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无奈分离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43本章字数:2039字

    凌风不禁笑了笑,携手与凌云朝草庐而去,唐婉儿本想回避,凌风却不经意说道:

    “你也随朕来,且让朕看看你是如何侍奉晋王的。”

    唐婉儿只好无奈随行,三人前后进了草庐,这里地方并不充裕,吴庸又挤进来从旁支应着更显得促狭了。

    “一览无余,你日夜侍奉王爷吗,这里都不曾见到你的歇息之所!”

    凌风笑看着唐婉儿道,唐婉儿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男子笑起来眼睛也能弯成一道月亮。

    吴庸在她身后低低呵斥道:

    “圣上问话,为何还不跪下?”

    唐婉儿挺身一跪,还没说话,袖中匕首却“当啷”一声掉在地下,这声音刚刚响起,外面早已冲进四个羽林卫顿时将唐婉儿围在中间。

    吴庸上前捡起匕首凶神恶煞叫道:

    “说,你深藏匕首意欲何为?”

    唐婉儿心中暗暗叫苦,自己一再犹疑,如今倒好了,刺杀不成却还暴露了行踪,与圣驾近前私藏凶器,至此一个罪名就够砍头的了。

    她心一横,索性不如就此言明自己身世,便是不能杀了凌风,也要他知道唐家上下却也并没有贪生怕死之徒,自己便是到了地下见了爷爷,父亲、母亲也可以坦然处之。

    “皇兄,她一个奴婢并不知道圣上今日会来祭祀先皇,又怎会刻意藏了一把匕首意图不轨呢?”

    凌云赶紧上前说道。

    凌风一言不发地竖起右掌来,慢慢走近唐婉儿俯下身子道:

    “你说,朕想听你辩解!”

    唐婉儿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仍旧是此前的顾虑,自己要啥凌风,或者说出自己身世都是无妨,可是如此一来就会连累凌云,这样的结果是自己不愿看到的。

    “回禀皇上,奴婢这些日子追随王爷在此守陵,食用的都是野生蔬果,再有就是野味,皇上驾临时奴婢正准备拾掇一只野兔,御驾当前奴婢避无可避,就只好将匕首藏在了袖中了!”

    凌风听了唐婉儿的话,又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草庐正中的柴火边木架上果然悬着一只野兔,凌云立时跪下说道:

    “皇兄恕罪,臣弟前来守陵,却不曾斋戒,也不曾禁忌了荤腥,都是臣弟的错!”

    虽然是在请求,其实却早已经将话头调转了,凌风就哈哈一笑,摆摆手道:

    “朕下了銮驾之时就说了,真是难为你了,你却道朕在宫中就不曾用了荤腥吗,尊崇父皇也不再饮食用度上,这里又荒无人烟,你不用这些野味难不成就生生饿着不成,都起来吧!”

    他既然说都起来吧,自然就原宥的唐婉儿,凌云看着唐婉儿便道:

    “还不谢恩?”

    唐婉儿缓缓磕头下去,口中说道:

    “奴婢谢主隆恩!”

    凌风不经意看到凌云与唐婉儿目光相遇,四目中犹如要溅出火花来一般,他心中一紧,暗怪自己当真糊涂,却没有在意这两人的关系呢!

    “晋王,你还是仔细计议一番朕的提议如何?”

    凌风转向凌云,可是脸上笑容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消失掉了。

    凌云躬身回道:

    “皇兄,臣弟一无是处,重归庙堂于江山社稷也是废物,还是不连累皇兄了!”

    凌风沉吟,连后面吴庸都为凌云捏了一把汗,凌风果然有些气恼,也不说话径自走出草庐,凌云只得在后面跟随,众人走出草庐之后唐婉儿仍旧跪在地上却心力交瘁,原来生死就在须臾之间,她虑及此处不由得软软歪到在地,半日才爬起来。

    “朕见你在这皇陵却也不见消瘦,想必那个女子很会侍奉人吧!”

    凌风走向銮驾,步子缓慢戏谑一般说道。

    凌云不知皇上怎么又将话题绕回了唐婉儿身上,他只得躬身答道:

    “臣弟虽出身天家,自幼先皇倒是将臣弟至于军中,历练的久了身上不免添了不少粗野之气,便是无人侍奉也能活的自在!”

    “朕等得就是你这话,既然如此你身边无人侍奉也是无碍的,只是朕新入宫禁,身边倒是没有得力的人来侍奉,朕见那女子倒是勤谨,不如就让她随朕入宫去吧?”

    凌风说完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凌云。

    凌云一阵错愕,顿时明白了皇上意图,只要此刻自己跪下来求情,说自己愿意回朝理政皇上定会收回成命,可是自己素来桀骜,且皇兄得来的天下当真就是名正言顺吗,若是不然,自己重归庙堂无疑就是助纣为虐。

    “皇兄错爱,想来也是婉儿的福分,臣弟聪明就是!”

    凌云一字一句凄然说道,俊美的脸庞已在扭曲。

    凌风听了举步而去,也不招呼凌云,而是冷冷说道:

    “吴庸,另备了轿子,等那女子与晋王话别之后就随朕的銮驾一同入宫。”

    吴庸紧张兮兮看着凌云,凌云缓缓转身,正想着如何向唐婉儿开口,自己为了独善其身就此将她拱手让人了吗,而兀自站在草庐门扉的唐娃儿必然已经听到了。

    虽则两人相处不过短短数日,可是如今她的一颦一笑都在自己心中了,而无可讳言唐婉儿对自己自必情深意重,只想她用体温拥暖自己便是明证。

    凌云深情看着唐婉儿,缓步朝她走去,两人近在咫尺,而凌风上了銮驾却并不起驾自然是等着凌云回话。

    “本王自幼便不曾做过什么违心之事,今日无论是你入宫去还是本王回朝去都非本王所愿!”

    凌云说到一半早已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唐婉儿眼角滑落两颗泪珠来,看着凌云说道:

    “婉儿自然明白,婉儿深知想要王爷回朝去更是难上加难,由此还是婉儿入宫去吧!”

    “你!”

    凌云终于忍不住伸手要去拉唐婉儿,而唐婉儿却顺势一跪拜倒在凌云身前哽咽说道:

    “王爷保重!”

    可她心中此际却是再想,难道是上天怜见,冥冥中又给了自己一次机会吗?虽然心中不舍凌云,可是与唐家三十六口比起来,自己的情不情愿早已不能成为理由了!

    吴庸着人抬过一乘小轿来,唐婉儿低头走去,声音从身后悠悠传来:

    “王爷,有缘再见!”