外,唐婉儿委身凌云后面,偷偷探头观瞧,便是銮驾上没有布帆遮蔽想要看清凌风面容也是不易。

    皇帝一章到了凌云近前停下,凌云负手而立,略一沉吟正要举步前行,后面唐婉儿却拉了拉他的衣摆,凌云回身露出明眸一笑,原来这个冷冰冰的人笑起来却是如此温柔。

    “不用怕,天子也是寻常人,不过是坐在了不寻常的位子上,给你穿了龙袍你自然也就像太子了!”

    凌云轻声说道。

    唐婉儿羞涩点头,凌云这才向前走去,羽林卫同时侧身转向中间,目不斜视,长枪林立,凌云却视而不见径直走到了銮驾前。

    “臣弟晋王凌云恭迎圣驾!”

    凌云朗声说完撩起袍角就要下跪!

    “免!”

    銮驾中传出一个清亮的声音。

    这便是唐家仇敌的声音了,即便今日无法刺杀他,或者难得见他一面,可是自己定要牢牢记住这个声音,只要是关于他的一切自己都要铭刻于心。

    “落驾!”

    吴庸挥动一下拂尘叫到,仪仗就缓缓落下銮驾来,吴庸赶紧上前撩起銮驾帘子,凌风迈步而出,昂然与凌云对面而立!

    一瞬间的恍惚,虽然相隔百步,可是唐婉儿依旧看到那果真是一母同胞,两兄弟且无论看不清的脸庞,仅仅从身量判断,几乎难以分辨。

    凌风嘴角勾动露出一个笑意,伸手拉住凌云手说:

    “难为你了!”

    “为先皇守陵一为臣弟本分,二来又是皇恩,何来为难之说!”

    凌云沉静答话,凌风笑了笑,执手与他一起向前走来。

    唐婉儿的心跳瞬间加速,凌风没前行一步,他模糊的脸庞就清晰一分,就在他要毫发毕现地映入眼帘之际,身边羽林卫冷冷喝到:

    “跪下!”

    唐婉儿愣了愣神,凌云正要说话,凌风却道:

    “地下寒凉,她一个女子就免了吧!”

    凌风经过唐婉儿身边,甚至没有转头看她一眼,可是唐婉儿早已浑身发抖,凌云转身关切说道:

    “这化雪的天气最冷,你却换了这身衣服!”

    他的话好像只说了一半,不过忧心之情早已溢于言表,凌风本对这唐婉儿并不在意,可是听到了凌云对她倒是上心,不由得转头看了唐婉儿一眼。

    四目相对同时愕然愣住,唐婉儿原本以为凌风定是个满面阴柔之人起码看着会万分讨厌,不想自己看到的却是一个白净面皮,轮廓坚毅,星目闪烁的倜傥人物。

    乍看起来凌氏兄弟面相果然十分相似,只是凌风却比凌云更显英挺俊拔。

    而在凌风眼中,站在自己的却是一位绝色美女,他转头看着凌云问道:

    “晋王,你府中朕也常去,却从不见这位姑娘。”

    凌云轻笑了一声,唐婉儿心中错愕,既然如此却不知道凌云会如何回答呢,不想他还笑得出来。

    “皇兄,你可记得有多久未曾到过臣弟府中了?”凌云悠悠问道。

    凌风听了,沉吟一想,哈哈大笑说道:

    “你说的倒是,想来朕倒是有年余不曾到过你府中了,想来前番还是去年你生辰之时朕陪同母后去的晋王府。”

    唐婉儿总算是舒了口气,可是心中却始终悬着,她恍然领悟,自己心中充斥的却并不是对凌风的仇恨,却是一股异样情愫。

    前面吴庸早已过去准备祭祀奠仪与物品,凌风依旧拉着凌云,凌云赶紧躬身松开凌云说道:

    “皇兄,祭祀奠仪臣弟怎可与皇兄同列?”

    凌风却执意拉住凌云说道:

    “你我一母同胞,如今祭祀的又是先皇,你我都是皇家子嗣,却有何不可,那些繁文缛节也都是俗人之间讲究,朕以为先皇也是希冀看到你我手足兄弟共同祭奠他老人家吧!”

    他说的动情,凌风再要躲避倒是显得矫情了,于是就顺着凌风意思一起上前双双跪下,站在羽林卫之后的唐婉儿将手缓缓伸向袖中,那里时她私藏的一把匕首,早间换衣服的时候沉浸藏到袖中的。

    她想到祭祀结束凌风与凌云一定会经过自己身边,到时自己向前猛然一扑,一击即中唐家的大仇就此得报了,一想到这里她全身热血就不得有涌上来,涨的满脸通红。

    “圣上与晋王一同祭祀呢,当真是皇恩浩荡!”

    吴庸身边的一个小太监艳羡说道,吴庸转身瞪了他一眼说:

    “多嘴,雷霆雨露皆是皇恩,此刻是皇恩浩荡,谁知道下一刻是不是雷电交加呢!”

    唐婉儿一愣,心中好似想到了什么,吴庸却自言自语说道:

    “皇上此行若是遂了心愿倒也罢了,若是不然只怕手足之情也难以顾及了!”

    说的是呢,唐婉儿在袖子中紧紧握着刀柄的手不由得慢慢松了下来,自己只想着要为唐家满门报仇,可是却没有想到若是今日自己在这里刺杀凌风,凌云绝对逃不了干系,一旦因为自己牵连了凌云,叫自己情何以堪?

    眼看着凌风、凌云到了先皇陵寝前三跪九叩,凌风祝祷上苍,念了一片早已拟定的祭祀悼文,而后又是三跪九叩,凌云赶紧扶起凌风,两人回身朝唐婉儿走了过来。

    手在微微颤抖,就当此时,只要自己侧身上前,如此距离凌风自然避无可避,唐家大仇得报,便是死也是死得其所了。

    冰冷的天气中手心竟然溢满了汗水,唐婉儿觉得自己鼻尖、耳根无处不在发烫,凌云扶着凌风却转向唐婉儿一笑,虽然只是嘴角轻微勾动,可是唐婉儿藏在袖中的手却立时抽了出来。

    “朕此次祭祀先皇,还有一事与晋王计议!”

    凌风悠悠说道,唐婉儿这才听清他的声音当真如和风细雨一般,京能浸润心田。

    凌云还不曾说话凌风早已继续说了下去:

    “朕想你就随朕回朝协同朕来料理政务吧!”

    凌云却好似早已猜到凌风会说出这番话来一般,坦然应对道:

    “皇兄,臣弟闲散惯了,便是回朝也是无益,倒是在这里守护先皇倒也是个用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